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84章 切——
  梓箐给自己身边的丫头下了死命令,今天晚上哪儿也不许去,只能在自己岗位上待着。而她也乖乖地呆在新房中,一幅等着男人施恩雨露的样子。

  从傍晚她们就这么主仆大眼瞪小眼地等着,此时都戌时末,眼看都到亥时了,还不见姑爷前来。

  雨馨雨荷看着主子穿戴整齐地坐在桌子边,吃着零嘴喝着茶水,一幅悠悠然的样子。心中难言焦急。

  俩丫头想着,明天回门了,若是今晚上姑爷不来的话,可怎么办好呢。

  “少夫人,要不…奴婢去催催?”雨荷试探着问道。

  梓箐不语。

  雨馨也很焦急,不过仍旧想着主子一贯的行事作风,定下的事情不容更改,她小心看了看梓箐,连忙拉拉雨荷衣袖。

  雨荷甩开雨馨,上前一步,忍不住对梓箐说道:“少夫人,这都是什么时候了?……”

  梓箐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搁,两人身体具是一哆嗦,她们是好心好意为主子担心,这是好事,但是却不能打着“为你好”的幌子而凌驾于别人意志之上啊。

  即便是她自己有那么强大的精神力了,很多时候也完全可以用精神震荡方式蛊惑蒙逼对方而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办事。可是人之所以和人不同便是他们都有各自的思想,若是以自己意志强加于对方身上,即便对方完全如自己心意去做事,也不是对方本来的意志,那样的逆袭恐怕连原主也会心有不甘。所以她从来不会强行让对方改变自己的意志而服从自己的意志。唔,最多别人不鸟事她的时候,用上点精神力让对方可以“认真”听她说话而已。

  “够了雨荷,若再是如此不懂事的话以后你也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去厨房做事吧。”梓箐淡淡地说道。

  雨馨雨荷两人登时懵了,连连叫“少夫人”“小姐”,雨荷甚至跪下,一边求饶一边问为什么,是她哪里做的不对,她都可以改正之类的话。

  雨馨说:“少夫人,雨荷只是情急之下才…我们都是跟着少夫人来的”

  梓箐摆摆手,不想听这些。她给予了她们足够的理解,也给了足够的时间去让她们了解自己的行事作风,可是她们没有。其实想想原主在这个家混的那般惨,跟在她身边的两个陪嫁丫鬟的这般浮躁也有莫大关系。

  她们的命运早已跟主子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了,本应该成为主子最坚实的左膀右臂,即便主子急躁的时候也要沉静帮着想办法应对,而不是还去火上浇油…是,她是好心,可那又怎样,她也就适合做些杂事,却不适合跟在主子身边成为军师谋士一类的人物。至于这雨馨,倒是可以多看看。

  这一打岔,时间过的飞快。

  梓箐突然喊了一声,“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紧接着哐啷一声,花瓶摔地的声音。

  雨馨雨荷两人连忙跑了出去,将一个神色慌张的婆子抓住。

  拉到灯烛下面一看,竟是老夫人房里的一个管事婆子,被两个丫头扯住作用挣不脱,连忙告饶。

  梓箐施施然走了出来,问:“这不是余嬷嬷么?这大半夜了你不在老夫人院子里伺候着跑到我院子里干什么?”

  “老奴…老奴……”

  “说——”梓箐猛地抬高声音爆呵一声。

  “老老奴只是从这里经过,对对经过……”

  梓箐阴恻恻地说道:“故意忤逆隐瞒主子,不守本分,夜半三更到我的院中肯定有谋害与我的心思,来人,给我拉下去,家法伺候。”主仆尊卑有别,偶尔耍耍主子的威风很有必要。

  余嬷嬷登时下的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颤抖着说:“是是老夫人吩咐,不不能……”

  一众婢女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雨馨却下意识看了眼梓箐。

  梓箐“哦——”抬高了尾音,“原来是老夫人让你来的啊?说,来干什么?为什么见了我们就如此慌乱逃跑?莫非是诓骗与我?看来非的我亲自去问个明白了。”

  仆妇一急,往前一扑就像抱住梓箐的腿,梓箐哪会如对方的愿。其实原主曾经也这般,被几个仆妇抱住腿脚,认你说烂了嘴皮子也动弹不得,想罚这些奴才吧,人家是某某的掌事婆子或是某个管事,还动不得。唔,还是自己有点武力值好啊,瞧,对方想拖住你都不得行。

  梓箐径直往雷霆恩的书房方向行去,此时那里已是乱作一团。

  梁氏正让人将两个叠在一起的人分开,两人一声接一声发出惨叫。

  见梓箐来了,梁氏连忙迎上去将梓箐挡住,脸色变得十分怪异,半是恳求半是安抚:“…闺女,这大半夜的夜深露重你…你怎么出来了,快回房休息吧,来人,快送少夫人回去……”

  雨馨雨荷现在也看出事情不对劲,学机灵了,连忙用身体将赶来的几个婆子挡住。

  梓箐一脸懵懂的样子,“婆母,今天听了你的教诲,媳妇一直都规规矩矩在房里等着相公回房休息,这不,都半夜三更了,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响动,开门一看,却见是婆母院子里的一个婆子慌慌张张地说小伯公出事了,媳妇心中一急,就立马赶了过来……”

  梁氏心中咒骂,狠狠挖了那余嬷嬷一眼,后者嘴巴已经被抹布塞住了,双手也被两个粗使婆子押住,脸色痛苦。

  她只是让人去看看梓箐那便的动静,这余嬷嬷办事一向让人放心。

  也全靠梓箐的感知敏锐,听到门外有外人进来的响动,立马出声,将余嬷嬷吓了一跳才闹出了动静…

  梁氏发作不得,只能连连安慰梓箐,说霆恩遭心思歹毒奸人陷害,让她回去等消息之类的话。

  梓箐哪里肯依,一边高声喊着“相公”一边挣脱梁氏以及一众仆妇就往书房方向奔去,直接将雷霆恩和那小厮重叠的情景抓了个现行!

  梓箐“啊——”的一声大叫,身体一歪,一下子就晕倒了……

  其实她还可以选择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过那样太耗费心神了,不如直接晕倒来的爽快,反正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了。

  梁氏捶胸顿足,连忙让人将梓箐送回房间。

  至于雷霆额这边,雷府的贺大夫直摇头叹息…挺的太久,血脉瘀滞,坏死了…

  梁氏还想问能不能治好。

  贺大夫说:“必须尽快切除,否则性命不保!”

  梁氏差点就晕了过去,不过她也挺坚强的,最后一咬牙——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