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66章 记忆和梦
  雨馨急急的闯进门来,神情慌张,“三三娘,大小姐来了……”

  主仆经过几个月的磨合,她们发现经历过“折辱”的夏青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多愁善感的顾影自怜的人,只要完成了自己分内之事,所有一切都非常的随和自由。所以她们在这个小院中也完全不用拘束了自己的性子。

  梓箐淡淡哦了一声,嘴角便不由得浮上了一抹笑意。

  大户人家注重长幼之分,必先长姐先出嫁,幼妹才能出嫁。还有三天便是夏华与嬴铭的大喜日子,没想到这般紧要关头还有闲心来看她?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按捺不住想来看自己的笑话的吧。

  自从原主“出事”后,金氏便格外“开恩”,免去夏青晨昏定省的劳顿,让其好生休养。梓箐也乐的省事,这几个月下来,她愣是一次也没有踏足金氏的院子,而金氏厌恶卫氏,也从心底憎恶夏青,不去她眼前晃悠更好,眼不见为净。

  夏华的院子与金氏的一墙之隔,所以到现在为止,梓箐还没有正式见过夏华。不过从原主的记忆中却不难将这个女人勾勒出来。

  姿容也算绝色,可是眉宇间多了一份清雅高冷,也就是嫡长姐的气质。典型的女主范儿。

  在原主原本幸福的那段人生中凭仗绝色姿容而让自己卑微庶女身份的大逆转。可是夏华却觉得是夏青夺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原本身为侯府嫡长姐应该所有人都附和她围绕着她转的,偏偏这些人都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把她这何等重要的人物给凉到一边了,才让她最后那般凄惨收场。所以等她拥有记忆重活一世时,便发誓要为自己谋一个最最荣宠的人生,将那些曾经没把她这个嫡长姐“放眼里”的目光短浅之辈狠狠踩在脚下,特别是那个抢了她男人和极致尊崇的皇后之位的女人!

  所以,她只是略施手段便让那贱人再也无缘嫁入九王府!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夏华雀跃的心情里又有一种莫名的忐忑,曾经以为只是恍惚间的一个梦境,却在现实中一一证实,可当她觉得自己有感知未来事情的神通时,一切又似是而非起来。

  她感觉自己除了上一世被那贱人踩着自己攀上皇后宝座的记忆外,恍然又多了一层记忆,就好像自己现在走的路,说的话都曾经发生过一样,比如她只是微微用点伎俩便让那个女人背上糟污名声,比如她与九皇子订亲,最后一番运筹之下竟破天荒登上皇位,而且她依稀记得在记忆的最后,她成为这世上最尊崇的皇后……

  可是,现在貌似有些什么又不一样了…记忆中那个女人应该哭闹不休,被整个侯府的人厌恶,然后看着她像狗一样匍匐在自己脚下,乞求自己收了她当自己的陪嫁…

  ——这些记忆中都没有发生。所以她实在按捺不住特意过来看看。

  夏华表面上依旧一副端庄娴雅的样子,高贵而冷艳,端着手,身后跟着两个丫头两个嬷嬷。

  远远的,一个身形纤巧婀娜的绝色女子印入眼帘,让她呼吸不由一滞,在梅朵的提醒下才抬步上前。

  “三娘?”夏华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不对劲,太不对劲了。记忆中的她应该是憔悴狼狈的,哦对了,还有……下意识的,她目光移向对方额头。

  那里光洁白皙,没有一丝丝瑕疵。

  怎怎么会这样?

  “三娘见过长姐,不知长姐现在百忙之中到这小院中,可有什么指教?”梓箐虚虚的行了一礼,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夏华一向都是以高冷著称,也就是表现的很端庄的样子,走路从来都是挺胸昂头,看人只是微微搭下眼皮,说好听点就是不怒自威,不好听,这小小年纪就生的一张面瘫脸。

  夏华说道:“听娘亲说三娘下月就是与雷公子大喜日子,姐妹一场,特意过来看看可有什么需用?”

  “一切安好,不劳费心。倒是长姐嫁入王府,一切为水落石出都是有可为,长姐才需要好好谋划一番才是。”梓箐声音平静,落在旁人听来不过是姐妹间拈酸吃醋,可是在夏华听来却惊得一身冷汗,她死死盯着梓箐,可是对方神情平静,清澈的眼眸如一汪幽潭。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嘛。”夏华冷哼,赤果果地将梓箐上下来回扫视一圈“不过你现在再如何费尽心机想当我的陪嫁也不行了,水落石出也与你无关,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讨得未来婆婆和丈夫欢心,听说他们家可是对你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啊。”

  梓箐啧啧有声“看不出长姐是这般性急的人儿呢,还没有过门呢,这就开始想着怎样讨好丈夫了…别急,长姐肯定会比三娘更先知道怎么去讨好丈夫的。”

  夏华被梓箐噎的小脸涨红,狠狠盯了梓箐一眼,哼了一声,拂袖离去。身后几个丫鬟婆子也狠狠挖了梓箐一眼,连带着也用怨毒的眼神盯了雨馨雨荷。

  夏华在返回自己小院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与嬴铭在后山幽会的场景。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九皇子会刻意要求让夏青成为她的陪嫁,竟是大国师张谦说夏候府出了一颗佑星,得之便能得到天大机缘。而后夏华便利用自己对“未来”的先知,说出几件即将发生的事。

  那嬴铭回去后发现事情果真一一应验,澳门赌博网站:于是便果断只迎娶她…

  所以当梓箐揶揄她要“讨好夫君”的话时,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她现在能嫁给九皇子,何尝不是他们互相“利用”的结果?

  她看中他的皇子身份,以及后来历史发展,他会当上皇帝。

  不自觉中,夏华将手中丝绢都快揉烂了,在跨入院门那一刻,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挥手,梅朵连忙凑了上去,夏华附身低语几句。

  梅朵眼睛蓦地睁大,旋即露出刚毅之色,嗯嗯的点头,而后便折身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