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13章 释然(hayayao礼物)
  梓箐噌地站起来,目光凌厉地从几人身上扫过,“记着什么?走着瞧什么?薛明珠,你还真当自己一棵葱了,你凭什么以为我们就应该让着你护着你围着你?你处处口口声声说我妈没资格怎样怎样,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在我们眼里,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你根本就不值得别人对你好。呵,你是不是把自己完全标榜成一个被别人抢了父亲害死你母亲毁了你家庭还夺了你男朋友的受害者?”

  “难道不是吗?你妈明知道对方有妇之夫还要勾引我爸,未婚生子,你就是那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我才是姓薛,而你不是!”

  就在这时,两个异能者从后面冲出,一个冰系一个火系,一左一右,伸手间,分别朝梓箐打出一条冰霜之翼,和烈焰火龙,口中还一边叫嚷道:“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老大,我帮你把她解决了…”

  梓箐目光凌厉一扫,从牙齿缝里蹦出两字“找死——”

  两个透明能量罩如钟一般分别朝两人当头扣下,冰霜之翼和烈焰火龙射在能量罩上反弹回去,正好将他们自己一个冻成冰霜雕塑,一个烧成火人。

  旁边异能者此时才反应过来,想要扑过去救援,可是那能量罩却将他们阻隔,眼睁睁看着他们被自己的异能吞噬。

  烈焰火龙本来就是高级火系异能里的大招,连金属都能融化,何况血肉之躯,顷刻间便被烧成灰烬。

  梓箐屈指一弹,叮的一声,另一个罩子里被冻成冰霜的人碎成渣渣掉落地上。

  梓箐神识锁定,伸手如爪,将两缕魂魄也收了,丢给小鼎炼化掉,不留丝毫隐患!

  这两个异能者正是前世亲手将原主陷入行尸群中的人,没想到这一世他们竟然还来这一招,梓箐又岂能让他们继续蹦跶。

  “你,你竟然杀了他们?!”薛明珠身体禁不住轻颤起来,更多的是对梓箐那诡异实力的恐惧。

  梓箐轻蔑的笑:“呵,真是笑话了,你们哪知眼睛看到我杀了他们?明明就是他们自己被自己的异能弄死的。”

  “你——”突然,一股强大气势将他们锁定,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恐惧和颤栗。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薛明珠,别忘了你自己一直信奉的是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这一次,是因为他们先动手,这一世还有上一世的,一笔勾销!”

  这一世,上一世?薛明珠猛地一震。一段记忆浮上脑海,那两个异能者?为什么偏偏是那两个?

  ……他们是她最忠实的追随者,得知那对小白花母女破坏了她的家庭,便几次三番想要给她们一个教训。恰好,当他们车队经过一个城市废墟时,遇到几个幸存者,在他们帮助下,其中几个有异能的人突破行尸危困跳上了车,可是还有几个普通人被围在了行尸中。远处还有更多的行尸循着血腥味朝这边涌来,以他们当时的武力不足以干掉所有行尸,而那朵小白花便一直哭着说要把那几个普通人救出来。于是…那两个异能者便将那对贱人母女推下车,“既然想救就去吧——”

  “你,你——”薛明珠手指向梓箐,看着梓箐依旧平静的面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顿时如见鬼魅,心中惊骇无以复加,身体不由自主颤抖,竟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折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直刺入薛明珠的灵魂中:“重生来重生去,果真是报应不爽。我看得出你的努力和坚强,我尊重你的努力,所以我也从没想过要对付你,你且好自为之吧。”

  梓箐想了想,对着薛明珠背影灵魂传音。刚才她已经让真正把原主推进行尸群中凄惨而死的刽子手魂飞魄散飞灰湮灭,真正的仇怨已报。

  至于与薛明珠之间的纠葛,一人重生一次,报复一次,扯平了。而且她们之间真正的恩怨根源是源于上一代人留下的纠葛,有叶娆在,她也不想做出让叶娆难过的事。

  最重要的是在这一次任务剧情中,薛明珠没有主动招惹和陷害她们。而且……薛明珠虽然盯了女主的光环,但是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努力奋斗。

  梓箐尊重任何一个自强自立和努力奋斗的人。她不会用自己的玩家特权去践踏别人的生活。

  薛明珠把自己关在公寓里想了整整一个月,突然哈哈大笑。

  她想通了许多事,也终于明白自己离开叶青房间时突然出现在灵魂中那句话的意思了。难怪她总觉得这一世为什么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因为叶青已经不是前世那朵小白花了。

  小白花也重生了!所以她也记得前世所有,才会将那两个异能者直接杀死!手段竟是这般凌厉狠辣,难怪基地掌控者也要给那贱人面子,原来她的实力早已凌驾所有人之上。

  可是,如果她真记得前世所有恩怨的话,以她现在这般强大的实力,为什么不对付自己?她应该有许多机会干掉自己的?

  突然间,她发现自己一直想要刻意忽略的踩在脚下的小白花,而人家压根就没把她当作对手。顿觉深深的挫败感。

  就在这时,有人送了一个包裹到她的公寓门口。

  拆开一看,是一支录音笔。

  薛明珠按下播放键:……阿娆,我对不起你,当初我应该再坚持一下……明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是这些年一点点看着她长大,犹如我亲生的。她妈已经死了,我也不想再去追究一切。我只希望在我走了后,你能帮我照顾她一下,她性子急躁,可是心底却是好的…

  紧接着录音里情景一变,一个尖利的女声打破平静……

  薛明珠刚刚平静下的心再次翻江倒海,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一些断续的记忆此刻完全联系了起来。

  原来……那个“野种”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啊。

  她想起那天她去找叶青时,叶娆在门外对她没有说完的话,呵,她想说“其实叶青才是薛海生真正的女儿,才是薛家血脉…”

  她手下意识覆上挂在胸口的玉佩,苦笑,原来她一直认为自己要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原来…那所有一切从来就不属于她。

  她狠狠哭号了一通,一切都释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