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87章 风光
  雷霆恩激动的不能自已,一把将夏青抱在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心中愧疚的无以复加。阅读

  这样至情至义的女子哪里找啊?关键对方还这么美貌妖娆

  只可惜他今生已是无福“消受”了。

  先前雷府还因为谁管家的问题而纠缠不休,认为夏青将原本的绸缎庄米铺统统弄成卖胭脂水粉的店铺,是在败祖宗产业。

  而现在,老夫人终于松了口,心道,现在最重要就是将这个“媳妇”留住,若是一旦泄露了消息出去,且不说雷伯公府的名声毁于一旦,那些旁系宗亲都要将他们生吞活剥了。

  有了老夫人的“支持”,梓箐行事就变得名正言顺和理直气壮了。她直接跟那些跳梁的旁支宗亲敞开了说:那十几间绸缎庄米庄也就能勉强敷走日常开销,若是年成不好,还要往里面搭钱。现在雷府家底大家心知肚明,若想以后还想吃香的喝辣的穿好的,那就少那么多废话。既然我掌了这家,那就必不会比以前差。

  众人气咻咻的冷哼,便说:那就看你怎么折腾!

  梓箐也不管这些一个个都是坐享其成的人如何打着自己如意算盘,如果连这些也要跟他们去斗一斗争较一时长短,那她就真的掉进宅斗的漩涡中了。

  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怎样赚银子,绝对的财富才能决定自己能为原主的逆袭程度。

  至此,雷府终于完完全全地落到梓箐手上。

  至于回门的事,雷家自知“亏欠”媳妇太多,自然一切都用最好的。

  那些姨娘们便私底下腹诽老夫人做的“太过分”,便将当初给大媳妇回门规格搬了出来说事,也幸好大公子他们早已搬出去另过,不管这些人如何怂恿也不来掺这趟浑水。

  最后梁氏力排众议,以最盛大最光的排场为梓箐安排回门的事情。

  不过关于“落红”一事,他们要求弄一张“假”帕子。也就是说要让梓箐守活寡,而表面上还要维护夫家声誉。这对其他女人可能是一件无比“委屈”的事情,可是梓箐却是这一切的推波助澜的人,这个结果正是她想要的。

  即便梁氏他们不提,梓箐也会这么做的,因为以这个社会对女人“性福”的定义,若是没有那啥那啥,别人肯定会觉得这个女人是被丈夫和婆家嫌恶,何谈幸福?如此肯定会让卫氏更担心女儿的。

  所以为了卫氏,梓箐也要弄一张“假”帕子。

  一切准备就绪,浩浩荡荡的车队开拔,回门。

  夏华暗中对一切进行布局,回过头,就听到夏青就要回门的消息。

  端庄高贵外表下是一个阴毒的心,迟到半个月的回门,肯定是那贱人被婆家折磨的凄惨无比!一想到就要亲眼看到那贱人悲惨狼狈样子,心中就禁不住一阵阵快意。

  可是这份快意还未在身体上蔓延开时,便听到梅朵禀告:三小姐回门车队已经到大门外了看那阵势,竟是不比皇妃回门的排场小。

  夏华又惊又气,拍案而起。真是岂有此理,这不是明摆着打她的脸吗?她堂堂九皇妃,出嫁时十里红妆,无限光。而那庶女不过是捡她的一点残羹剩渣,几十抬的嫁妆就把她打发了。可如今回门,她也是按照祖制,按照皇妃的位份备置,那贱人明知道规制,又怎能越过长嫡之尊?

  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抬步就要去看看那贱人究竟用如何下作手段才哄的雷家如此下血本。

  梅朵连忙拉住她:你现在贵为皇妃,理应在这里端坐等她来向您请安问好。

  “父亲和母亲呢?”夏华清冷的声音问道。

  梅朵连忙回道:“老侯爷和夫人已经去了”

  夏华哼了一声,高傲地一仰脖子,连老侯爷和嫡母都去了,她若是还端坐自己房间,这般只会让外人说我这个嫡长姐端架子,故意给自己的庶妹立规矩。我母亲那么苦心经营不就是为了一个宽容仁厚的嫡母形象么?现在那德妃已经盯着自己,要自己立一个好“榜样”,那便亲自去迎一迎她这个庶妹吧。

  在夏青上一世的记忆中,雷霆恩并没有陪夏青回门,所以除了卫氏去门外迎接了她,就连老侯爷都不愿意见。此后连带着卫氏也被冷落一旁

  此番,夏华赶到时,正好看到那身材俊朗的雷霆恩亲自为那贱人掀开轿帘的情形,声音温和地轿中人说道:“娘子小心”

  白皙素手从轿中伸出,轻轻搭在他宽大的手上,紧接着一张容貌绝美的面容探出,女子嘴角噙着笑,对着雷霆恩轻轻娇嗔了一声:“夫君,这么多人看着呢”声音亦娇亦嗔,犹如情话。

  雷霆恩知道只是这个女人的做作,可是这一颦一笑间仍旧让他禁不住心旌荡漾起来。顿时从胯间传来隐隐钝痛,为本就苍白的脸色平添一抹潮红。

  恰时夏家众人迎了上来,雷霆恩连忙低下头,恭敬地一次给各位问好,做足了女婿上门的礼仪。

  只是一眼,卫氏悬着的心便落了下来,这几个月的担忧和压抑统统烟消散,脸上带着有心而发的笑意,连忙迎了上去,抓着梓箐的手臂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可是对方容光焕发,肌肤吹弹可破,姿容尤胜从前。

  可见在婆家这三个月过的挺不错,这就好,这就好啊。

  口中喃喃地只道“好,好好好啊”

  夏华死死盯着梓箐的脸,心中一遍遍咒骂“狐狸精狐狸精”,双手紧紧拽着手绢,差点就撕烂揉碎了。身体也不由得轻颤起来。

  怎么可能?雷家就是扶不起来的烂泥,不管是雷霆恩还是雷家老夫人,都不是善与之辈,更何况她先前让人送的消息过去,以她前世对那家人的了解,他们是绝不可能给那个贱人好果子吃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此番看那贱人竟像没事人一样?更像是一个倍受宠爱的小女人不,谁都可以幸福,就是她不可以!

  那雷霆恩竟然还主动为她掀轿帘?就是当时她与嬴铭一起回门时,也没有为她掀轿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