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05章 故人
  这边的动静成功将已经坐在贵宾车厢里的薛明珠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梓箐看到那个穿着长裙飘飘的,在一众穿着长衣长裤的人群中显得特立独行的女人,在一个肩膀上扛着一柄巨大榔头的异能者护卫下钻出车厢时,心中就咯噔了一下,看来命运是铁了心要将叶青和薛明珠两人的命运纠缠在一起了。

  薛明珠瞥了眼两人的境况,锐利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

  没想到这两个贱人不仅没死,还进化出异能来了?!

  植物系异能?就凭鸡肋的植物之力就像当大英雄力挽狂澜?小白花就是小白花,自以为很了不起,看见谁都想救。结果反而连累自己的队友。

  不过这一次这两个贱人休想再让她当挡箭牌了!

  如果换做以前,叶娆出于好心却办了坏事的行为足可以激起民愤,不过现在是末世,只要行尸没有把自己咬伤抓伤就行。都惊恐地叫喊着四散逃开,将本就拥挤的人群冲撞晕头转向,又有好多被外围的行尸抓住,拖进行尸群中,顷刻间就被撕成了碎片。

  这时,一列卫队端着枪穿过人群来到梓箐两人面前,一个穿着中山装面色有些阴沉的青年上前,蹲下,将手放在叶娆身体上方,一团氤氲白气聚集掌心,然后如同有灵性的活物一般慢慢地在叶娆身体上延展开去。

  治愈术?!

  梓箐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之色,更意外的是这个青年,乔安元,貌似在原剧情的最后成为了联盟光明系大统领。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成为薛明珠裙下之臣的异能者。

  叶娆感觉体内犹如一股股清洌甘泉淌过所有受伤的地方,舒爽之意瞬间取代了疼痛。眼中露出惊异之色,感激说道:“谢,谢谢你”

  乔安元脸色始终凝重,好一会,待对方伤势完全修复后才倏地收回手,朝叶娆轻轻点了点头。站起身,目光蓦地看向梓箐,眉头微蹙,刹那的疑惑后是惊异之色。

  “你叫什么名字?”

  梓箐微微错愕,恭敬得体地应道:“叶青,这是我妈妈,叶娆。刚才莽撞行事,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乔安元缓和了下神情,“应该恕我唐突才是”顿了顿,说:“你好像我的一位故人。”

  梓箐心中一动,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间升起,下意识问:“不知这位故人和阁下是恩还是怨?”

  乔安元冰封的脸庞露出一丝笑意,像是自嘲:“呵,恩和怨,现在已经分不清了。”

  梓箐心思何其通透,身体蓦地紧绷,各种手段便已经在神识掌控中了,只待对方稍有动作就要先下手为强。

  和她真正意义上有很深“恩怨”的人屈指可数,可是现在她的联系人列表中都有他们的信息,也就是说即便在剧情世界中遇到,也能感应出来。

  除了一个人,她曾经的引导者07,司慕!

  他是梓箐的引导者不错,也的确帮助了梓箐许多可是他成为引导者的根本目的就是一路为他心爱的女人护航,而梓箐最后竟然干掉了他心爱的女人,而他自己也将自己将近六十级的等级清零!

  这般算来,貌似怨多于恩,而他竟说分不清,是不想再深究过往了吗?

  乔安元与梓箐说了一句,便折身去救治其他人,不过他的光明之力只能治愈伤患,却不能驱除病毒。

  护卫队得知梓箐和叶娆都是异能者,立马开辟一条绿色通道,坐进与薛明珠同一辆车的车厢中。

  车厢内气氛立马紧张起来。

  一段段记忆涌上识海:叶青被开绿色通道进入车厢,外面人群哭号着想要挤上车却不得。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望着叶青苦苦哀求让她上车叶青实在看不过去了,便提出要求将她的位置让给那个女人。所有人都用异样眼光看着她,这是异能者专列,是人类生存下去的中坚力量,需要集中重点保护的,她这样一来,就显得其他没有让座的异能者没有同情心冷漠无情,就她一个人高尚。而卫队长官狠狠盯了她一眼也同意了她的要求,让那个女人抱着孩子上车,而叶青到了普通车厢,且不说上面人重重叠叠,各种腌臜气味混淆,被挤来挤去,甚至被几个流气男人暗中揩油

  这一次,梓箐进入车厢后便安安静静地坐着,那薛明珠不说话,她也没有主动凑上去跟对方打招呼的打算。

  叶娆看着外面场景,心有恻恻,可是她先前才吃过亏,此时只是偏过头不再看外面。

  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顺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开赴进一座陌生幽深的山谷中。

  山谷周围峭壁耸立,中间是一个呈扇形的平地,一条溪水蜿蜒而过,在扇柄地方有一个人工开凿的弧形拱门。

  门后是一条穿山而过的隧道,车队依次进入,一个巨大的广场印入眼帘。

  数百辆装甲车在广场上依次停下,从旁边哚哚的整齐划一地跑出一列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护卫队,在装甲车旁边列队停下,随着一声嘹亮的口令,卫队唰唰唰几下便将改良冲锋枪上趟,然后对准装甲车方向。

  这些都是这城市里生活惯了的人,一下车,脚下全是坑洼泥泞和砾石的道路,走两步立马开始叫苦不迭,说这是什么鬼地方,好饿好累好痛,要洗澡,要理发,要换衣服

  那些荷枪实弹的人便用枪这旁边抵着,谁再瞎嚷嚷就扔出去,于是人群才稍稍安静下来。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整个天地,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们还没有从比过山车更跌宕的心情中恢复过来,貌似刚才穿山越岭的惊险还没有完全通过尖叫和叱骂表达出来,就完全被眼前充满杀气的情景震慑住了。

  上万人的广场,此时竟是鸦雀无声。

  一个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尖利的哭号声如一根刺一样划破这如冰封般的气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