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23章 逃
  林娜抬眼一看,竟然是r刘!口中连连道谢,心中却有种莫名成就感。

  有人带着,林娜只需要跟着那人步伐就行,轻松多了。

  r刘拽着林娜胳膊就往旁边茂密的灌木丛中冲了进去,顷刻间就隐藏了行踪。紧接着,他另一只手从腰间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手指一扳掀掉瓶塞,将里面的浆液倒出来涂抹在自己身上。而后往林娜面前一递,温柔的声音响起“抹在身上,可以混淆气息。”

  林娜完全是下意识就接过,将剩下一点浆液倒在手心,双手一搓涂抹在双臂上。而心中却翻江倒海,这不就是先前他一路上搜集的那些奇怪植物浆液的一种吗?他是怎么知道这样就可以隐藏人体气味躲避那狂蟒的?

  人群分散,巨蟒吐着长长的分了叉的芯子,在林娜他们消失的地方略微停顿一下便朝宋明这边追了过来。

  跑出一段路,r刘见甩掉巨蟒,蓦地停住,“说吧,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林娜左右看看,很是识趣的应道:“其实也不完全是看到,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应。”紧接着将先前看到了身后有可以隐身的奇怪生物跟着的事情说了出来。

  r刘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说方瑶也看到你的异常,还询问你?”

  林娜点头,补充道:“不过我什么都没有告诉她”表明自己对他独一无二的重要性。还有一点她没有说出来,那便是她感觉到那个方瑶好像有一种更强大的气场,有些时候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差点都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

  众人都有武器,虽然伤不到巨蟒,但好歹可以稍稍阻扰它的攻击。

  梓箐知道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小胳膊小腿的细皮嫩肉的人类相对这些丛林霸主而言,在丛林中根本不占优势。而且他们此时已经深入莽穴中,恐怕还没有跑出对方的势力范围就被追上一口吃掉了。

  那庞然大物吃个人跟鸡吃条小虫子没啥区别。这么多人加一起恐怕不一定抵得了对方一顿晚餐。尝到人肉美味,权当开胃小菜。

  梓箐一边跑一边将狙击枪推膛上弹,猛地往旁边一窜,猫腰转身瞄准一气呵成,在巨蟒直立脑袋一缩猛地向前弹去的刹那扣动扳机,子弹准确地打进巨蟒口中。

  嘶嘶巨蟒吃痛地甩甩脑袋,不过对方体型太过庞大,一颗子弹不足以要它的命,反倒让其更加狂暴。

  如同覆盖了一层层钢片的尾巴猛地扫过,周围根茎盘结的高大灌木尽皆被扫平,只听咔嚓和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只是顷刻间,就感觉被笼罩的严严实实的天空撕开了一条口子,明亮的眼光从上方倾泻下来。

  这些需要两人合抱的高大树木只是微微阻挡巨蟒冲击势头而已,不过一会,再次蜷缩了身体,蓄势攻击。

  蟒蛇的瞬间攻击速度比子弹还快,他们明知逃不过仍旧发疯似的四处乱串。

  丛林中地势异常复杂,到处都是突出地面的虬髯根茎,都是枯枝落叶,水洼。

  跑出没几步,雷德便被脚下凸起的树根绊倒。

  惨叫和啪哒啪哒的子弹声戛然而止。

  梓箐知道普通子弹即便击中巨蟒,以对方顽强生命力一时半合儿也不会死掉,于是从口袋里摸了一颗红头子弹,抢声混合在无数的枪声中,一点也不突出,但是却直接射入巨蟒的脑袋中。

  紧接着嘭的一声爆炸,直接掀掉巨蟒半个脑袋。

  剩下巨蟒身体兀自扭动,周围林木异常高大,扫倒一些树木后便渐渐停下不动。

  梓箐看着这条巨蟒,子弹竟然打不透它的鳞甲,异常眼热。正想上去剥几片鳞甲下来当防御,不料就在此时她又听到怪兽的呼哧声音。

  梓箐心中暗自腹诽了一句:刚刚把这巨蟒干掉,那些豹猪就来收战利品了。豹猪是她对那种融合了猎豹和豪猪特征优势怪物的称呼。

  战利品?刹那间,梓箐脑海中灵光一闪。这怪兽未免来的也太及时了吧?!

  可是现在众人经过刚才一番鏖战,人员四散逃开,武器弹药也折损不少,尽皆无心恋战,自顾地奔逃。

  即便她现在射击比普通枪手更精准,可是总需要时间,需要别人帮她掩护和制造机会,仅凭她一人之力,若是陷入对方包围中,那就回天乏术了。

  思及此,梓箐顾不得许多,跟着其他人在浓密的丛林中一通狂奔。

  囚徒脚下一歪,因为向前冲力,身体一下子栽进前面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跟在他后面的制服身体连忙收住脚步,晃了晃才站稳。

  “唐sr救救我,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求求你救救我吧,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囚徒言辞恳切,神情无比真挚。

  唐骏心里做着激烈挣扎,他不是不知道对方所犯下的人神共愤的案件,猥亵虐杀小女孩致死,残杀路人,这还只是被发现的,还有更多的没有被发现的呢?

  不过此时听到他的呼救,他想起他们的原则:他们是没有权利去判定一个人是否犯罪和他们的生死,即便是罪犯,他们也有自己的人权。

  “你保证从这里出去后必须跟我回去自首。”唐骏喊道。

  囚徒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向上帝保证,你就是我的头儿,我什么都听你的。”

  想到这里,唐骏从旁边拉了一根藤蔓扔了过去。

  囚徒连忙抓住藤曼挣扎爬了过来,伸出手,唐骏下意识伸手去拉。

  哪知囚徒拽着对方的手猛一用力,唐骏站的地方本来是沼泽边缘藤曼根茎上布满苔藓,异常湿滑,一不小心,被直接拖入泥淖中。

  囚徒却顺势将对方刚刚插回腰间的手枪一把夺了过来,同时自己一手攀着藤蔓,另一只手死死将唐骏脑袋压进泥淖中,让其狠狠呛了几口烂泥浆子,而他却趁这当口飞快爬上岸。

  唐骏扑腾两下也抓到一根藤蔓,钻出脑袋朝囚徒背影叫道:“费西,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刚才帮了你,你快拉我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