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39章 哪里来的自信?
  “她?更是该死——”每次看到她那么风光无限地在自己面前照耀而过,她就想将她毁灭。【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其实所有一切只是因为偶尔一两次不经意擦身而过,看到别人风光而生的羡慕嫉妒恨。

  别人看到有人过的比自己好,或是羡慕,或是嫉妒,或是表面羡慕嫉妒,内心腹诽咒怨两句便过了,可是她却将这种不甘埋在心里,然后不断发酵膨胀,最后演变成夺人之爱,毁坏别人家庭的报复。

  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被她占了?读书的时候自己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她不过是中下游水平,进入社会,她随便在哪个公司很快就跟同事打成一片,而她却总是被各种排挤。她的前任丈夫曾经是她暗恋的对象,却不料最后和她结婚,那么疼爱她,即便最后出意外死了,还给她留下一大笔遗产。

  后来她再次结婚,也是家庭和睦,要子得子。而顾艳却是在读书的时候就耍了几个朋友,后被一个“大叔”包养,本以为那人虽然老了点也猥琐了点,但只要有钱就行了。不料竟是个空壳子,骗了她的身心后拍拍屁股走人,没办法,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去超市当清洁工,正当她自以为干着最低贱的保洁工作时,又看到那个女人带着女儿从自己面前昂首走过,推着手推车,悠闲而恣意地选购商品……她故作声色,以为她会注意到自己,不料也只是高傲地昂着头,目光轻轻从她身上扫过,竟是一点也没认出她。一种被忽视被藐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不甘心,为什么同是一样的生活境遇的人,她却每一步都过的比自己好?就从农村被占地说起,她们两家人只相隔了一条街道,欧颖娘家纳入规划,赔偿几百万,而她们家却什么都没有。一样的读书,她的成绩比欧颖还好些,可是最后欧颖和她竟然同在一家公司实习,她被分配到车间,欧颖却在办公室;婚姻家庭方面更不用说了,欧颖婚姻和顺,子女双全,而她却被骗,年逾三十还孑然一身……

  她和欧颖的人生就像是两条相邻的线,看似一样的轨迹,甚至还有无数次的交集,却有着迥然不同的人生。

  顾艳没想到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发现欧颖第二个丈夫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只稍稍用点手段便爬到自己床上。

  她很享受偷q的快感,每次跟雷明嘿咻的时候,她就会想:当那个女人得知自己那么信任和守护的家庭不过是将她当作工具和提款机时,她会是什么表情呢。当雷明源源不断地将家里的钱财送给她,甚至为了给她买房买车还将那个女人的房子和信用卡刷爆时,她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她其实早就想跟欧颖摊牌,想看她被背叛,被釜底抽薪的绝望;想看她努力挣了那么多年的财富,才发现自己只是给别的女人做了嫁衣的悲哀……

  只可惜雷明却是窝囊到了骨子里,他舍不得欧颖的钱,也舍不得对方对家庭和父母孩子的照顾,所以事情一直拖到前不久……

  那层窗户纸终于捅破了,当她看到那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快慰…可是仍旧让她感觉有些遗憾,因为那个女人仍旧没认出她来。

  ……雷明原本想再从那个傻戳戳的女人身上榨个几百万出来的,不料却把自己给陷了进去。

  他一边很欧颖太绝情了,明知道自己摊上高利贷,不还钱就要卸身上零件,却仍旧如此冷漠见死不救。

  他也恨黑老大那些人,当初可是说的好好的,他写个欠条,让他们去帮自己要钱,事成后平半分。没想到现在对方竟然咬着自己不放……简直是太没道义了。

  不过雷明转念一想,大黑说那些来找欧颖的混混当时根本就没把这借条拿给对方看,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他潜意识觉得,欧颖如果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绝不会看着他被****高利贷追杀而不管不顾的。正是因为带着这份自信,他才会揣着一张借条复印件,再次找上梓箐的。

  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城市,梓箐要开店赚钱养家,要照顾两个孩子,她有家,有规律的生活。所以别人只是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盯上她,这是无可避免的。

  看到雷明颓废的样子,和近乎想要拼命和背水一战的绝望,梓箐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不过看到对方拿出一张借条复印件,就要她给他几百万帮他还清高利贷时,她发觉自己仍旧太低估这货的自信了。

  梓箐忍不住再次将雷明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遍,如果说他生了一副好皮囊算是一点优势的话,可外面生的好皮相的男人大有人在。就像是有钱的男人不缺女人一样,有钱的女人同样不愁找不到男人。他究竟哪里来的信心,随便拿个啥玩意来自己就会给钱给他的?

  不过,梓箐转念一想,如果是换做原主的话,对方这般痛哭流涕,还真说不定会干出啥傻事来呢。想当初这个男人伤害她那么深,明知道他把她的房子信用卡都拿去养另一个女人了,明明都已经离了婚了,可是听到对方出了车祸,不还是屁颠屁颠的拿钱去医院缴手术费去照顾……

  雷明跪在梓箐面前,痛哭流涕。

  相比以前的下跪求饶多了几分真情实意,毕竟这次是真的威胁到他的小命了。

  雷明说:“……看在我们儿子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吧,这次我若是拿不出钱来,我我就死定了……”

  梓箐淡漠地哦了一声,“然后呢。”

  雷明有些懵,“然后?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被那些人…杀死吗?以后,你你怎么跟我们的儿子说,说是你见死不救才害死了他的亲生父亲的?”

  梓箐冷笑:“且不说你还欠我八十万,如果一年内不偿还,法院就会强制执行。这字条是我们离婚后你自己写下的,我根本没有义务帮你承担任何债务。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你随随便便在外面写个字条就笃定我会给你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