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5章 将“宅斗”扼杀在摇篮中
  梓箐轻笑:“呵,你们跟了我那么多年了,也应该看的出来,这就是个人善人欺马善人骑的世界。想当初在夏候府,我身为庶女,偏偏母亲还是一个很得宠爱的小妾,我和母亲便是处处仰嫡母长姐鼻息而谨小慎微地生活着,可是结果又怎样呢?我还不是被那些人算计一通,最后差点死掉。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就会明白,这个世上就没啥大不了的事情,都死过一回的人还有什么怕的?!”

  俩丫头偏着脑袋,不明白主子这话何意。

  梓箐点了点两人额头,“那就是没什么好怕的啊,管的他们母子两是关门嘘寒问暖还是密谋,难道他们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雨馨说道:“…少夫人,公子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人…被,李憨子挡在了门外。”

  李憨子就是那个守门大汉,曾经在镖行干过,是梓箐专门招来的。这次竟然能完全将梓箐的“政策”贯彻下去,可见这人心性魄力还有忠诚度都很不错。

  梓箐眉梢轻抬,“嗯,憨子这次做的不错。”

  “可是…公子说那是他的贴身小厮,还说要找李憨子算账。要不要……”神情中难言焦急之色。

  梓箐心思通透,嘴角弯弯,“你实在担心的话就去给他传个口信,就说少夫人说的,就是要坚持自己的原则,他做的很对。”

  雨馨嗯了一声。

  梓箐突然叹口气说道:“你们以为那雷霆恩从新婚为什么两个多月都不回家都不见见他这个有失德行的妻子?因为有人早就把我在府中的情况透露给他了。试想,作为一个那么自大自负的伯公府公子,却娶了一个被污了身子的庶女…还没成亲就被戴上绿帽子,光是想想就让人心塞啊。”

  嗯,也是啊…她们甚至觉得,貌似姑爷这两个多月的任性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来便觉得不妥,呃不对,这话听着怎么恁地别扭啊。自己怎么能这么想自家主子呢,都是被那些贱人害的。

  这些话在夏府中是绝对的秘辛,谁也不能说,可是此时被梓箐这样懒散调侃地说出来,心中感觉一阵阵辛酸…

  梓箐突然话锋一转,“可是,不管是因为家庭利益还是政治利益联姻,既然结婚了,便是一种对彼此的承诺,责任和义务。对我就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至少应该问问我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德性有亏还是真的被人陷害。可是他竟然连问都没问一句,便随便信了外人之言,不顾我一个新妇该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婆家立足,就在外面花天酒地…他不配成为丈夫。”

  “夫为天,刚健有为,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能成为妻子可以依靠的港湾;付为地,宽厚大度,包容仁爱,谦逊合顺,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给予妻子宽厚包容和保护。可是他呢?他没有刚健有为自强不息,没有撑起这个家;他也没有包容人爱谦逊和顺…所以他没资格成为我夏青的丈夫!”

  俩丫头被梓箐这一通夫为天夫为地的说话弄的一愣一愣的,给她们稚嫩的心灵极大的震撼。原来“夫为天地”是这样的说道,完全不是那些人口中说的以丈夫为天,为丈夫是从嘛…

  梓箐狡黠一笑:“至于雷霆恩,他随随便便就想带一个人进来…唔,不用看我都能猜道,那个人肯定是一个女人。这就更要不得了……”她可不想到时候如原主那般跟一群女人在后宅勾心斗角争风吃醋。虽说有正室身份,可是人家压根儿就不在乎你,不尊重你,端着正室的架子只不过更加显得自己不堪而已。

  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就不应该让其进门,将“宅斗”扼杀在摇篮中!

  雨馨有些不解,“可是…外界不是传言公子好…还有他他自己也说了是带的一个贴身小厮吗?”

  梓箐点点对方额头,“男人的话你都相信啊?好男风?……”她想说这个世上真正同志的人很少,大多都是披着同志的外衣,其实是通吃。

  “如果说男人去外面寻花问柳是一件陶冶情操的高雅之事,可是这把外面的野花野草带回家可就要不得了。这不仅是不给我这个妻子应该有的知晓权的尊重,就连他妈也被藐视了,还有那个被他带来的女子,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走,啧啧…你们想想,若是你们,你们愿意随便跟一个男人走吗?”

  两人连连摇头。

  梓箐说:“这就对了,我也不会答应的,谁想要迎娶你们,也必须给我三媒六娉才行,哪能那么随随便便的呢…”

  梓箐一拍手,“所以,我们是堂堂伯公府,怎么能让那样的女人进门呢?”

  两人连连点头,深觉有理。啧啧,不着痕迹地就将后宅争风吃醋的苗头扼杀在摇篮中了,高,实在是高。不由得对这个曾经娇柔的若不惊风的三小姐刮目相看,心中也暗自庆幸,就为了刚才那一句“三媒六娉”,她们就觉得自己当初没有押错庄!

  ……

  雷霆恩人还没进院子,怒气咻咻的声音便传到老夫人耳朵:“……娘,娘,家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些奴才全部都换了?一条看门狗竟然也敢管主子的事情了?”

  老夫人郁积多日的委屈和愤怒终于找到宣泄口一样,不等儿子进门便汲着鞋子急急的迎了出来,看见雷霆恩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一下子扑进对方怀里,双手紧紧抓住对方双臂,痛哭着喊道:“我的儿啊,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我们这个家都要被那个贱人闹翻天了啊,天哪,我那么辛苦支撑着这个家,这下全被那个贱人折腾光了,这让为娘以后有何脸面去见你爹啊……”

  雷霆恩刚刚在大门被一个守门壮汉排了一道,此刻又听母亲如此痛哭流涕,心中顿时对那个低贱的破鞋妻子深恶痛绝,“…夏青,我跟你势不两立,我雷霆恩不稀罕侯府撑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