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86章 见缝插针
  夏候府看似光鲜,其实比雷伯公府好不了多少,都是空壳子。毕竟要撑起那么大的场子,每天剥开眼至少都是几百两的开销。他们身为朝廷重臣,又不能明目张胆经商,都是暗中从那些商家中抽些利润而已。也只够敷衍日常开销,要说库存着实空虚。

  所以夏侯爷将自己的众多小妾捋了个遍,让她们支持他。这些女人平时看着都各种谄媚讨好与他,临到他真有事让她们出力时,便纷纷给他哭穷,说好久都没做衣裳了,今年连首饰都没打了,总之一句话:没银子。把他气得不得了。

  只得找金氏,一向给人“识大体”“大度”印象的金氏却说还要考虑。夏老侯爷也就只能稍稍按捺下,然后继续想着其他法子。

  丈夫和女儿都盯着金氏的嫁妆,金氏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可她心中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各自都有自己的谋求,她只求这一生荣华永安,成为夏家的当家主母,将整个家族都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在各方争斗中都立于不败之地。

  夏侯爷谋是仕途前程,可根本上求的也是家族兴旺,从这方面讲他们之间的利益是最贴近的。

  可是女儿……她明显的感觉女儿变了,给人一种仰止的高度,从心底生出一种疏离感。

  可是她隐隐的觉得,如果自己这次拒绝了女儿,恐怕以后便很难这般平和地维持母女关系了。金氏心中酸涩:曾经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为她谋划了那么多,可以说为她铺的这条走上王府的路都是她各方谋划的结果。可是这些夏华都看不到,她只看到自己对于前世记忆,只是站在凌驾与其她人见底见识的高度,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理所应当的。

  浸淫宅斗这么多年,金氏心思何其通透,当她感知到夏华的这些变化的时候,心中说不痛是假的。

  经过几天的思量挣扎,金氏决定将嫁妆给老侯爷。毕竟这一生他才是她真正能依靠的人。

  夏华得到母亲最后这个决定,只眼睛眯了眯,嘴角轻扬一下应了一声:“…那便这样吧。”

  预想中的哭闹耍泼都没有,金氏心中却怅然若失,想要上前拉女儿的手,被对方不着痕迹避开,屈身行了一礼便告辞离去。金氏连忙还礼,抬头只看到那个清高的身影。

  夏华心中冷笑,她已经知道她的那个梦境也是一次重生后的记忆,也就是说这是她的第三世人生。前两次,金氏都将她的嫁妆给父亲,父亲给嬴铭。所以嬴铭登上王位后感念夏家的好,荣极一时。

  在第一世时,因为嬴铭独独宠爱夏青,鸡犬飞升,那卫氏的地位凌驾于金氏之上,金氏只落得个被关入偏院凄凉收场。

  第二世,夏华斗败了夏青,独揽圣宠,所以最后金氏也跟着备受宠爱,在夏家的尊崇无以复加。所以,金氏的荣华地位都是因为她才有的!如果没有她这个女儿,金氏根本不可能最后那般风光!

  而这一世,夏华只是想更加巩固自己的地位,更多的为自己谋划一些。可是金氏却是这般,这让她感到无比寒心。

  在得到金氏真真切切拒绝她的消息后,她表面一幅气质如兰的娴雅,而内心却是在冷笑,从小到大金氏便处处护着二弟夏庄生,什么好的都紧着他,说他才是这个家真正未来继承人,这让她这个嫡长女心中如何作想?!哼,有遭一日等自己登上皇后之位,看你们一个个如何跪趴在自己脚下乞求我的垂怜!

  好在她也是重生了几次的人了,在知道夏家人一个个都靠不住的时候,便开始为自己谋划起来。利用几世对“未来”的先知先觉,对自己管辖的商铺田产进行重新整合布局,收效也很不错。

  短短几天时间,夏家内部暗流涌动。

  ……

  雷霆恩经历过上次事件后,整个人都变老实了,或者说,切掉那让人不安分的东西后,那么多让人欲罢不能的享受再也无法“染指”,浮躁的心也渐渐沉静下来了。

  抛开所有虚浮的东西,以平静的近乎绝望的眼光看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一般。

  而此刻梓箐见缝插针,她所表现出来的不离不弃和决绝忠贞,犹如一颗救命稻草般让他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有温暖和所依。

  天可怜见,人家好歹修炼了仙术的,绝色容颜,气质,最重要的深谙人情世故,若是这样都还不能吸引人的话,那真是白瞎了。

  而最让雷霆恩心中愧疚的是,梓箐将“自己”在娘家那段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两个:她当初抵触他“回房”睡觉只是因为觉得他不够尊重她,连事情经过都不了解便那般对她,是以他没资格当她丈夫。其二,她虽说名誉被毁,可是他们最最在乎的“贞操”还在。毕竟原主也会挣扎反抗的,对方一个跛子,哪那么容易让对方的手?只不过那夏华等人故意诬陷,看她衣不蔽体,便直接给她扣了一个“被污”的帽子。

  梓箐可谓是软硬兼施,不仅从外在征服了整个雷府,还从心底彻底击垮梁氏和雷霆恩的心理防线。

  她就是要让他们为自己曾经做的事情无比后悔,对她无比愧疚。既然无法去感动别人,那就从心灵上彻底征服对方吧!

  梁氏现在彻底像斗败的公鸡,一幅垂垂老矣的样子,乖乖的将各库房钥匙都交给了梓箐。并吩咐所有下人:所有事情都给少夫人汇报去。

  雷霆恩也是悔不当初:就不该听信外人随便拿的密信,那洞房花烛夜就不该离家逛窑子寻乐…

  梓箐又说了:“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的误会和曲折,虽然你现在……”她下意识看了看对方下腹地方,雷霆恩心便是一痛,下意识脱口而出“青娘……”

  “我依然会遵守当初对娘的承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今生今世,我夏青都是你的人。希望夫家从此以后莫要偏听偏信他人之言而再误会与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