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6章 暴风雨降至
  梁氏连忙去捂儿子的嘴,紧张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叫道:“…哎哟我的儿啊,你快别这么说,现在府中都是那贱人的耳目。为娘听说她的嫡长姐现在又深得九皇子宠爱,而且现在时局动荡,以后犹未可知…有些话千万不可乱说啊。你回来了就好,你才是真正的伯公继承者,你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你是她的夫,你是她的天,量她也不敢对你怎样……”

  “若是不听话,直接拿休书压她,连门都没回的媳妇就被丈夫休了,落谁耳朵里都会认为这个媳妇德行有亏。就连夏候府也会嫌恶她,看她怎么得瑟!”梁氏神情狠戾。

  姜还是老的辣,梁氏早就筹谋好,等儿子回来就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媳妇上纲上线。

  雷霆恩深觉有理。

  两人遣散了周围仆从,关上门,开始窃窃私语密谋起来。

  好一会,雷霆恩打开门,将嬷嬷和大丫鬟叫了进去。一通吩咐。

  嬷嬷心中又是担忧又是叹息,她跟大丫鬟递个眼色。虽说新妇的确太张扬了些,可是……细究起来也并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看老夫人和公子这番样子,恐怕是要出大事了。

  恰时,梁氏悄无声息地站在两人身后,阴恻恻地说道:“这件事若是谁走漏了风声,老身要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两人身体具是一凌,她们太清楚老夫人的手段了,以一个继室身份在伯公府站稳脚跟不说,最后还将大公子排了出去,让自己儿子继承了伯公之位,其手段可见一斑。

  两人连忙低头应诺离去。

  ……

  这厢,梓箐从修炼中出来,顺便跟两个丫鬟聊了两句,便准备到后院去练一练武术。武术需要形意结合,只有越加修炼才能越熟悉越能做到意随心动…唔,澳门赌博网站:也能增加本体的武术熟练度,提高技能等级。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在院门外喊道:“…老夫人请少夫人过院叙话……”

  雨馨雨荷两人相视一眼,心中不由得发紧,其中一个应道:“好,晓得了,马上就来。”

  雨馨对梓箐说道“此时老夫人请少夫人过去叙话……”简短一句话,便道出其中玄机。

  首先小伯公回来了没有让人通传少夫人,去老夫人院子那么久,现在才叫少夫人过去,任谁也知道来者不善。

  俩丫头无比担忧地看着梓箐。

  梓箐淡淡嗯了一声,“知道了。”而后抬步就朝院门走去。

  雨馨雨荷连忙跟上去,“少夫人…您,那个…”

  梓箐顿足回头问:“还有事?”

  雨馨也顾不得许多了,直言:“少夫人,小伯公从当初两月余才回府,此番不回院子偏偏去了老夫人那里…”

  梓箐见对方急躁的口不择言,归家儿子第一件事就是跟父母问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知道对方是真担心自己,便柔柔的笑道:“你们且放心,没事的。我是这个家名正言顺的主子,谁也不能把我怎样。你们以后也要记住,不管是谁,在什么地方,一定不能自乱了阵脚。”

  两人忙不迭的胡乱点头,又摇头,“哦,不,少夫人…要不我我去把李憨子叫来吧…”

  梓箐摇摇头,“不用,这点小事难不倒你们的主子。你们放心在院子里待着就行,对了,今天晚饭吃什么?等会回来可不要饿着你们主子了。”调侃一声,毅然转身而去。

  以她丰富的“人生经历”,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梁氏和她儿子能想出的招术,一是写休书,不仅给她难看也让夏候府难堪,不过眼下他们不能也不敢这么做。因为夏华现在正得嬴铭的宠爱,他们怎敢在夏候府如此风光鼎盛之时打脸?他这个雷伯公府还要不要撑下去了?

  二是纠集一帮被她得罪的那些仆妇小厮,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嗯,第二种情况比较实在。

  梓箐现在是随便你哪招,她都不虚。写休书的话,正合适,女主虽然有三从四德,可是还有一种情况可以“**”,便是被休,可以回娘家也可以不回娘家…只不过大多数女人都觉得,被夫家休弃后,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外面更加受人欺凌,都会选择回娘家跟着哥嫂一起,然后受哥嫂排遣…不过梓箐现在完全不担心这个,她唯一想要的便是自由,自己掌控自己人生命运的自由!她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去单过。

  至于第二种情况,她就更加不屑了。想打么,自己有强大武力值作为自己坚实后盾。

  雨馨跟雨荷吩咐一声,紧跟着梓箐脚步而去。虽然以前少夫人不管是给老夫人请安,还是老夫人召去叙话,梓箐都是独自一人前去,不让她们跟着,可是这次事情太过仓促紧急,她必须跟着一起去,若是他们使出啥阴招,自己好歹也能帮主子抗一下……

  梓箐感觉到身后人跟来,嘴角笑意逐渐扩大。石头都能捂热,何况人心呢,她这几个月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

  来到老夫人的房外,丫鬟就进去禀报。

  片刻,丫鬟出来,双手叠放身前,低头,说道:“老夫人请少夫人进去说话。”

  梓箐嗯了一声,抬步就走,雨馨紧步跟上。丫鬟拦下雨馨,“雨馨姐姐,请在门外等候……”

  雨馨甩开对方的手,“我跟着自己主子,何时轮到你一个丫头来对我指指点点?”

  梓箐柔和的声音传来,“馨儿,就在外面候着。”

  雨馨眼里面上仅是担忧之色,可是主子发话了,她最后只重重嗯了一声,张口欲言又止,却是用眼神传递着自己的忠诚。

  等梓箐甫一进门,丫鬟就连忙将门关上。

  雨馨拉着丫鬟的手臂,压低声音怒斥,“你要干什么…”

  丫鬟被雨馨突如其来动作吓了一跳,身体瑟缩一下,有些慌乱地应道:“…是是老夫人吩吩咐的…”

  雨馨眼睛逼视着对方:“说,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你们要对少夫人干什么?”

  “雨馨姐姐,我我只是一个下人,求你不要为难我…是是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