|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24章 道不同
  囚徒,也就是费西,他摸了一把脸,神情淡定自若,一脸平静的应道,“那好吧,把手给我。”

  唐骏伸出手,囚徒一只手佯装要拉对方的样子,另一只手倏地从背后抽出,拽着小刀飞快在对方手背上划了一刀。

  唐骏惊恐的无以复加,没想到对方竟然对他下黑手。只感觉从伤口传来一丝丝麻木,顷刻间,这种麻木便顺着手臂蔓延到整条手臂,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僵直的无法动弹,原本拽着藤蔓的手也变得麻木,就那么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慢慢地沉入沼泽中。

  费西微微瘪瘪嘴,将刀小心插回裤腰上,自言自语“看来那个医生说的都是真的,只需一点就可以在几个呼吸内将人麻痹。”

  而后站起身,将手枪检查了一下,里面只有五发子弹,唯一可惜的是刚才没来得及将对方身上弹夹也一并拿过来。将手枪插回后腰,将衣摆放下来,竟像是没事人一样,就在他正准备朝另一个方向奔去时,突然从后方传来一个冲力将他撞飞出去,带着“啊”的惨叫声,直直栽进沼泽里。报应来得真是太快了,爽的不要不要的。

  “救命,救命啊”

  这时从藤蔓深处钻出一个人影,竟是玛丽莲,她一看有人掉进沼泽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从旁边抽了一根藤蔓扔了过去。

  费西心中将这个女人恨的牙痒痒,可是面上还要做出一个痛哭流涕的表情,朝沼泽里哭喊,“快快救救他”

  玛丽莲一听沼泽里还有人,可是哪里还有影子。

  费西自然将唐骏的死推在玛丽莲身上,说刚才唐骏跑在前面,一不小心摔进沼泽,他正要将同伴救起来,原本都快拉上来了的,没想到她从后面冲来,藤蔓扯动,竟将他们两人再次摔进泥潭了

  玛丽莲心中无比愧疚,深感抱歉,一通安抚费西才勉强从失去同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然后两人一同离开。

  一双阴沉的眼睛静静注视着这一切,直到两人跑出很远,才动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且说梓箐他们好不容易干掉巨蟒,却又迫于豹猪再次袭来而不得不逃命,离开了那片灌木沼地。不久,在巨蟒的尸体旁边,空间再次轻微荡漾一下,魁梧的铁甲人再次出现。

  不过这次同时出现了三个,脑袋上带着黑色金属面具,彼此间用一些简单音节交流一番,而后一同拖着巨蟒从另一边消失在茂密丛林中。

  呼哧,呼哧,耳边除了枝叶藤曼在身上割的生疼,就只剩下自己如同风箱一样的剧烈喘息声。

  终于逃掉了吗?

  宋明在空地上停歇下来,清点人数,九人的队伍包括自己在内只剩下四人。林娜,r刘,和梓箐。

  雷德被巨蟒吃掉,还有玛丽莲,晋康,唐骏,囚徒。

  就在这时,旁边草丛一阵骚动,钻出来一个黑泥糊糊的人,是囚徒,他两手举过头顶,“是我是我,不要开枪。”

  宋明问:“唐骏呢?”

  费西低头一幅老实样子,正要作答,身后再次出现骚动,竟是玛丽莲。

  玛丽莲神情有些尴尬,看了看囚徒,静静走到一边去。

  费西结巴的说道:“我我不知道,他跑的比我快,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

  不管真假,人们都无法去证实了。

  就在这时,晋康从另一边草丛中钻了出来,他目光静静从众人身上扫过,依旧站在一边,跟众人保持一定距离。

  当费西说完,晋康冷声道:“是吗?是自己跑丢了还是被有些人故意弄丢的?”

  费西做贼心虚,可是此时还有人比他沉不住气,玛丽莲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费西没有理会,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眨眼便掠至囚徒身后,往对方后腰一撩,手枪落入他手中。

  轻柔的如同呢喃一样的声音响起,“这个怎么解释?”

  费西身体猛地一凌,旋即便恢复了镇定,一脸纯真:“这是唐sr给我防身用的手枪,你拿去干什么?”

  说着装作一副耍泼样子朝晋康扑去,实则另一只手已经摸到刀柄。

  晋康岂容对方得手。

  手指拨动,咔嚓两声,竟是单手便让手枪退膛,卸成零件丢在地上。

  而另一只手扣住对方肩膀,微微一拧,便卸掉对方手臂。

  所有动作都在顷刻间完成,速度竟比梓箐全盛时期的武术技能也不遑多让。

  费西看向晋康的眼睛露出无比怨毒的光芒,夸张的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在地上挣扎。“玛丽姐救我,我这一路都是一起的,救我啊”

  玛丽莲将枪口对准晋康,声音清冷,“放开他!”

  其他人不明就里,也将枪口对准晋康,“你这是在干什么?”

  晋康竟是看也没看他们手上的枪,也不理会玛丽莲,而是看向宋明,说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明被戳到软肋,的确,他对这里绝大部分人的身份来历都有见识,但是他有他自己的行事原则,和玛丽莲一样,他们是最坚实的人权主义拥趸者。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所有人的起点都是一样,目标也是一样,所以他选择忽略他们的过去。而且他坚信,所有人都应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那又怎样,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必须合作才行。”他早就看这个西装男不顺眼了,处处装高冷,不服从指令行事,挑战自己队长的权威。对准的枪口丝毫没有移动分毫。

  梓箐一看,事情不妙啊。潜意识告诉他,这个晋康是个绝顶高手。高手有高手的骄傲,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付一个比自己弱很多的人。

  而那个囚徒,虽然外表看起来十分柔弱,甚至还有些文艺气息,但是凭着她多年阅历,这个人绝对不是他所表现出来那么无害。跟他一起的制服一看就是一个略微有些单板的人,很容易上套。而且对于一个,枪就是他的使命和荣誉,怎会随便给予一个他追捕的囚犯?所以她更偏向晋康的说法。

  如此明显的破绽,为什么玛丽莲却仍旧偏向那个囚徒?莫非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蹊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