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16章 第七层试炼
  梓箐甫一进入试炼任务,便感觉有外力正抓着肩膀,随着胸前“咔嚓”一声脆响,一个类似背包的东西被套在了身上。

  梓箐正想睁开眼辨明所处环境,蓦地心中一动:原主身体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说明原主此时的状态不是被对方打晕就是迷晕或者其它手段暂时让原主失去了意识,若是自己现在贸然“醒来”,并非明智之举。

  于是梓箐连忙保持闭眼状态,调整心绪,凝神感应……

  “哦,哈哈,嚯”

  根据声音方位和体腔震动,以及自己站着的姿势,可以判定对方体型壮硕,比原主身体高出至少两个头。

  刚才给她绑上背包,透过衣裳不料,她感应到利爪和金属的质感。

  梓箐得到鸿的警醒和建议,对剩下三次试炼任务早有心理准备,不过此时仍旧无比庆幸刚才没有暴露自己。

  这番静下心来,梓箐又听到了几声“咔嚓”声,说明自己周围还有几个跟自己一样的人。仔细感应之下,发现他们的呼吸和心跳都非常平稳,说明他们也和原主一样,都是处于昏迷状态。

  梓箐开始努力搜索原主的记忆,寻找造成目前状况的原因。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胸口传来一股推力,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飞了出去,她大骇,强压着想要惊呼出声的冲动。

  紧接着身体传来失重感,还有强烈的气流席卷,一边加速度向下方坠去,一边被罡风撕扯着。

  梓箐立马明白了,刚才他们在自己身上装的背包是降落伞……

  连忙睁开眼睛,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至少是数千米的高空,如果过早拉开降落伞,强劲的气流会将人带到未知地方……

  唔,貌似她现在所处一切都是未知的,她心中略微默数几个数,然后毫不犹豫打开降落伞。

  陡然间,飞速坠落中从身后传来一股强大拉力。

  就在这时,梓箐看到周围一个人从自己身边掉落下去,身体无意识的在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

  梓箐下意识朝那人大喊:“喂,快醒醒啊,快醒醒。”

  只可惜对方做自由落体运动,她有降落伞,只是眨眼睛,对方就已经掉落的只剩一个小点了。

  呼——

  又一个人从梓箐身边飞了过去,唔,是掉落下去。

  这次,梓箐连忙大喊。

  总算没有白努力,就在那人同样要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视线中时,那小黑点竟然保持在了视线中,也就是说对方终于醒了过来,并拉开保险绳。

  紧接着又有三个人从梓箐身边掉落下去。

  这时她已经降落了一段距离,而那些人打开自己也快要醒过来了,加上她这咋呼呼的大叫,很快就清醒过来,歇斯底里大叫着,疯狂拍打胸口的降落伞开关。

  嘭的一声,降落伞终于扯开了,不过此时距离地面已经很近。

  下方是一片郁郁苍苍的丛林,灌木参天,降落伞并没有完全将速度降下来,身体穿过绿波一样的丛林表层,将树枝砸断无数,然后狠狠砸向地面。

  有些运气不好,降落伞被树枝钩住,掉在半空,上下不得。

  更悲催的是那些因为降落伞打开的迟了,直接砸在地面上,骨头茬子都戳出来了,当场死掉。

  当梓箐控制好方向悠悠降落时,正落到一圈人中间。

  手上端着机枪,******,狙击枪彼此对峙,杀气弥漫,梓箐正好在这个时候掉在场中,气氛顿时一松。

  梓箐连忙将两只手举过头顶,“放松,放松,我没有恶意……”

  举着手枪的男人用低哑的声音说道:“是你?”

  另两个大概也认出梓箐就是在空中大呼小叫的那个,他们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都不约而同将枪口按下,收了起来。

  梓箐连忙趁机将降落伞从身上摘掉,而后连忙从筒靴中抽出一柄匕首,将上面绳子割断……

  梓箐拿着匕首的手微微顿了顿,大概因为此时原主的晕厥效果才褪去,以及她的“触物生情”,将原主以前的记忆勾了出来。

  ……然并卵,除了找出为什么一个正值芳龄的女孩会随身带着一柄匕首外,她并没有从原主记忆中找到任何关于她为什么会突然被人掳去,然后被背上降落伞,然后从高空推下的记忆。

  略微停顿便继续手上动作。

  “你还记的在降落之前的事情吗?”一个略带粗嘎的中音问道。

  梓箐下意识循声望去,一个穿着防弹服的中年男子,中等身材,手上端着一支狙击枪,此时枪口朝下。

  梓箐指了指自己,眼睛扫了一圈,周围人视线都落在她身上。

  看来刚才他们在对峙中已经有过这一番讨论了。

  梓箐说道:“我正和同学参加一次夏令营,他们正在围着篝火跳舞,我有些困就先回帐篷,然后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从空中掉落,澳门赌博网站:就……”

  她下意识将自己其实在飞机上就醒来的事实隐瞒。

  刚才扫了一圈,她发现这些人都不简单,五男两女,服装各异,肤色不同,除了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手上没有亮出武器外,其余四人手上都端着的枪。

  他们身上的东西应该都是他们自己随身带着的。就像原主,梓箐现在的样子正是原主入睡之前的状态,反观这些人的装扮和状态,足可以说明他们身份绝非一般!

  原主确是跟同学夏令营,却是因为她觉得生活烦闷不顺的近乎绝望:

  家里父母离婚,才知道父母早就感情不和,是因为顾及她的感受两人才一直貌合心离地生活,直到她去年考上大学立马就离婚了…而那时他们也一直瞒着她,直到上个星期无意中撞破;

  从高中一直耍到大学的男朋友也提出分手,原因是他认识了一个更好的女孩,而那个女孩正是她引以为闺蜜的好友;

  这一次学期考试又挂了两科,不仅拿不到奖学金,还要补考……

  种种不如意让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晦暗起来。便想出去散散心,也正是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暗中在高筒靴中放了一柄匕首。为了藏匕首,而且是在外面宿营,所以即便睡觉她也没有脱鞋子,衣裳也只脱了外套,如此才让“梓箐”此刻不至于赤身**光脚板深处这陌生丛林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