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80章 自己证明自己
  梓箐捡起地上沾满鲜血灰尘的长针,阴骛地看着跪了一地磕头求饶的众仆妇。

  早知此时何必当初。

  梓箐从袖袋中摸出两粒药丸给雨馨雨荷喂下,有强心固元的功效,也可暂时缓解身上的疼痛,激发人体潜能。

  两人被这些仆妇凌虐这般凄惨,心中早就窝着一肚子怨愤,不发泄出来迟早会变成心结毒瘤。

  梓箐将针递给她们,说:“是宽容大度地饶过她们?还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发泄出来?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们,自己做决定。”

  俩丫头手里拽着长针…看着上面血污斑斑,都是自己身上的血啊。刚才她们就是用这针,沾了辣椒水凶悍地往自己身上戳的,那般的痛苦和绝望。

  “雨馨姑娘,雨荷姑娘…都是贱妇不懂事,求求你们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求求你们了,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就是就是,是我们的一时鬼迷心窍,求你们绕过贱妇,以后当牛做马但凭吩咐……”

  “我们都是…都是低贱的粗使婆子,心胸窄气量小,两位姑娘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们这些低贱之人一般见识,放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不然就跟我们一样了…”

  众人在看到梓箐只手挡飞棍棒时,就觉得不妥,此时梓箐抱手挡在门口,她们便知已逃无可逃,尽皆跪在地上朝雨馨雨荷两人磕头如捣蒜般,屋子里只听得咚咚咚的磕头声以及破锣嘶哑的哭号声。

  这些人也真是奴性深厚,不一会就将额头磕出个大包来,还浑然不觉地继续磕头,直弄得头破血流,满脸血污,好不凄惨狼狈的样子。

  雨馨雨荷两人拽着长针的手都在颤抖,的确,刚才如果不是主子来的及时的话,她们不知道还要被这些凶恶的婆子折磨成什么样子呢,可是现在看着她们这般磕头求饶的狼狈低声下气的样子,如果自己现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与她们这些低贱阴狠歹毒的老虔婆又有何异?

  心,禁不住开始轻颤动摇起来。

  梓箐冷漠地看着这一切,有些人,即便有了血的教训,也会因为性格的软弱而“好了伤疤忘了疼”。

  别人一句“你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澳门赌博网站:那又与坏人何异”就将本想酣畅淋漓报复的心念断绝了,可是潜意识中的不甘和愤怒却不得发泄,最后只会痛苦了自己,弄个不好还会让自己钻牛角尖。某天一旦兜不住发泄了出来,那铺天盖地的流言瞬间就能将其心防击垮!

  所以,做人当干脆爽快才是,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凭什么你吐我一脸口水我还你笑脸才算美德,而回一巴掌就算失德?

  梓箐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仆妇,这些人生就一张尖刻凶吝的脸,又岂会因为你这一时的“善良”而对你心怀感激?做梦吧。看来这两个丫头教训还不够深刻,索性就让她们自个去好生体会体会。

  她正这般想着,哪知这些仆妇见两丫头犹豫的当口,猛地暴起,将雨馨雨荷扑倒在地,骑坐而上,伸手夺过长针,劈头盖脸地往两人身上胡乱地戳去,一边戳一边咒骂……

  场面登时反转。

  雨馨雨荷登时发出凄厉的惨叫,用双臂其抵挡,哪里当的住这些凶神恶煞的仆妇,分分钟就败下阵来。

  梓箐走到两人脑袋后,凉凉的声音穿过无数嘈杂纷乱的叫骂声惨叫声,直刺两人耳膜,“你们说,你们这般无用,善恶不分是非不明,没有丁点魄力和勇气,留在我身边又有何用?!”

  俩丫头顿觉如醍醐灌顶,啊地大叫一声,也不管那针和指甲了,胡乱抓着什么,嘴巴便狠狠咬了上去……

  一时间整个柴房里混战作一团,血肉横飞。

  与其说是梓箐的激将法让俩丫头终于迈出人性软弱这一道坎,还不如说她们真的被这些仆妇折磨到极限产生的反抗。

  再加之刚才梓箐给两人喂的药丸,此时正好发挥出疯狂的作用。

  ……五六个仆妇被两丫头彻底撂倒在地上,浑身血污,辨不清面目,已是奄奄一息,不死下半生也是不能自理的结局。

  梓箐领着俩丫头回自己院子,叫来两个小丫头给她们梳洗辅药喂食,这一场家变风波以梓箐绝对强悍的武力值扭转乾坤,彻底的,让她在雷家站稳了脚跟。

  梓箐感叹,这宅斗也是个气力活啊,没点武力值,纯粹就被这些恶奴给生吞活剥了呀。

  现在想来,其实原主那般柔弱,看似好欺,应该是她对自己的处境早有预知,以她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改变现状。所以,柔弱是她的保护色也是她的一种生存之道。

  只可惜她并没有如其他女人那般最后熬成婆,熬出头。

  家变风波就像一场风吹过这座庭院深深的大宅,了无痕迹。

  回门之事自然有人去打理,梓箐只需要每天修炼,炼药,日子过的无比逍遥。

  她压根就把雷霆恩已经回府这件事事情抛诸脑后。

  他自诩高傲不肯低头,以为不跟女人同房就能要挟拿捏住女人一样。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不管是在家庭还是社会中都有绝对的特权,他们有无数种方式去发泄过剩荷尔蒙,比如在府中随便逮个看得过眼的丫鬟侍婢脱了裤子就能干上,事后一碗避子汤就能搞定;比如外面到处都有妓馆画舫,是官府都承认的男人消遣之所,****是一件非常光明正大的名正言顺的事情,给点银子就能姑娘任你点,花样任你玩。

  至于女人,她们生理需求唯一能发泄的途径便是自己的丈夫,绝大多数的大户人家都要与其他众多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你不能去逛窑子,那不是“正经”女人去的地方,有伤风化;你更不能找其他男人,那更是伤风败德,女人通奸一旦发现不仅名誉扫地,什么浸猪笼啊,钉门板之类,若是不小心还怀上了,那就更是一场好戏,等你挺了七八个月大的肚子然后绑到石碾子上,碾成一张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