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06章 不做小白花
  那个带着孩子的母亲不管如何安抚,孩子反而哭闹的更加厉害,母亲感应到周围人厌恶和不耐烦的目光投来,看着孩子的眼睛甚至充满了乞求,“小宝,不要哭了,你要什么妈妈都答应你……”

  ……她已经有两个女儿,可是婆家一直想要一个孙子,根据政策,还能再生一个。于是为了这一个儿子,她一连堕了三次胎,总算成功为婆家生了一个男丁。全家人都把他当宝一样宠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这次恰逢末世,告诫人们不要擅自外出……可是他想要到外面去玩,爷爷奶奶觉得把孩子在家里关了几天,心疼的慌,不顾新闻播报也不顾家人反对,带着孙子出去了。差点被行尸咬死,他爷爷奶奶为了救他被行尸分尸而食。父母跑出去救他,等回家时,发现家门被行尸撞开,一群行尸正在啃食两个女儿…而后总算等到救援人来,父亲为了给母子两挣开一条生路,也不幸被行尸咬伤,被护卫队当场打死…

  所以,这个孩子是用全家人的性命换来的,而此时,在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排队时,他却哭闹不止。

  一个卫官走过来,一招手,上来两个卫兵,拎着那个男孩衣脖子丢到前面空地上。

  母亲顿时急了,哭号起来:“你们要干什么?他只是个孩子啊,他还只是个孩子……”

  另一个卫兵抓着女人的胳膊拽到空地上,她立马扑到孩子身上焦急地说:“小宝有没有伤着啊?让妈妈看看……”“我肚子饿了,你不给我吃东西,你是坏人……”

  “我是你妈妈啊,等会,你看大家都在等着,我们也再等一下,等一下就可以吃东西了……”

  “不我不,我就要现在吃,就要现在吃,我饿了……”孩子继续哭闹,骂所有人都是坏人。

  卫官神情冷漠,“孩子?车上有一半都是孩子,难道年龄小就能成为叛逆桀骜和扰乱公共秩序的借口?我们对于这种完全不懂得秩序和尊重秩序的人什么都不想做,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女人一下子瘫软在地,哭号着扑上去抱住卫官的腿,“求求你不要把我们送回去,你不能这样,他还只是个孩子啊……你们太冷血无情了……他只是饿了,你给我们点吃的吧,吃了他就不会哭了。”

  “所有人都一样配给口粮,别人也同样饿了,为什么别人没有哭闹?如果都哭闹一场就可以打破规矩而得到食物,所有人都哭闹会变成什么样?那些没有哭闹守规矩的人该怎样?”

  “我怎么管得着其他孩子怎样?他们哭不哭闹是他们的事……”

  呵,果真,什么样的父母长辈才能教养出什么样的子女。

  人群中便低低的沸腾着,一部分人指责这些护卫队太不近人情了,不就是一个孩子饿了哭闹耍点脾气嘛,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么。他们貌似忘了刚才他们也对那个孩子的无理的无休止哭闹感到无比厌烦和厌恶。而另一部分人则觉得母亲也有些过分,他们所有人都是被护卫队从行尸群中救出来的,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说话呢。

  孩子见母亲也帮着自己,哭闹的更欢;而女人见人群沸腾起来,她也叫嚷的更来劲;人们的议论声更大,眼看形势就要恶化。

  薛明珠神情一直清冷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哦对了,那个小白花贱人呢?

  几天前在车厢里那贱人竟然没有把自己座位让出来装好人,这时眼看着那一对母子就要被拖出去了,她为什么还不冲上去将她们护住?

  而梓箐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原主的记忆:叶青觉得那卫官实在太不近人情了,不就是一个孩子嘛。那么小,只是饿了想要吃的而已,二话不说就跑上去将那母子两护了下来,说“她们母子俩的粮食就从我的份额中扣……”后来,这对母子便跟着叶青,两人都是普通人,原本以为还可以帮着照顾一下叶青在基地里的房间,洗衣煮饭什么的,可是那女人所有一切都只有她儿子,儿子经常捣乱,叶青稍有怨言,女人就会说他只是个孩子,你怎么连个孩子都容不下…叶青一人要赚包括她母亲以及那对母子的份额,可是她异能只是初级,想要赚够份额必须没日没夜的出勤…饶是如此,那日子也过得紧巴巴,而那对母子对她反倒怨恨起来……

  梓箐轻轻地收回思绪,淡漠地看着场上一切。

  就像先前叶娆想要救那些人一样,没有足够的铁血手腕,谈何“救”?就像“升米恩斗米仇”,在对方快饿时你给了一个馒头,别人会感激涕零,可是当你再给了更多衣食后,你不给,就会不满而心生怨恨。

  所以梓箐总结出一个结论:只有秩序之下才有伦理道德可言。

  所以,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古往今来,她经历了那么多的剧情世界,每个世界里,不管统治阶级对他的统治如何的美化,可是本质从来就没变过——杀伐!

  两声枪响刺破嘈杂,整个山谷再次恢复平静。

  卫兵神情冷漠地将地上两具尸体拖到一边。

  梓箐想到一个词:乱世重典。

  不管人们怎样看待这样的血腥冷酷的场面,但是躁动的人群总算安静了下来,然后开始对每个人的身份信息登记造册,并分配了印了各自身份信息的手牌。而后根据家庭为单位分配住宿,没有家庭的则按男女老幼分配,一切都安排完了,已经是入夜时分,广场上亮起一圈灯光,亮如白昼,现在才是分发食物,各自凭借手牌去领取。

  只是一天没有吃东西而已,远没达到人类能承受的极限。人们早就将上午发生的那场血腥淡忘,因为他们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为基地做事情才能在基地生存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