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61章 主仆
  即便是那些所谓的女主,身边有无数出色男子围绕,也是因为她们头上顶着“主角”光环呀。而这光环则表示她们漂亮,气质,与众不同,以及有超越常人的见识、胆略、等等,更甚者是身怀天地异宝之类。

  试问,这样的人落到哪里不会成为人们争夺的焦点?如果那个男人遇到这样的女人还不想着好好抱紧大腿,那脑袋才是有病呢。

  所以,梓箐一点也不想去当这样的“女主”。

  这次,梓箐也一点没有去跟那夏华争夺九皇子的宠爱的心思。既然夏华那般气势汹汹的重生而来,为了谋划一个大局,要占据那皇后之位,她想要,那就让她自个折腾去,看她能用什么手段让别人对她一世倾心!

  梓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再强大起来,让所有人都对自己仰望,匍匐脚下,如此,自然就不会有人再敢恣意践踏了。

  ……一边散步,顺便将整个院子的格局扫入识海中。原主还真是个标准的闺阁小姐,在她的记忆中就只有自己闺房和外面院子那巴掌大的地方,走路都是低头含胸,每天端坐屋子里除了被教习嬷嬷教规矩便是让背《女则》学习女红。

  梓箐本来是要到其他院子看看的,不过每个院子都有门婆子守着,看见她这个被污了身子的三小姐过去,就斜眼歪嘴,鼻孔朝天。梓箐很识趣,自己现在身子骨弱,武技还没有完全与身体融合,不想跟这些婆子计较,折身便走。哪知趁着她转身之际十分刻意地朝她身后吐唾沫子,还阴阳怪气地嘀咕“……啧啧,还有脸出来丢人现眼哟,要是我直接找根草绳往脖子上一套,死了干净利索。”

  梓箐腾地转身,冲上去就掌了两耳光,清静的院中登时响起两声清脆的啪啪声,呵斥道:“你个狗奴才,本小姐大人大量不跟你多计较,你却当着我面搞那些龌龊小动作,我管你在我夏府当了几辈子的奴才了,别以为奴大可以欺主。我不稀罕你的忠诚与否,更加不屑你是否怨毒和报复,我只要你记住自己的本份!”

  桂婆子正是夏青院子里的看门婆子,因为嫡母有意无意放出那么一丢丢意思:这三小姐已经失宠了,过两个月就扫出侯府。

  所以整个侯府上上下下为了表达自己对侯爷夫人以及嫡长姐的忠诚,纷纷对夏青和卫氏落井下石。所以她才会那么嚣张reads;。若不是雨馨雨荷两人也纷纷倒戈,她们也会被孤立起来。

  梓箐最不屑这种没有自己立场的人,此时的墙头草,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望他日别人对你恩遇有加?

  雨馨雨花两人弄了一下午,累的脚不停歇,勉强将屋子收拾出来。而后去大厨房给梓箐端饭菜过来。

  一碗糙米饭,一盘糊黑的烂菜叶子,梓箐只顿了顿,便风卷残云般全部吃掉。

  在身体和食物可口精细之间比起来,她更在乎这幅身体能不能最快时间恢复。

  拜高踩低,梓箐曾经也做过宅斗宫斗的任务,早司空见惯。这些要不是是夏华金氏或者梅朵的明里暗里的授意,下人是绝不敢对主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所以,梓箐现在没有任何的筹码,她根本就会去跟对方对着干。

  有了一次就有两次,而且雨馨她们拿回来的饭菜越来越糟糕,甚至直接是残羹剩渣,就连雨馨雨花两人看着主子吃着这些食物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想要去找厨房那几个老妈子评理。

  梓箐淡笑,不管这两个丫头是真心还是假意替她打抱不平,只要心中还有这么一丝丝的怜悯,她就觉得她们心还没有黑透而略感欣慰。

  经过将近半个月的修养,梓箐身体恢复七七八八,武技也能与身体融会贯通,只是身体限制,力量和敏捷无法达到。

  梓箐本想让雨馨两人去帮自己购买一本药典回来,她主要是想将这里对药物的称呼与其药性对应起来而已。不过终究有些不放心。那夏华也是重生而来的,思虑肯定会更深一层,自己现在没有像原剧情中的夏青那般又哭又闹,已经有些反常,如果再那般标新立异的去看一些医书,肯定会让其起疑心。如果此时再对自己戒备并大加打压,以后想要翻身就更难了。

  毕竟身份放在那,嫡庶尊卑有别,若是对方真的不顾自己身份面子要对付她和卫氏,她此刻除了逃出夏府还真没有别的办法。可是这女人一旦离开“家”,那就是无根飘萍,没有人谁会承认你的存在。

  思及此,梓箐自己从府里找了一套下人穿的衣裳,将雨馨两人支去做事,自己则关上门,换了衣裳,乔装改扮一番,拿了原主以前积攒下来的银子,避开府里耳目,独自潜出侯府。

  京都中院府林立,中间间隔一条条的胡同。梓箐只是沿着大概方向往东城集市上翻墙越去。

  武技已经和身体完全融合了,奈何体质限制,翻了几个院墙,梓箐便感觉身体像散架一样,不得不靠在墙壁上缓缓。

  啪啪——

  轻轻的击掌声从斜上方传来,梓箐偏头看去,一个身着白色宽袍的男子懒懒地坐在墙埂上,背着阳光,将他身体轮廓镀上一层白晃晃的光晕,有些晃眼。

  梓箐察言观色,便知道这人不简单,想到自己刚才爬墙的样子,恐怕已经被对方尽收眼底了。却不知对方此时再击掌示意是何居心?

  梓箐瞥了一眼便回过头,等气喘匀了,站起身,整理好衣衫,拍掉尘土,神情淡然自若地朝街道走去。

  一声从喉咙里发出的笑声不轻不重地传入梓箐耳中,“没想到夏候府中竟有这般人才,留在这里岂不埋没了,跟我走,我许你一生荣华景绣前程。”

  梓箐脚步顿住,明人面前再装糊涂就是做作了,她蓦地转身迎向那个已然长身站立院墙上的高大人影,宽大袍服迎风猎猎,颇有几分飘逸之感。

  “我身上真有让你眼前一亮的独特魅力吗?不过你许的未必就是我想要的……”梓箐声音平静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