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2章 天打雷劈
  梁氏终于痛诉完梓箐的十恶不赦的罪行,忤逆,以下犯上,恬不知耻,不守妇德…诸如此类。因为太激动了,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颤颤巍巍地站在那里,摇摇欲坠的样子。斜眼歪嘴的吊睛三角眼狠狠瞪着梓箐,胸口剧烈起伏,像扇风箱一样,刚才那一通叫骂着实把她给累着了。

  嬷嬷直给她揉背。一边安抚,莫要生气了,若是气出个啥好歹来,公子可怎么办啊。

  任谁见一个小辈,还是刚进门的小媳妇却将自己的婆母大人气成这副样子,先不问来龙去脉,早已给梓箐扣上不孝忤逆的帽子了。有道是:退一万步,即便长辈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人家也是长辈啊,不对的姑且听着,也不能把人家老人家气成这样啊……

  梓箐等对方慢慢缓过气,这才慢悠悠起身,走到她面前,平静地说道:“婆母当初以继室身份进入雷家,受到各方压力肯定不小,那些旁支旁系趁机来横插一脚,你为了掌握家宅大权不得不将那些人维护好了。可是这并非长久之计,他们太过贪婪无度,你即便将整个雷府给他们也不会觉得满足的。相信这个道理你早就知道,现在你处处嫌弃我处事欠妥,口口声声说我这个媳妇不行,可是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做好我为人媳的本份,我做到问心无愧,所以我并不会因为你说我不好,就要改变自己来迎合你。不管你说我忤逆不孝还是咒骂我天打雷劈,老天有眼,他自会明断是非!”

  梓箐是来讲道理的。

  “你你…”梁氏被梓箐说的哑口无言,可是心中仍旧堵着一团火无处发泄。

  梁氏抡起拐杖就朝梓箐当头砸去。梁氏此时看起来颤颤巍巍,可是她下了狠心的,力道着实不小。梓箐现在已经完全跟这个老太婆杠上了,即便她受住了对方这一通责打,也不可能再赢得对方好感,也不可能挽回自己“贤良孝媳”的名声了,所以她哪能站着这里白白让对方打了去,身形一动,脚下向后错开一步,便轻巧避开抡来的拐杖。

  如此,梁氏原本以为实打实会给这个忤逆媳妇一个教训的,不料拐杖落空,反倒让她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她趁机肩膀一扭挣脱嬷嬷和丫鬟的搀扶,扑倒在地,“老天啊,你开开眼吧,哪有媳妇对婆母这么说话的…你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呼天抢地,泼妇的又一杀手锏,还把老天给搬出来了。

  如果这样也算忤逆不孝,就要遭雷劈的话,那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埋儿奉母”才得行了。

  梓箐眉头微蹙,声音也冷了下来,“婆母心中应该有数才对,我夏青在雷府两个多月待你如何?衣食精细,晨昏定省,府中事情井井有条,商铺也开始盈利,一切都欣欣向荣,你若是再乱说话是会遭雷劈的……”

  “你你这个不孝媳,你敢咒骂婆母……”梁氏气的差点岔了气,手指着梓箐怒斥。

  呲——啪啦——

  晴空惊雷,在梁氏身旁炸响,将衣服都烧掉一个角,发出焦糊味道。

  所有人都蒙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有几个丫鬟婆子直接啊地喊叫出声,连忙去扑打被烧着的衣裳……

  梁氏神情呆滞,抬头看看天空,晴天丽日的,怎么突然就落下响雷了?她视线回到梓箐身上,带着惊恐的颤栗,嘴唇哆嗦地喃喃:“不,不不可能……”

  梓箐挥挥手,几位丫鬟回过神来,与嬷嬷一起将梁氏搀扶回去。

  看着一众离去,梓箐嘴角轻扬,这些人口口声声指天发誓,去诅咒别人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可是却从来就没看到老天真的惩罚过那些恶人。特别是那些自以为吃的盐比别人吃的米还多的老妪老头,动不动就那“老天爷会收拾你的”“你忤逆老人会遭天打雷劈”看似敬畏上苍,不过是虚伪的虔诚,老而有德才真正值得尊敬。

  送走这些人,几个丫鬟自动将院子拾掇洒扫,关了院门。

  梓箐回到自己的书房…开始静坐修炼起来。她在这里每修炼一刻,就会为本体仙术的能量积累增加一份,虽然相比庞大的需求,这点增加的着实微不足道,但是这样会让她感到充实而没有虚度。

  修炼完毕,雨馨雨荷敲门送来饭菜,趁着这当口,她们将这段时间雷府所有支出项目的账册抱了过来。

  梓箐一目十行,飞快地翻过,心中便有数了。

  除了那些旁支旁系支出,另一部分最大的开销便是雷霆恩。

  他每个月几乎都要从库中支走几百两银子,有时达到两三千两。梁氏对她这个儿子也着实太宠溺了,如此败家,竟没有丝毫规劝。

  罢了,过去的梓箐懒得去整理,她已经放出话去,所有商铺中的收入支出必须经过她的同意才行,否则所有损失都必须他们自己担着。

  其实梓箐掌家只拿回了账册,房契地契都还在老夫人手里拽着,不过这一两个月商铺的盈利却是她自己拿着,并且已经在一步步的重新买房置地…重新置办产业。

  ……

  房间里传来“啪啪”的鞭笞声以及带着稚气痛呼的童音,雷管家站着门外双手紧握着,来回踱步,脸上焦急而尴尬,他对旁边的青年公子说:“玉公子,劳烦您进去告知我家公子一声…老老夫人…急召他回去,家家里出大大事了…”

  玉公子是威远公幼子,人如其名,长的面如冠玉,青丝披撒脑后,从两鬓挑两缕发丝于脑后以白色丝带束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长袍,带着慵懒而颓废的气息。

  “他现在正在兴头上,我可不敢进去打扰,否则他会恨上我的……”斜倚门框上,拿折扇在虎口上敲击着,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雷管家差点就给对方下跪了,哭着恳求:“玉公子,求求你了…实在十万火急,老奴给您跪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