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68章 手段——
  新婚之夜最忌讳新娘子一个人独守空房,觉得那样的话女人一生都不会幸福。

  然并卵,对于根本不需要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而言,空房什么的真的无所谓。

  有句话说的好,生育子女应该不仅仅是因为世俗的需要而繁衍,而是因为这个世界足够美好,是让自己孩子来享受这个世界才生育的。

  所以,除了繁衍和性,男人给予女人的还有什么?繁衍只会把女人更加牢牢地锁困在后宅那方巴掌大的圈子里,只知道女人跟女人斗,觉得某个男人对你多看了一眼,对她又冷语相向便觉得多么自豪一样…寸长目光,身处其中其乐无穷,可是对于已经见识过了更加广阔世界的人而言,这样的人生是何其悲哀。

  总之一句话,梓箐不想跟夏华去争九皇子嬴铭的宠爱争夺皇后之位,但是她也不想去枉费心机将雷霆恩这根“弯”的扳“直”。

  她现在做到了自己的本份,所以,她现在最想要的便是成为一个名正言顺的寡妇!

  梓箐除掉盖头那一刻,便正式以雷府少夫人自居了。

  那些新妇在婆家之所以自觉矮了一等,被人揉捏欺负,便是因为别人没有拿她当“自家人”,而她自己也没把自己当作这个家的“主人”。

  管的你说什么“这是雷家,不是你夏家”“你一个新妇有啥好蹦跶的”“不知羞臊……”我自岿然。

  雷家要给梓箐来一个下马威,梓箐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对于雷霆恩没有回新房睡觉根本就不以为意,自个与丫鬟们吃喝洗漱收拾一通便休息了。

  第二天是新妇敬公婆的媳妇茶。

  梓箐在床上静静躺了一宿,修炼一宿,按照往常时间起床,在雨馨服侍下梳妆完毕。而雨荷则去厨房弄吃食。

  左等右等都不见雨荷回来,梓箐又遣了雨馨前去看看。

  又过去将近小半个时辰,澳门赌博网站:梓箐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整了整衣裳,看来她要在婆家吃这第一顿早饭也是不容易的呀。

  不出所料,两个丫头都被厨房里的几个嬷嬷方难住了,竟然让她们去帮着挑水扫院子…而指使她们的竟是昨晚上想要给梓箐立规矩的。

  两人见了梓箐,委屈的眼泪花花的。她们当然想反抗啊,可是这里好几个粗使婆子和丫鬟小厮,不让她们出这个院子…

  梓箐大喝一声:“都给我跪下,一个个狗奴才真是反了天了,非但没有做到自己本份,竟然连主子的命令都敢违抗,留你们何用!来人啊,给我将这几个奴才以家法处置!”

  哼——

  伴随着拐杖重重杵地的声音,一声冷哼从身后传来,“哼,这才刚刚嫁进我们雷府呢,竟然就要给我们立规矩了?!”

  老夫人梁氏在两个大丫鬟的搀扶下走进院子,她原本是要等着喝媳妇茶的时候再好好给这个“不懂事”的新媳妇上一课,她让丫鬟已经找好借口身体不适躺在床上,想把新妇在堂屋里凉一晾的,不料人家压根就没去堂屋敬茶,而是到厨房给雷府的下人们立规矩来了。

  女人奋斗一辈子,媳妇熬成婆,最享受的可不就是成为婆婆的那一天么。就可以将自己当媳妇的艰辛苦楚再加倍地加诸在媳妇身上以获得慰籍和成就感。可是她还没享受到呢,这个媳妇反倒是一来就要架空自己家主婆的地位,这还怎么得了?!

  梓箐侧过身向梁氏行了屈膝礼,“婆母,这几个奴才着实嚣张的很。现在辰时已过,竟然连主子的早饭都没有备好,还留着他们何用,应当家法处置然后遣出府去!”

  咚——

  “哼,放肆——”梁氏用吊睛三角眼恶狠狠盯着梓箐,“这个家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难道你娘没有教你为人媳为人妻的本份吗?”

  梓箐站直了身体,神情淡漠地扫视一圈,“我是你们雷家三媒六娉八台大轿迎娶进门的雷家少夫人,便是这个家的主子,主子对奴才做法不当不合理地方进行批评教育,难道这也有错吗?为人媳的本份便是帮助婆母主持中馈,让老人颐养天年。为人妻的本份便是支撑家宅,给丈夫一个稳固的后方。”

  “没想到婆母现在不仅不责问这些奴才为何玩忽职守嚣张跋扈,反而诘问媳妇谁做主。如此也好,我宣布从现在开始,雷家上下一切都是我夏青做主,明天上午各房管事都必须将所管账册一并交与我处,若有不从者,便直接视为不听从主子命令,从名册上除名!”

  “你你,你——”梁氏登时气的身体发抖,手指着梓箐,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梓箐视线轻飘飘地从梁氏身上扫过,“一个个像木头人杵着干什么?没看到老夫人身体不适需要回房好生休养吗?”

  “夏青,你休得张狂,这是雷府,可不是你姓夏的地盘。你凭什么一来就……”

  梓箐目光锐利地瞥向许婆子,喝令,“掌嘴,真是犯贱,给了你一次又一次机会,竟是如此不知悔改,乱嚼舌根子,给我剪了她舌头,拔掉牙齿,以儆效尤!”

  众人愣了一下,就连雨馨雨荷也神情惊惧地看着梓箐。

  梓箐冷哼一声,没人动,自己来!

  身形一动,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伸手扣住许婆子下颚,强迫仰头,刀锋在嘴里搅动一通,顿时血沫子从嘴角喷涌而出。而后反手提起刀背,当当当,将一口糟牙敲掉。

  扬手一推,许婆子肥硕的身躯踉跄向后数步,跌坐在地,发出呜呜的痛苦嚎叫。

  梓箐就像是看到原主曾经在那个偏僻的破败院子里,被这些奴才折辱的场景。从身体深处传来一阵舒爽和愉悦之感,其实原主也想要报复和反抗,只可惜她身就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随便两个丫鬟都能制住她。

  可见男人欣赏的“弱柳扶风”并不是真正的“美”,一切都依靠男人,看男人脸色吃饭行事,终究不可靠滴,终究要靠自己的实力才会获得真正的踏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