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97章 准备
  梓箐知道最多还有一个多月末世就会到来,自己农场空间里吃喝不愁,可是没有衣物用具等等。

  在主神空间里买东西都是用积分丹和能量石,她积攒的积分丹以后都是要用作自己的掌控世界的最初运行的基础能量,不能擅动。

  所以她现在也打算出去收集一些物资放农场空间,以备不时之需。哦,错,等以后末世降临,整个世界都会被颠覆,即便她现在不收集起来,也会成为废墟一部分。

  梓箐只有一点这个剧情世界的货币,原主又才刚刚参加工作,实习期间微薄工资,能应付日常生活开销就不错了,哪有余钱。

  此时正是原剧情中关于家产争夺战的关键时期,女主觉得叶青母女回来就是看中他们家产,骗钱的。所以梓箐不能去找叶娆,更不可能去找薛海生借。

  想要在段时间赚到大笔钱有些困难,而且等她现在去弄美容院做美容膏也不太现实,恐怕还没把场子抖开,末世就已经降临了。

  所以梓箐干脆什么都不管,借工作为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开始疯狂的修炼,同时服用农场空间出产的灵药。

  毕竟现在末世还没有降临,空气中的能量是非常稀薄驳杂的,如此修炼了一个星期,才终于将仙术修炼至二层。

  仙术二层就能施展五行遁术,而后梓箐便直接进入各大型仓库里扫荡。

  如同一个幽灵一般,所向无阻。

  农场空间范围十分广阔,原本修了数十栋粗藏仓库,里面都是农场空间里产出的粮食瓜果蔬菜,一部分全部新鲜冷藏,一部分做成干粮速食。

  梓箐让智能机器人又修建了几座大型仓库,用来存放收集的物资。

  空间广阔就是这点好处,她不用考虑放不放得下,只要有用的物资,无差别收取。

  从普通的御寒衣物被褥到五金工具,再到大型工程机械,能源石油,太阳能发电机等等。

  即便整个世界被颠覆了,完全重新来过,她收集的东西也足够重新组建一个完整的社会出来。

  梓箐选取的物资收集点都是那些大型地下仓库,用作备战物资或者国家储备的。她这般疯狂的扫荡了将近一个月,即便那些人要清理那些大型仓库也需要一些时间,等他们发现仓库空虚的时候恐怕末世已经降临了,所以梓箐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发现。

  叶娆和薛海生已经陪薛家二老走完最后一程。

  在最后的回光返照,薛家二老终于认出了叶娆,无比眷恋地紧紧抓住她的手,是感慨还是后悔,都不重要了,而叶娆用一生的守候和付出,换来这一刻的安慰,觉得整个人生都圆满了一样的释然。

  得知父母即将撒手人寰,薛海生姐姐只打来一个电话,痛哭一通就没了下文……

  送走了父母,草草料理完后事。薛海生病情再次加重,现在完全水米不进。

  可是他拒不进医院,就拉着叶娆的手,说现在是他一生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他已经无怨无悔了。而后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古朴陈旧的匣子,哆哆嗦嗦的取了一块玉佩塞到叶娆手里,说这是他们薛家的传家宝,就给叶青……

  梓箐回家正赶上这一幕…叶娆就把那块玉佩交到她手里,算是薛家对她的认可,让她有认祖归宗的意思。

  梓箐接过玉佩一看,拇指腹轻轻摩挲而过,呵,这就是地摊上几十块就能买到的假玩意。嘴角便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旋即藏敛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

  梓箐知道是薛海生对叶娆母女的愧疚,以及薛明珠这段时间的确太让人寒心,所以决定把传家玉佩给叶青以示补偿。

  可是他哪里知道玉佩早就被薛明珠换了。

  心中轻嗤,恐怕那薛明珠重生而来就将玉佩换走了,而后正好借着母亲猝死的由头,自己很悲痛很绝望很痛苦便离家出走,实际上却是在外面疯狂聚敛物资吧。

  梓箐并不想这个时候去戳破,让薛海生走的不安心,其实最主要是怕叶娆心中难过。

  可是事情就有这么凑巧,就在这极度煽情的时候,薛明珠突然回来了,“砰”地一声撞开房门,正好看到自己父亲果真把传家玉佩给那个贱人的场景。

  她心中一边咒骂这对贱人好手段,果真又骗自己父亲心甘情愿把玉佩拿给她们。

  一边又很庆幸,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将玉佩换走了,不然就便宜了那个贱人。哼,自己才是薛家唯一的子嗣,那玉佩本来就应该归自己的!

  现在自己已经将玉佩滴血认主,也储备了足够多的物资,到时她就要好好看看那对贱人怎么去死!

  至于这房产么,两个贱人想要她就施舍给她们。

  到时这整座x市都会被丧尸包围,这个小区因为入住率高人口多,反而成为丧尸乐园,困在这里逃都逃不掉!

  薛海生看见薛明珠,原本就要噎气的,突然竭力地伸出手,“明珠……”

  薛明珠站在原地不为所动,轻蔑地冷笑,“哼,哪里来的贱人滚出我的房子,真是不要脸,别人的男人要抢,别人的父亲也要抢……”

  “咳咳,嚯嚯——”薛海生气的差点背了气,身体直颤抖。

  叶娆连忙上去又是拍背又是揉胸口,好一会才缓缓顺过气。

  “明珠……她,澳门赌博网站:是你妹妹,你,你要好好……”

  薛明珠近乎咆哮:“我没有妹妹,我没有这个野种妹妹——”

  薛海生气的眼睛翻白,反手抓住叶娆的手臂,“阿娆,你你不要跟她一般…一般…”

  叶娆哭着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我走了,她她就托付给……”

  “你放心,我一定会像对待小青一样……”

  “贱人,不要说的那么好听,我薛明珠不稀罕猫哭耗子假慈悲,害死了我娘,现在弄得整个家都乌烟瘴气的,都是你们这对贱人……”

  ……薛海生直接在薛明珠的咆哮中噎气了,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大如同一个黑洞,却是再也发不出声,真真是死不瞑目啊。

  梓箐终于明白了所有原剧情的细节:原来女主的父亲不是被原主母女害死的,而是被女主强大气场气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