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01章 无力
  几个混混朝梓箐挑衅地打着呼哨,调笑几句,晃悠着身体,吊儿郎当地离去。

  这些都是以前在公交车上在超市里在人群中偷偷摸摸的人,此时也敢如此放肆行凶了,可见,末世不仅恐慌了民众,更激发了人们内心的邪恶,让原本因为忌惮法律和伦理道德控诉的人变得疯狂起来。

  而自以为有金手指已经比普通人强大很多的梓箐,面对这一切,心中却也升起一种无力之感。

  好吧,其实她比这些只能从弱者身上掠夺的痞子高尚不了哪里去,唯一区别就是她拥有更加强大的能力,将更大的蛋糕装进自己口袋,而别人根本没意识到而已。

  很想冲上去将这几人直接撩翻的心情被这突如其来的念头登时浇灭。

  回到酒店,梓箐心情说不出的烦闷,正好叶娆神情焦急而惊慌地叫住她,“小青,你回来就好,哎,刚才真是急死我了”

  梓箐心中一动,连忙问:“妈,怎么了?”

  叶娆见女儿终于回来,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朝梓箐迎了过来,拉着对方的手上下打量一遍才说道:“小青你可算回来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叠声说了几遍“哎,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你刚走,电视上便一直插播着重要新闻,又是漫天散发的传单,又是宠物伤人事件,医院都人满为患。患者、医生、护士和家属之间发生激烈冲突,都动刀子了被那些记者媒体一渲染,将医患关系弄得更紧张了。好多家医院都被患者家属围个水泄不通还有新闻上说到处都在发生抢劫杀人的事情,劝告市民这两天要减少外出哎,究竟是怎么了”

  叶娆叹息着,神情无比担忧而显得惶惶然。

  梓箐运转灵心诀让对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视线却落在电视屏幕上。

  从明目张胆的抢劫,现在已经演变成杀人,已经将周边驻扎的部队调过来,直接对这些混乱镇压。有抵抗者,当场射杀!因为是披着的外衣,所以不管怎么做都显得名正言顺且正义凛然。

  这样的躁动一直持续了两天,这场因为末世传单引起的暴乱才稍稍平息,不过这份恐惧却深深烙印在了人们心里。都在暗自掐算传单上说的七日之期,只剩三天了。

  对于长久居安厌倦这样的苍白而枯燥生活的人们而言,与其说是对末世的恐惧,恐怕在潜意识中更多是期盼的悸动。潜藏基因中的不安因子蠢蠢欲动,想要冲破这桎梏的世界。

  原来川流不息的街道变得空空荡荡的,工厂罢工,学校停课,超市关门整座城市上空充斥着萧条的死亡的气息。

  紧接着,因为人为破坏以及疏于人员去管理和修复,水电气网络等设施也陆续出现故障。许多小区已陷入瘫痪。

  没有了水电和网络,让早已习惯了自来水和上网的人们来说,无疑将他们陷入孤立的绝境中。他们不敢独自一个人跳出来,便以一个个的居民区为单位集结起来,对抗议,要求立马恢复水电网络的供应,要求保护他们的人身财产安全

  叶娆还想着去外面找工作的,眼下情况不容许,也只能窝在酒店。

  梓箐选的是五星级酒店,不管是设施还是底蕴都要完备雄厚,可是在这样的萧条中支撑了三四天,因为服务人员泛散以及各种物资供应缺乏,无法正常运营,直接对客户宣告暂时歇业。赔偿客人所有损失。

  事态远远超出她的预期和能控制的局面,所以眼下还是做好自己本份,尽量保护好叶娆,至少让她撑过病毒爆发之初的疯狂时期。所以梓箐是不会在这关键时刻离开这个窝点的,当整栋大楼陷入黑暗中时,她将大楼的电闸和水闸重新合上,然后检查了每个楼层,再将门彻底封死,防止病毒爆发有变异者突然闯入伤害到叶娆。

  所有一切都准备完毕,梓箐便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疯狂修炼仙术,用空间里的灵药辅助修炼,只可惜她没时间炼制成丹药,药效弱了很多。

  而叶娆从最开始因为薛海生的悲痛,到对未来生活和工作的担忧,现在变成了对末世的惶恐。

  “小青你你说这末世谣传是不是真的啊?你看好多人都被宠物咬伤了,然后变得疯狂而抓咬身边的人,跟传单上说的一模一样。可是那些专家又说这些人打的疫苗恰好是过期或者是假的疫苗,才导致只是狂犬病发作的,然后中央下令彻查疫苗一事可是我总觉得”有些话不能乱说,电视上新闻播报已经抓了不少造谣传谣的人,以惑乱民众关押起来,听说还会判刑。

  所以叶娆此时说这些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

  “妈,没事的,澳门赌博网站:有小青在。”梓箐不想多说,不想加重对方的惶惑。

  就像是明明知道死刑降至,可那铡刀却迟迟不落下。这才是对人的精神的最残忍的凌迟。

  倒计时第二天,所有在这场暴乱中被抓的人,无一例外,全部被处以极刑,没有通过法院去一层层的审理辩护。这雷霆手段果真将那些蠢蠢欲动以及惶惑不安的人一个警钟和定心丸。或是被政府强力手腕威慑或是对绝对武力产生的依赖和信仰。

  总之,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龟缩在家里。死寂,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真正散发传单的人终于被揪了出来,为了平息民怨民愤,随便推出一个死刑犯代替,被毙了。

  刘一被关在一个如同黑匣子一样的房间里,两张被固定在地板的椅子,他和另一个面皮黝黑冷毅的人相对而坐。

  “你为什么要散步这些传单?”方罕扬了下手中的纸片,冰冷的声音刺破凝重的空间。

  刘一其实前一天就被抓起来了,然后被关在一个黑房子里,对着一台电视机。他看到了整座城市因为他那天女撒花的传单,只半天不到,便从一个生机勃勃的繁荣的秩序的世界,变成一个颓废的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地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