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41章 终成【焚琴煮鹤填肚子和氏璧
  雷明神情悲痛,目光充满乞求,一幅感念至深,感动涕零的样子。

  梓箐心中却是冷如寒冰。

  呵,以前原主曾经无数次在他危困之时施予援手,即便是离婚后,他父母患病住院时还拿医药费并亲力亲为的去照顾。他便是这般动容的样子,说“真是患难见真情啊,还是你好……”

  就这么一句话,原主就觉得“哦,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们那么感激自己,便觉得无比成就感和满足感。

  可是当原主帮他们度过难关后,便恢复老样子,觉得所有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天底下从来就没有理所当然的给予或接受。就算是父母和子女之间,也是哺育和赡养的因果关系。

  他们凭什么只是享受原主的付出,还一幅天经地义的样子?好吧,享受也就罢了,反正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规定必须男人养女人养家庭,女人也可以支撑起一个家,但是好歹人家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的份上,不要那么冷漠,绝情和恬不知耻吧,至少也不要把原主辛苦赚的钱去养别的女人……

  现在还想用这幅样子来欺骗吗?真是太老套了。

  原本梓箐也很好奇那个让原主人生无比悲惨的女人究竟何方神圣,甚至以为是某个主神空间的玩家,亦或者重生者,穿越者之类。

  然而事实简单的让人心痛,那个小三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一个心胸狭隘,内心极度阴暗和充满了报复的普通女人。

  不过如此也能解释的通,只有这样低贱的人才会那般没有底线地纠缠一个有妇之夫。

  心胸狭隘且阴暗,原本她和原主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偏偏原主步步都比自己走的顺利潇洒。其她人过的好是因为人家出身好背景好,可是偏偏跟她一样命运的欧颖也比她过的好就让她心里极度不平衡了。再加上无数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彼此生活悬殊让她脆弱的小心灵彻底受伤了。

  对于这种见不得别人好的,没有任何原则的人,她就算是卑贱到尘埃里,梓箐也绝不允许它恣意在空气中飞舞,那就让她和那些尘土待在一起好了!

  所以梓箐将雷明引向她,也算作成全了他们这一对贱男女吧。

  ……雷明在梓箐这里没拿到钱,反倒被洗了一番脑,到顾艳那里被狠狠数落了一通才后悔不迭。

  不过现在小命受到威胁,转念一想,貌似那个女人说的也很有道理。

  顾艳现在的房子车子都是他给钱买的,这几年也买过不少东西,现在自己正面临困境,如果她是真爱自己的话,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于是便对顾艳说:“……艳艳,我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上次你让我写的那条子,澳门赌博网站:大黑他们现在翻脸不认人,竟然真是要我还钱,不然就…就要卸掉我的手脚。艳艳,这些年我也给过你不少东西,你就帮帮我,等度过这次难关,我们就结婚,我保证我以后会一心一意的对你。”

  说着去抓顾艳的肩膀,情绪激动,言辞急促地摇晃着。

  顾艳一听说他没拿到钱,反倒要自己拿钱帮他?这怎么可能?!

  她当初之所以勾搭上雷明,一是因为他很容易勾搭,二是想要报复欧颖。能够将别人自以为很幸福很美满的家庭肥皂泡戳破,在看着那个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抛弃被孝顺的公婆嫌弃,她的内心就充满了成就感。

  再则,顾艳又不是笨蛋,她深知,既然雷明能够那般无情地背叛对他那么好的欧颖,指不定以后也会背叛自己,所以,她只是跟雷明玩玩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跟这种渣男结婚。

  顾艳从没见过雷明这种歇斯底里的样子,一边挣扎一边安抚,“阿明哥哥,你冷静一点。这条子本来就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写的啊,你不是说那个女人爱你爱到骨子里了吗?没有你就活不下去吗?你说她肯定舍不得看到你被高利贷的人追债,肯定会拿钱给你的。你看,她现在开的美容店,每天都是些阔太太光顾,我听说每天都是数万的收入,指不定背着你藏了多少私房钱呢。那店铺本来也有你的一半,让她拿钱出来帮你应付难关更是天经地义。她不给你,她见死不救,就说明她根本就不爱你,不关心你。既然她都这么绝情了,你又何必还顾念曾经的情分呢,阿明哥哥,你就是太善良了,你不能事事都由着她啊……你瞧,上次我们不就是在家门口被她看到了,大庭广众之下就对我们那般羞辱。我倒是无所谓,我是心疼你啊。本来那些家产都有你一半的,结果全都让那个女人占尽了好处,还让你净身出户……”

  顾艳在那里啪哒啪哒地说着,声音柔和,偶尔带着一丝痛心疾首的感叹,声情并茂。

  如果是以前,雷明早就被她说动了。

  可是这次,每当雷明觉得顾艳说的很有道理的时候,意识深处就会冒出一个强烈的反对意念,就会不由自主地响起不合时宜的声音“雷明,这些年你可曾对家,对妻子对孩子做到一丁点的责任和义务?”

  两种截然相反的意念在识海中疯狂交战,脑袋里嘤嗡作响,他感觉无比的烦躁,抱着脑袋,歇斯底里地叫着,“不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顾艳哪里见过雷明这幅样子,顿时吓懵了,“我都是为了你好啊,是那个女人对不起你,是她独吞家产,你应该把自己那一份要回来……”

  “不要说了——”

  “啪——”一声清越的耳光响起。

  顾艳整个人都懵了,一手捂着脸,偏头看着雷明,眼中泪光闪闪,“你你竟然打我……”

  雷明此时处于极端疯狂的偏执状态,他就像是没听到顾艳的话一样,如铁钳的大手紧紧拽着对方的手臂,双目赤红,问:“你爱不爱我?爱不爱——”

  顾艳觉得很不对劲,一边挣扎,一边说:“你你把我弄疼了,你冷静一点,现在不是……”

  “你以前不是说让我跟那个女人离婚,然后跟你结婚吗?走,现在我们就去结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