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10章 落差
  周边的山峦成了幸存者的驻扎地,原来的城市反倒是那些行尸和异兽的聚集地。

  新兴文明建立后的人口增长异常迅猛,只是靠寻找前文明留下的那些粮食物资以及异兽肉类,远远无法满足人们对食物和物资的需要。

  即便有梓箐的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应,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终究需要人们自己在这个星球上做到自给自足的状态。

  司慕带着他的异能军团向基地周边进行扩张,清除进化行尸和其它变异兽,建立防御,分流人口,一步步的从新建立起新的人类城市。

  而那些被城墙圈起来的地方都相对安全,再由植物异能者对这些土地进行改造,开辟出来,成为新世界的第一波被开垦的土地。

  此时,曾经被嫌弃的如鸡肋般的植物异能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他们从基地承包土地,用自己的异能开始种植。比以前普通的农耕不知快了多少倍。

  叶娆也开始承包一片土地进行种植,梓箐从空间内拿出最好的种子给她。

  至此,两人的生活终于步上正轨,过着平静而充实的生活。

  梓箐从不张扬,一直都非常低调行事,即便她与基地之间的交易,真正知道的人也没几个。

  不过她这般悠然闲适的生活与整个基地每个人每天都在为了生活奔波的忙碌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她现在过得非常悲惨,或许没有人注意她,即便注意,也只会让人心中更加快慰。可问题是她现在什么都不做就过得那么滋润,这让终于注意到她的薛明珠心情十分憋闷。

  薛明珠的天耀战队在基地所有战队中都非常出色,而且队伍也越来越壮大,已经聚集了十多名异能者。走的路线和原剧情一样,可是与原剧情相比,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战队里没有小白花的叶青和叶娆母女,所以薛明珠也没有展现自己刚毅果决的一面。

  原本高傲对小白花母女不屑一顾的,可是终究架不住梓箐基地内的声名四起。

  她的战队是那么强大和风光,可是风头仍旧被那个整天窝在基地内,靠贩卖粮食和物资的女人盖了过去。

  最让她感到不平衡的是,自己带着那么多强大异能者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最后收获的竟没有那对贱人多!

  薛明珠很是疑惑,那拥有灵泉和自称一方空间的玉佩已经落到她手里了,为什么叶青那贱人也拥有随身空间?莫非是她碰巧进化的空间异能?可是也不对啊,她知道身边也不乏有一些空间异能者,他们的空间最多只有几尺见方,最大的也不过两米见方,能存储的物资非常有限,远不及她的玉佩空间。

  在末世前,她也将许多的蔬菜瓜果,甚至连鸡鸭鱼等家禽家畜都放到空间里,所以他们战队的伙食从来都是最好的。别人每天都只能啃干馒头时,他们还能吃香蕉苹果,每天还有蔬菜炒肉,甚至吃火锅等等。让所有战队成员都觉得跟在这样的老大身边是无比幸运且荣耀的事情。

  再则,薛明珠还经常用空间里的灵泉为自己的队员洗筋伐髓,提升异能。这也是那些强大男人甘愿与其他男人共同分享一个女人的身体和感情,也要不离不弃跟在薛明珠身边的重要原因。

  原本这样独一无二别无分号的待遇让他们感觉无比的优越感。

  可是,渐渐的,基地内却传出消息:有一个拥有无限空间的异能者,每天都卖蔬菜瓜果,只要有能晶就能与她兑换……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能吃上水果蔬菜,也有除了异兽肉的其他鸡肉鱼肉可吃…他们的优越感瞬间降低。

  他们终于想起来了,那个女人不就是自己老大的妹妹吗?以前曾听老大提起过,说那对贱人母女迷惑了她父亲,逼死了她妈妈,霸占了她家产,还抢了她男朋友的恶毒女人。他们当时还想去好好惩治一番那对贱人的,可是老大却心慈仁厚,不想追究,也不想与那对贱人母子有任何牵扯。

  可是现在…现在那对贱人竟是过的那般逍遥自在,而自己老大还每天累死累活在外面跟异兽搏斗,跟进化后的行尸生死搏杀,就越是为老大鸣不平。

  最郁闷的是现在那些异能者纷纷成长起来,而且异兽和行尸进化的更凶猛,外面收集物资更加艰难。

  他们给梓箐递信,让她某天某时某地会面。可是信送出去几天了,对方压根就不鸟事他们。梓箐才不会别人随便递个小纸条就屁颠屁颠的凑上去呢。

  他们终于熬不住了,找上门。不过薛明珠有碍自己战队队长的身份,当然不肯到交易区那种鱼龙混杂之地去,而她身边的大能者也不想涉足,于是就派了一个她的普通追随者前去。

  那个力量进化者咚的一声将几百斤重的狼牙棒狠狠砸在地面,青石板地面瞬间砸出一个凹坑,无数裂痕向周围蔓延。

  “我们老大找,跟我们走一趟。”

  梓箐坐在位置上轻蔑扫了一眼,话都懒得搭一句,前次随便递来张纸条就让她赴约,这次却叫个莽汉让跟他走?薛明珠还真把自己当棵葱。莫不是没有她这朵“小白花”的陪衬,她的高贵清冷就逊色了?

  梓箐没理会,只是轻轻按下警报器。

  不到两分钟时间,基地护卫队赶来,梓箐指着那莽汉说:“是他损坏了公物,还蛮横要挟我。”

  那莽汉瞪着铃铛样的眼睛狠狠盯着梓箐,“你,你你竟然报警?是是你姐姐找你,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无情无义的人,亏得你姐姐还整天为你担心。我我这狼牙棒是有点重,轻轻放下就把地面砸个洞又怎的?”

  梓箐压根就不想跟他纠缠“她姐姐”是不是真的每天都在为她担心的问题。

  “这地面静物能承受上万斤的力,除非是突然猛烈撞击才会碎裂。既然你还不能让自己力量做到收放自如,那么我们也有足够理由怀疑你对其他人是一个潜在威胁。你伤了人,完全有借口说只是‘不小心’。既然如此,我暂且将你的力量收回,同时驱除出基地,以儆效尤!”护卫队中间露出一条道,司慕身着青灰色长袍走出,声音清冷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