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4章 闲人免进
  还没过门就被戴上绿帽子,雷霆恩觉得看一眼那有失德行的“破鞋”都恶心,于是直接选择第二种方式:冷落,直接将她凉在那里。

  他直接以极其嫌恶的方式让那个女人独守空房,想必府中那些一个个人精样的奴才自然就会给她那个“少夫人”脸色看。而且以他对母亲的了解,也肯定也会给那贱人穿小鞋的…啧啧,真是男人对付女人的兵不血刃的最高境界啊。

  到时候她就会哭着跪着求他回去,求他跟她圆房,求他看在夏候府的面子跟她回门…女人只有得到男人的“宠爱”和认可,才能在婆家真正站稳脚跟,才能在回门时获得“风光”,才能免去娘家的担忧……真是一手好算盘呢。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事情的发展竟然超出自己预先构想。

  他刚回到雷府大门前,就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一样了。一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雷管家连忙上前,“…这是我们家公子…”

  大汉狐疑的在雷管家和雷霆恩脸上来回扫了两圈,应了声,让两人进去,却跨步上前,猿臂一伸,将落后一步的小鱼儿挡住。

  “你不能进去。”

  雷霆恩折身怒道:“你敢!他是我的贴身小厮,没点眼力界的狗奴才,给我起开!”

  大汉指着后面的清瘦青年,“他是谁?”他紧接着补充道:“根据府内人员详情,二公子贴身小厮姓余名真,男,年16,身体瘦削,面容清秀……”

  被指着的小厮感觉浑身被扒光赤果果呈现对方眼前一样,下意识往雷霆恩身后缩了缩身体。

  雷霆恩吼道:“我说谁是我的贴身小厮谁就是,怎轮到一个狗奴才在这里唧唧歪歪,给起开——”

  大汉如一座塔一样站在原地岿然不动,瓮声瓮气地说道:“夫人有令,闲杂人等休得进府,即便要进也要通报了老夫人或者夫人,是否有拜帖,并登记在册,姓甚名谁,什么时候进府,什么时候出府……”

  “够了,他是我的贴身小厮,你给我让开,再不不识好歹休怪我不客气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你滚蛋?!”雷霆恩吼道。

  大汉弓腰拱手,应道:“这是小的职责所在,夫人说了,令行禁止,上不正下必歪……”

  “夫人夫人?知不知道这是雷府?我,我才是伯公爵位继承人,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不等雷霆恩咆哮完,大汉便朗声应道:“公子,这是职责所在,即便你要卸了小的职位,可是现在小的仍旧是雷府的护院头领。来人,将这个不知姓甚名谁的人给我请出去。”

  大汉粗壮的手臂朝旁边一招,从两边跑来四个护院,冲上前,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架起小鱼儿就直接倒退着拖到大门外,本想直接丢到街道上的,突然发觉手感有些不一样,顿了一下,两个护院将对方轻轻放在地上,任其捶胸顿足。

  小鱼儿大叫:“放开我,放开我…公子救我,公子……”

  哐当,高高的朱漆大门轰然关上。

  雷霆恩脸上肌肉抽搐,狠狠盯着大汉,差点就把人家脸上肉挖下来一坨来了。

  雷管家想必也在这守门大汉手上吃过亏,他更明白现在府中局势。如果是以前老夫人掌家的话,他们这些家奴就是半个主子,所有人看他们都带着恭敬和谄媚。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个新妇当家,所有人全部换了。特别是家丁护院,全部都是那新妇自己去找的,直接听命于她,就连老夫人要遣人出去采买,也必须具实做好登记。还半点不能跟这些人较劲…

  着实窝囊啊,只可惜现在那少夫人掌握了府中内外护院家丁小厮,谁要是不听,就直接把家法搬出来,轻则挨一通板子,重则直接被遣出府。如今,以前府内的“老人”都被那少夫人弄走了不少,想他们这些把自己一生一家都系于主子的家奴,被遣了户籍,到外面单过,该如何营生呢?所以曾经高傲和风光不可一世的大管家如今也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不过现在小伯公回来了,量那个女人也翻不起大浪,于是才会在旁边煽风点火,将雷霆恩的愤怒无限激发…

  ……雨馨飞快地跑近院子,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激动还是惊恐,正要说,见雨荷在院中的花圃里修建枝叶,连忙压低了声音,“小伯公回来了……”

  雨荷顿了顿,下意识回头看了看书房方向。

  梓箐定下规矩,她如果在书房里的话,不管天大的事,谁也不能随便打扰。

  两人面上难掩焦急之色。先前她们心里盼着小伯公能回来,毕竟同为女人,她们觉得自己主子新婚就被凉在那里独守空房,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幸的事情,还被底下那些奴才说三道四。虽说现在没人敢当着主子面唧唧歪歪,可是…她们心中也跟着难受啊。

  眼看着就要到三个月的回门之期,如果姑爷再不回家,不跟着主子一起回门的话,这让以后主子在夏候府家如何抬起头啊。还有三姨娘……

  两人见书房门扉迟迟未开,几次想上去敲门,最后顿住。梓箐留在她们心中的威信已然根深蒂固。

  ……梓箐修炼完毕,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神清气爽。

  久等的雨馨雨荷连忙进入房间,一边帮梓箐端茶倒水,一边无不紧张地说:“少夫人,一个时辰前小伯公回来了,去了老夫人院子……”

  梓箐哦了一声,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那个啥小伯公回不回来,她现在的最高奋斗目标便是成为一个年轻的寡妇。

  雨馨见主子处变不惊,一点不以为意的样子,不由得替她着急。踯躅片刻,欲言又止。

  梓箐笑:“有话直说便是。”

  雨馨:“少夫人,公子到老夫人院中都一个多时辰了…会不会…”

  梓箐道:“儿子回家首先就跟双亲问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啥好说道的?”

  “那个…可是…他回来时怒气冲冲,而且先前老夫人也也……”扬言要好好整治她这个不孝媳妇,这次婆母和丈夫联手,恐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