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62章 暗流涌动
  梓箐话里还有一层意思,她从不稀罕别人给她许诺的东西。

  不管再好再诱人,都是别人施舍的,别人任何时候任何借口都可以收回去。

  “你是夏候府的什么人?”那人神情中多了一份凝重,顿了顿补充一句:“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切莫自恃与众不同便要兴风作浪。”

  梓箐心中一凌,好有那些狗血剧情中男主范儿啊,只可惜自己不是女主。在抬眸间,梓箐已经将原主一生所经历的人和事的记忆全部捋了一遍,竟没有眼前这人的丝毫信息。

  不过根据眼下所处时间地点形势,她也能猜出七七八八:绝不是夏候府的人,应该是皇帝或者太子…皇子派来监视夏候府的人。

  大周帝国经历三代国君励精图治,现在一片大好江山,所谓荣定必衰。大周国强大而邻邦紧接诚服称臣,老皇帝年轻时叱咤果决,可是到老了,听信方士之言,一心寻求那长生不老之药,偏偏又舍不得王位,不肯传为给太子。

  所以现在虽然任命了大皇子为太子,可是因为老皇帝年老昏聩仍没有传为之意,国君之位久久悬而未决,反倒让其他诸位皇子有了野心,蠢蠢欲动。

  莫说是生在帝王家,他们天生就有登上金銮宝殿端坐龙椅命运的人会按捺不住;就连那些普通人,做梦也在做那皇帝老儿的美梦,锦衣权势和三宫六院的美人儿…

  所以这大皇子一见那些兄弟都觊觎着自己的太子之位…然后被人一撺掇,一急,想,父皇老眼昏聩,朝廷局势动荡,不如来个快刀斩乱麻,来个逼宫。哪成想这正好落入别人的圈套。逼宫不成,反被抓个现行,直接剥去太子称号,看在血脉亲情的份上饶了他一条性命,却是被贬往边塞,永生都不能回京都……

  而后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都因为这或那的事情被别人一一揭发,老皇帝怒了,真是些逆子,lz还没死呢,竟然就惦记上自己的皇位了。索性一气儿的将这些被参的皇子们贬的贬,禁的禁,最后却便宜了九皇子嬴铭。

  所以……眼前之人最后可能的便是太子赢嵚的人。他想事先观察京都中这些王侯将相之家究竟是个什么形势,然后再一一笼络。只可惜京都中的人事关系盘根错节,复杂至极,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他对其中任何一户做出什么举动,顷刻间就像神经脉络一样传遍整个京都,不传到老皇帝那才怪呢。

  思及此,梓箐心中一动,没想到现在宫中的局势就已经牵扯到京都的大户中了,暗流涌动reads;。她正愁对全局没有切入点呢,这自个就送上门来了。若是能保住太子的称号,以后又有那九皇子咩事?!

  梓箐嘴角轻扬,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有一点你说对了,或许我身上真有值得你利用的价值,不过前提是开诚布公。我不喜欢明明是利用还要装高深还要一幅施舍的样子,我不在乎被利用,就怕自己没有被利用的价值。若是有兴趣的话,三天后再见。”

  梓箐说完,折身干脆利落离去。

  别人都以自己被利用为耻,她竟像是一幅多么荣幸的样子。当然实际上在他们眼里,给别人说句话都应该是别人的荣幸。虽然不知道她身上究竟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但是就凭这份胆识和特立独行…还有她从夏候府中以翻墙越埂的方式出来,那极其隐秘的乔装改扮的痕迹,或许能骗过其他人却骗不了他鬼面愁。

  见梓箐纤巧的身影折身进入前方的巷道,那里再转过两到胡同就到了外面的街市。收回视线,身形一动,跃身而起,在层层重重的屋檐陡壁之间竟如履平地,衣袍猎猎之声犹在,却已不见了踪影。

  梓箐在胡同里略作逗留,直奔集市,她目的性很明确,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品无法吸引她半刻目光。唔,虽然体内有一个声音在跟她说身体的渴望,想在那些珠钗团扇的小摊前驻足停留,想看那街边杂耍……

  梓箐用意念轻轻安抚着原主身体中的残念:活该,亏得你两世为人,当闺阁小姐连外面天空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呃,这不是安抚好吧。

  梓箐直奔大药房,找掌柜买一本药典。在这个时代,书是最宝贵的东西,更何况这药典,更是一代代大夫师徒传承,哪会轻易示人。梓箐没办法,她说她要自己给自己抓药。

  主要是现在她额头上的伤好了却如原剧情中一样留下了疤痕,在原本光洁娇美的面容上显得格外醒目,让整张脸都变得面目狰狞。

  所以她现在急需为自己调配一点祛疤痕的美人膏。

  掌柜看面前这干瘦的小伙子一幅下人打扮,直接轰了出去。

  梓箐吃了闭门羹,没有气馁,更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折身去下一个药铺。这里生意十分冷清,梓箐说出自己的要求,自己抓药,钱多给一半。

  掌柜迟疑着,看在磕在柜台上清越作响的碎银子,点头同意了。

  梓箐虽然没有药典,但是她对药物药性药理了如指掌,一看一闻一摸一尝,便能分出什么药材,有什么功用。

  她在壁立的药柜前走了一圈,将每个抽屉全部抽出来,细细的看过里面的药材。

  而后,就在掌柜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梓箐已经开始动手抓药了。动作十分麻利,辗转腾挪间抽出抽屉随意抓了一把出来,用小秤一量,竟是毫厘不差。而那些药也正是她脑海中方子所需要的。

  不到半个时辰,柜台上便放了两大堆药材。梓箐想了想,又随手从抽屉里抓了几味其他药材放上面混淆视线。

  药房掌柜起先还觉得这个小青年是个闹事的,想着自己反正也没啥事,由着他,不料对方竟是出手不凡,只是按照药价计算了价格,意念仁善换的一段善缘。

  梓箐心思通透,也不逞强,在自己最窘迫之时给予的好意,她心怀感激,只待他日可以顺手为报。

  结账走人,而后用剩下的银子买了米面肉和蔬菜,装了一大背篓,也幸好是她现在与武技融合了的身子,放在以前,原主恐怕连背篓的绳子都提不起来。

  可见身强体壮是有很大好处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