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44章 诛心
  梓箐心眼儿针尖大,再则从上次的任务经验来看,能够酣畅淋漓地宣泄原主的怨忿,对她以后提交任务所获得的奖励有非常大的帮助。(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所以当她得知现在雷明过的如此落魄,她也就放心了。

  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她假意拎了一篮子水果去看望看望。

  甫一推开门,一股腐烂的夹杂着排泄物的恶臭扑面而来。

  这是一间狭窄而阴暗的地下室,是这个城市中比下水道略好一些的出租屋。

  雷明咋一看到欧颖,顿时痛哭流涕,挣扎着就要从吱呀的木板床上下来,“阿颖,阿颖……我我好想你,我知道错了,这个世界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我们从新来过好不好……”

  梓箐眉眼弯弯,嘴角微微上扬,“瞧你说的啥话呢,若是让你老婆听到了还误会我们之间真有个啥呢。你现在是有妻室的人,是有妇之夫,你曾经背叛过我一次背叛过我们的婚姻,你的现在就是给你的报应啊。所以你再不要说这样的傻话了,也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我是看在我们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看在我们乖巧懂事的儿子的份上,特意来看看你的。”

  “阿颖,那个贱人自己赔偿款跑了,我现在……”

  梓箐声音轻柔却不容反驳地打断对方的话:“记住咯,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曾经背叛我背叛婚姻背叛家庭的报应哦,你还不懂得忏悔,看来报应并不足够啊……你放心,我会告诉我们的儿子,他的父亲是怎样一个背弃妻儿的人,相信他会以你为耻,绝不会像你一样的。”

  字字诛心啊。

  雷明在床上挣扎嚎叫,歪斜着眼睛死死瞪着梓箐,枯爪一样的手臂竭力向前抓去……

  可是梓箐已经灵巧退出那肮脏的狭窄的房间,只听屋内传来噗通的声音,以及一个嘶哑哀嚎声传来。

  梓箐仰头看着晴天丽日,长长舒了一口气,想到,他曾经那般对待原主,可是自己现在还给他送了一篮子水果,唔,这才是真正的以德报怨啊。

  梓箐感觉到从身体到灵魂都有一种飘飘然的轻松,她知道,自己肯定已经完成了任务,便打算返回主神空间。

  她打算回到家再脱离身体。

  她现在灵魂和精神力都非常强大,随时随地返回主神空间都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原主的魂魄要再次回到自己的身体中,却需要一个契合的过程,少则昏睡半天,重则大病一场。所以一般情况下她都会选择将身体放在更安全的地方才离开。

  不料梓箐刚回家,便看到门口站着三个人,欧家二老和欧晏。

  欧家二老神情黯然憔悴,而欧晏更是穿着宽大的衣裳,头发蓬乱地将整张脸都遮住了,微微抬头朝梓箐方向瞄了一眼又立马缩回头。

  见此情景,梓箐心中便咯噔一下,看来有些事终究到了最后临界点了。

  三年前,梓箐刚进入这个剧情世界的时候去过一次欧家,正好碰上欧晏和秦全两夫妻吵架。那秦全竟然当着妻子的父母姐妹辱骂殴打妻子,这就不仅仅是对方因为愤怒发泄这么简单了,而是纯粹不在乎你,所以也不在乎你的亲人。对于一个压根就没把你当人看或者说平等看待的人,不管你再怎样的委曲求全,换来的不过是对方的得寸进尺以及更加的狂妄和嚣张。

  当时梓箐就觉得秦全并非良人,那个狠劲,与雷明有过而无不及。

  所以在医院里,梓箐就问过欧晏,还想不想跟秦全过。到现在梓箐还记得欧晏的回答…

  所以从那以后,梓箐便再也不想插手娘家和欧晏的事情,就像是一个脓疮,就让它自己化脓然后破开。

  梓箐将三人让进屋子,倒水削好水果,这才慢慢开始说正事。

  欧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只眼睛完全睁不开,走路捂着肚子,还一蹶一拐的,看来这次打的也挺凶的。

  梓箐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便问欧家二老是怎么回事。

  还没开口,欧母就开始抹眼泪,说,这世道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两个女儿都遇人不淑……

  欧父便拍拍欧母肩膀,安抚一阵才开始说起大女儿欧晏和秦全的事情。

  和梓箐预料的一点没错:秦全在外面找女人,这件事几年前欧晏就知道,不过她和绝大多数女人想的都一样,只要他还顾着这个家,还没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反正别人都这么过了,自己不这样过还能怎样?于是便这样还带到公众场合,这把欧晏气哭了好几次。

  秦全说:要么离婚,让欧晏将这些年吃他的用他的统统吐出来。至于你说你在家里操持家务带孩子,也是无形的付出,人家根本就不管这些,反正所有钱都是我拿回家的,所以家里一切都是我的——这些话虽然在法律上完全站不稳脚跟,但是戳心,让人心寒啊。

  不离婚也行,那就让两个老东西把财产分给他们。

  家丑不可外扬,虽说离婚法院最多判欧晏净身出户,以前当作家装的那几十万装修钱以及欧晏偶尔从娘家借的钱都没有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他们其实最担心的还是怕秦全将这些事情嚷嚷出去,这让他们女儿以后如何见人啊。

  从古至今,被婆家嫌弃被丈夫赶出家门的女人,走到哪都是不被待见的。

  可是不离婚的话就要分割欧家二老的棺材本!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用欧家二老的话来说,澳门赌博网站:他们现在都六十来岁的人了,这些家产以后还不是给两个女儿的,他们是早就做了准备,死后就把财产一分为二……更让人心寒的是,看秦全那势头,完全将欧家当作冤大头了,若是这次应了他,以后再提出啥要求来又该拿什么来满足他?

  对于女儿,他们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们心疼女儿遇人不淑;也恨自己当时怎么没看清楚那人模狗样的真面目,害女儿跳进火坑;更伤心女儿明知道那个男人靠不住,他们劝她:算了,回娘家,只要爹妈有一口饭吃就不会饿着她。

  可是欧晏和欧颖一样,都是个死脑筋,要一条道走到黑…他们也怕劝的狠了,女儿一个想不开…

  哎,这些事也只有切肤之人才能体会其中辛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