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17章 七个不同的人
  梓箐感觉到周围气氛凝重,缓缓站起身,看向刚才向她提问的防弹背心男子,“你们呢?”

  这番细看,背心脸庞线条刚毅,眼神犀利,犹如暗夜猎豹般直刺人心底。浑身散发着嗜血的煞气,一看就是浴血中千锤百炼出来的。

  背心冰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淡淡的将梓箐上下扫视一圈。对于这次诡异事件,刚刚才得出的结论,因为这个突然降落的女人而再次打破。

  他几乎是一瞬间,他就穿破这些人的保护色认出他们的真实身份。

  背心淡淡说了一句:“跟着我们。”

  梓箐连忙追问:“你们呢,你们在这之前的记忆是什么?”

  信息不对等,她无法对自己现在所处环境做出更全面的预判。

  几人相视一眼,虽然他们刚才讨论的结果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恐惧,可是看梓箐不过一个普通女子,并不想理会她的问题,看了她一眼,都选择不做声,下意识朝背心男靠近。

  梓箐见这些人的反应,心中浮起不好的预感,也证实了刚才的猜想。

  ——所以,他们也都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掳走,然后被穿上降落伞,然后投放到这片莽苍密林中。

  一瞬间梓箐脑海中突突突冒出无数问题:

  究竟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掳走他们的?

  为什么会选中他们?

  将他们投放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些人的身份……

  梓箐从他们着装,神态举止就能猜个七七八八。

  那个貌似隐隐有成为这伙人头领趋向的防弹背心男,应该是特种部队的人。

  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约莫二十左右,烫染金黄色头发卷发披散脑后,身材婀娜窈窕,画着夸张的妆容,不过此时也被弄花了。穿着吊带背心加超短牛仔裤,露出漂亮的小蛮腰,胸前饱胀,随着她夸张的呼吸,两只诱人兔子呼之欲出,露出雪白笔直纤长的大腿。两只手臂环抱胸前,除了夸张的如同大钢圈的耳环和手腕上bulingbuling的手链,上下赤条的一览无余。看样子应该是夜总会公主之类职业。

  另一个则恰好相反,三十来岁,不着粉黛,头发梳拢脑后盘成发髻,看起来十分干练。长衣长袖,脚上一双跟梓箐脚上差不多的高帮牛皮靴,裤脚扎里面,小腿外侧各插着一柄小刀。上身一件草绿色长袖衬衣,衣摆也扎进裤腰,外面还套着一件略微宽松的帆布夹克。

  梓箐注意到自己刚掉落地面时,她的一只手下意识摸向夹克里…看其神态冷毅,沉稳,在这陌生诡异环境中没有丝毫慌乱惊叫,便知道其身份定不一般。大概是一个私人保镖或者特工一类。

  另外五个男人,除了刚才询问梓箐的背心,另外四人,一个眼镜男,看起来文质彬彬,可是梓箐却透过厚厚的玻璃片,感觉到对方偶尔透露出的冷意。从空气中飘来一股若有若无的福尔马林气味,看来跟医生这类职业分不开。他刚才也没有拿出武器,不过是被他更好的隐藏在了袖口里面,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一柄手术刀吧。即便是医生,随时将手术刀装袖口里也绝非寻常之辈。

  一个穿着深色迷彩服的壮硕男人,手里端着机枪,肩上挂着子弹带,腰间还有手雷,目露凶光,看样子情绪很是激动,真怕他手里机枪一不小心走火了。不用说,应该属于雇佣兵一类。

  一个穿着草黄色衣裳的清瘦男人,背后印着xxx监字样,是个囚徒。他下意识躲在另一个制服男人身后,制服男手里拿着一支手枪,一边注意场中形势,一边警惕身边那个清瘦男人。

  还有一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子,约莫三十出头,齐肩的头发被染成奶奶灰,中分,头发垂下正好将脸颊挡去大半。浓眉,黑密的短胡茬,给人十分阴沉的感觉。所有人都对这个陌生地方感到好奇和紧张而东张西望时,他只是双手垂放身侧,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交际女,特种部队,雇佣兵,特工,便衣,囚徒,医生,七个人,七个不同职业身份的人被齐聚在这里。

  梓箐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任何共同点。他们应该互相并不认识。

  背心很明显对梓箐的回答有些失望,不过他良好的心理素质将这种情绪及时隐藏并调整过来。

  他正打算选择一个方向,先走出这片丛林。却听到从林中深处传来急切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众人神情具是一凌。咔嚓咔嚓声响起,有枪的立马端枪上膛,或者往怀中摸武器,并顷刻间完成了闪避走位。顷刻间就显露出他们本身的超高职业素质。

  背心右手端枪,左手做了个手势,除了公主外,其余人都立马在他身后分作两列,举枪戒备猫腰,探步向前……

  囚徒在公主身边磨磨蹭蹭,眼睛直往对方超短裤下边缝里瞧,被那西装拍了下脑袋,跟着众人走去。

  公主站在原地抱着双臂直哭,她这细皮嫩肉的,脚下还穿着高跟鞋,林间落叶腐烂成泥,滋生蚊虫毒蚁无数,不一会身上就被叮满红包,鞋子陷进枯叶和树根枝丫的盘结中,差点把脚也葳了,眼看大部队离开,原地只剩下跟她一样单薄的梓箐,她看了看,最后还是拎着自己高跟鞋,掂着脚,一蹦一蹦的跟着众人离开。

  梓箐的问话直接被人无视,此刻又听到呼救声,她没有急躁躁的跟着去凑热闹。她身上除了这一柄匕首,什么都没有,跟上去非但帮不上忙,一个不小心还会把自己小命搭上。索性俯下身继续割绳子。

  降落伞的绳子非常坚韧耐用,还有伞布也很耐磨抗拉力很强。用刀好不容易割下一块伞布,将其边缘收起,留下一个口子,捆扎四个角,做成一个简单背包。

  身上衣服只是普通衬衣,连个口袋都没有,梓箐很不习惯。于是又割了一块伞布,折叠成宽边腰带系在身上,如此可以将小物件塞进褶皱里。

  剩下的绳子也统统挽好放进包里。

  收拾妥当,又将自己全身上下整理一番,裤脚,袖口该扎紧的扎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