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70章 清理门户
  梓箐嘴角微扬,视线从这些人头上扫过,强大的记忆能力顷刻间就将这些人的嘴脸与记忆中的场景对上号了。

  呵,一个个的水蛭,前世原主性子软糯好欺,加上丈夫又那般不争气,婆母又是个目光短浅的,没权没势没钱没人关心没人保护……关键是自己还没点自保的武力,所以最后才弄得被这些人榨干了自己嫁妆,凄惨收场。

  这一世,他们还想来来占这份便宜?

  做梦!

  “……真是太不懂事了,哪有大家闺秀的丁点风度?这才刚嫁到婆家呢,就又是掌家又是刷人,完全不把自己婆母丈夫放眼里,简直是大逆不道!”

  “就是,我说雷夏氏,你要是还知道点廉耻就赶快把家主大权交给婆母,免得被人戳你的脊梁骨……”梓箐差点噗嗤一口笑出来“雷夏氏”,哦对了,女子嫁人后便没有自己的名字了,而是在自己的姓氏前冠以夫家的姓,比如夫家姓雷,自己姓夏,所以就叫雷夏氏……

  “少跟她那么多废话,总之这次我们来就是要把该分给我们那一份银子给我们。这可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分家不分户,这祖产中也有我们的一份,一个新妇一来就要掌握家宅大权,一点也不知羞臊……”

  “就是,把我们的那一份给我们……”众人齐齐附和。

  顿时整个院子里挤挤挨挨吵吵嚷嚷一片。

  梓箐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神情冷淡地看着这一群恬不知耻的水蛭,对旁边雨馨雨荷吩咐:“去,把雷府所有小厮护院和粗使婆子都给我叫来,我要清理门户!”

  两个丫头这段时间跟着梓箐在雷府立威,也算是见识了自家小姐的雷霆手段,虽然与她们记忆中那个软糯性子的小姐有些…不同,她们自动理解为小姐受过一次重创所以性情大变。不过,她们打心眼里更喜欢跟着这样的有手段有担当的主子。

  此时她们见雷家旁系这么多人,乌泱泱一院子,围着闹事,头皮都有些发麻,正不知所措时,主子给她们下了一道命令。两人顿觉精神一振,朗声应诺“是,少夫人!”

  两人径直从挤挤挨挨的人群中穿过,所到,迫于那个高高站在台阶上的绝美女子的威慑,已经两个丫头狐假虎威的凌厉气度,人们都下意识地朝旁边避让,让出一条直通向院门的空间。

  等两个丫头走出院门,人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诘问梓箐。

  另一厢,梁氏正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忍不住问旁边的嬷嬷:“不知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那个小贱蹄子有没有说交出家宅大权?哎,那些填不满的混账也真是糟心……”

  嬷嬷是梁氏的陪嫁丫鬟,嫁过一次人,后来丈夫吃喝嫖赌败空了身子,在一次嫖j时死在女人肚皮上了,留下几个儿女,她又回到老夫人身边服侍,将儿女拉扯大,现在都在雷府做事。大概是经历过人生几多不幸和艰辛,相对来说性子更恬静一些,思考也更理性,在原主前世,没有欺负她折辱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仆役中,嬷嬷算是一个。

  嬷嬷当然知道主子所指,也跟着叹口气,顿了顿,说道:“老夫人,老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梁氏抓着对方的手,拍了拍,“大姐子你快别说这话,你我从几岁开始就作伴,几十年了,就只有你一直不离不弃陪在我身边,比那些亲姐妹还要亲啊。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便是了。”

  嬷嬷顿了顿,说:“其实…老夫人,你看现在院子里是不是比以前更清爽了?那些奴才也更勤快了,院子拾掇的更干净了?饭菜也更可口了……那夏氏虽说性子…的确是乖吝了些,可是…她每天都来晨昏定省,让厨房熬参汤燕窝粥……”

  梁氏身体在轻轻颤抖,斜眼挖了嬷嬷一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嬷嬷连忙收口,心中却叹息。

  梁氏怒道:“她一个新妇,凭什么一来就将我雷家搅个天翻地覆?晨昏定省?她每天只是在院子里站一会便走,哪有一点媳妇对婆母的恭敬和诚意?那些参汤燕窝,本来就是我雷家的,我想吃什么就吃,凭什么要她来指手画脚?感情我能吃自己家的东西都还要感激她了?……”

  嬷嬷身体一颤,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可怜都五十来岁的人了,说跪就跪,声音颤抖着急切地说道:“老夫人息怒,都是奴才多嘴,奴才该死……”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慌慌张张地闯进来,“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梁氏正在气头上,将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杵,呵斥道:“没规没矩的成何体统!”

  丫头身体一凌,躬身垂首匍匐着跪了下去,伏在地上急切地说道:“老老夫人…少少夫人让让人把那些亲戚赶走了……”

  “什么?赶走?”梁氏身体摇晃一下,嬷嬷眼疾手快噌地站起身将其扶着坐到太师椅上。

  嬷嬷侧头对丫鬟说:“有什么事慢慢说。”

  丫鬟:“刚刚才…那些叔公婶子前去找少夫人,他们让少夫人把欠他们的银子补上,说雷府祖产有一半都是他们的,最后还说要把这个…雷府也要分了才行,不能让一支嫡系占尽好处……”

  梁氏身体颤抖的更厉害,眼睛都瞪直了,嘴里直叨叨:“这些白眼狼啊,这些年他们从祖屋这里拿走的银钱财务还少吗?现在竟然还想把整个宅子都分了……”

  丫鬟整个身体都伏在地上,“…后来少夫人就就把府里的小厮护院全部招了去,将,将那些人全部赶出了院子……”

  梁氏感觉自己心情就像坐了过山车般,刚才还以为那几百个亲戚要把自己房子拆了,此时却听说又是那个新妇占了上风…她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气愤,气新妇简直是太没有尊卑了。

  梁氏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直愣愣地就往屋外冲,嬷嬷和丫鬟连忙上去搀扶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