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9章 下死手
  雷霆恩终究在对视中败下阵来,梓箐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母子两只能指着梓箐后背干瞪眼,你你你,言不成句,兀自咒怨。

  好一会,一些缓过劲的奴才挣扎着爬向梁氏,乞求原谅,请求为他们做主。

  “老夫人,老夫人…刚才是二拐子先动的手。”

  “老夫人,不关我的事,有人在背后使阴招,我我…”

  众人相护指责推诿,最后莫衷一是。

  梁氏见这些人尽皆不同程度伤残,都是被棍棒或者指甲牙齿抓药所伤,也就是说他们自个儿内斗伤的。她们都是她专门挑选出来的有名手段狠辣之人,平时整人都是一套一套的,个个人精儿似的,怎会自相残杀呢?想着刚才那女人从这般混乱的黑暗中施施然走出的样子,心中禁不住一阵后怕。

  此时听的这些奴才七嘴八舌地推卸责任,更觉心中烦躁不已,呵斥道:“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以后休要在我面前出现……”

  众人心中一顿,莫非这老太婆利用了他们就不管他们了吗?这怎么行?他们可都是听了她的话才变成这样的啊……

  “老夫人,刚才乌漆麻黑的…”

  “是啊老夫人,奴才们也是听老夫人所言,老夫人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梁氏蓦地一顿,眼中寒光闪过,“你们谁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谁也别想好活!”

  众人惊惧当场,互相搀扶着离开,以这伤势,以后很难不留下个啥后遗症。

  “娘——”

  梁氏无比爱怜地用橘子皮一样的手抓抚摸儿子光洁的面庞,心中哀叹,本想为儿子娶一个温柔贤良淑德的女子,来照顾儿子、伺候儿子、供儿子使唤、并为雷家传宗接代、光耀门楣什么的,没想却娶了一个母夜叉回来…她顿觉心中无比愧疚,老泪纵横地说道:“儿啊,都是娘对不起你…这,这个女人,不简单…”

  “娘,是…儿子不懂事,让娘担心了。”母子两抱着哭作一团,好不煽情。

  “娘,那…三日后的回门?”雷霆恩心中有一团火,憋闷着,发作不得。可是刚才梓箐那一通话却让他有了一种心灵的震撼,破天荒的为母亲考虑、为整个家族的未来考虑了。

  沉默良久,梁氏冷冷的声音传来:“回,便如了她愿又如何!她就是一头蛟龙,也折腾不出雷家这碗水!”

  明的暗的招术用尽,阳的阴的手段使完,他们非但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而让他们自己落下口实。

  ……梓箐回到院子没有看到雨馨雨荷,心中有不好预感,正要寻找,却见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神情慌张地在院门外徘徊,梓箐问:“我的两个丫头呢?”

  大丫鬟情急之下竟是连话都说不利索,“柴,柴——”

  梓箐撇下对方,不顾形象拔腿便朝柴房跑去。如果不是怕暴露自己仙术和武技,她会使用轻功或者御空术…不过想来他们在没有真正将自己搬到之前,最多也就是将俩丫头抓去折磨一通,没有性命之忧。

  等梓箐赶到柴房的时候,听的里面传来的叫骂喝斥声,混杂着两个丫头的惨叫以及临死不屈的那种桀骜劲,真是好不热闹啊。

  两个守门房的婆子倚在门框上咧着黄牙,透过柴门缝看里面几个仆妇折磨两个水嫩嫩的丫头,一边辱骂一边叫好,梓箐到了她们近前,蓦地转身,吓的啊地叫出声,身子像面条一样瘫软在地上。

  梓箐砰地一声将门踢开,一手拎着一个仆妇丢在屋中。

  顿时屋中所有人一愣,两个丫头狼狈地匍匐在地上,头发蓬乱,汗水,灰尘以及血迹混成一片…气息奄奄,此时看到梓箐,死灰般的眼睛里顿时闪烁着希冀的光芒,“少夫人,少夫人——”

  梓箐心中冷如寒冰。她早知道内宅后宫那些整人的招术,可是此番亲眼所见,仍旧让她感觉无比心寒。

  有道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是偏偏却是女人整女人最狠!

  她最讨厌便是这种女人了,在男人面前矫揉造作,可是面对同为女人,便将对方视为对手视为敌人。比如正室与小妾,表面上要维护自己宽容大度的样子,对小妾姐姐妹妹地叫着,可是背地里什么手段最阴狠歹毒就用什么,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端的是可恶!

  梓箐脸阴沉的能拧出水来,她将两软趴趴地仆妇扔在地上后,脚向后一勾一蹬,复有将门给关上,“哐当”一声,众人身体惊吓的瑟缩着纷纷戒备着后退。

  梓箐将俩丫头身上的绳索解开,极其轻柔地搀扶在旁边角落里歇下……尽管她的动作已经非常轻柔了,两人仍旧禁不住一阵阵倒吸凉气。梓箐下意识撩开一点一脚,全是一个个小红点,身上几乎都被那些歹毒的婆子用沾了辣椒水的针戳遍了!梓箐感觉到她们竭力压制着自己不痛呼出声,是怕她担心吗?

  梓箐觉得这次是自己托大了……

  “啊,小心——”就在梓箐正想安抚两人,却见雨馨突然噌地窜起来以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一下子护在梓箐背上,同时传来嘭的一声棍棒与骨头亲密接触的钝响。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刚才雨馨见一个仆妇抡着棍子从后面偷袭,情急中暴起挡在梓箐背后…

  不过此时梓箐那里舍得在让两丫头帮自己挡刀呢,这一棍子若是打实了,少不得让雨馨脑袋开花。

  梓箐反手扬起胳膊护在雨馨脑后,嘭的一声钝响,震得那仆妇虎口裂开,棍子脱手飞出。

  梓箐都没叫痛,她反倒是“啊——”地一声怪叫,“鬼啊——”

  梓箐将紧闭着眼一幅视死如归的雨馨放在地上,顺手捡起地上的棍子,劈头盖脸就朝那尖利声音打去。

  由尖叫变成惨叫,听起来果真舒服多了。

  她最讨厌这些仆妇,欺软怕硬,奴大欺主,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更甚者往主子的吃食中吐口水,掺shi尿,记得她刚到雷府,就抓了个现行。

  梓箐也是个狠人,既然你敢往饭食里吐口水掺shi尿,索性她再帮着加点佐料,让丫头随手从恭桶里舀了一碗,硬生生给那仆妇灌了下去……

  所以梓箐得罪这些人算是得罪的彻底,她们现在才会这般下死手的要把她和她的丫头往死里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