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38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雷明气愤不过,梗着脖子愤愤然吼道:“黑老大,当初不是说好的吗,这些钱你们自己去那个女人那里收,她看到这字条肯定会拿钱出来的,是你们自己没本事……”

  咚——

  一拳擂了过去,将雷明打的四仰八叉倒在地上。

  大黑手指着雷明,“我管你那么多,这是你自己签下的借条,你还想在我面前耍赖不成?!还有我兄弟的医药费没找你算账呢…你若拿不出钱来,就让……你的女人来补偿。”

  他朝旁边屋招了招手,两个穿着t恤的吊儿郎当的男子揪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阿明哥哥,救救我——”顾艳娇弱的抽噎地呼喊。

  雷明心中一紧,从当初看见她第一眼,就被她身上那股柔弱中带着坚韧的气质所吸引了,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在水乳交融中“深得人心”,在不知不觉中,他甘愿为她付出。虽然跟那个欧颖离婚并不在他的计划之类,却一点也不后悔。

  想着那个女人当着所有人的面那么折辱她,可是她说自己一点也不怪那个女人,反而很自责,说:如果早知道自己的介入会给他们带来那么多伤害的话,她宁愿自己一个人独自享受孤独,偷偷的默默的喜欢他爱着他就行了……

  他当时就感动的一塌糊涂,于是便通过关系找到大黑,想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恰时顾艳很是悲伤的提道:现在欧颖开的美容店日进斗金,原本里面都有雷明一半股份的,都是她连累到了雷明…雷明正好将这句话听了进去,心讨,是啊,现在那女人美容店生意红火,而且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开的,所以里面的利益理应有自己一份。只可惜现在离婚协议已经签了,而且自己有把柄在她手上,想要翻案恐怕有些难。不过却可以找她要钱…

  于是雷明跟大黑等人协定:待事成之后,这欠条上的金额他们双方各一半。

  大黑等人做事心狠手辣,而且普通人根本就不敢跟他们这些地头蛇斗。毕竟平头百姓都是拖家带口的,

  若是被惦记上了,恐怕以后一家人都会不得安生。再则,这个地方从上到下各层关系错综复杂,法制,法律制约的只是平头百姓。真出了事,首先便是给无权无钱无势的人扣上一顶帽子再说。又怎敢得罪了这些人?

  即便那些有天大冤屈的,若想得到公平,等你耗尽家产,费尽一生去上访去告状,最后勉强给你一个说法,却也能让你感激涕零,然后被媒体大肆宣扬,xx用了xx年时间终于翻案,云云……

  所以,识时务者都懂得如何在这样的制度的夹缝下生存,是绝对不会跟****白道上的人生了争执,即便有,也会尽可能去找各种关系并花钱消灾。

  闲话休繁,且说这一次雷明听信顾艳的话,再则以前也跟大黑等人打过交道,觉得自己不就是随便写个欠条嘛,就能得到几百万。怎知大黑的人不仅没从梓箐那里得到好处,反倒把自己一众兄弟折腾进医院里,成了伤残人士,一时半合儿死不了,后续医药费就成了天文数字。

  原本想将梓箐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料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事情若是成了,皆大欢喜。可现在情况是,不仅没成,还把自己陷了进去。于是乎不管以前是不是曾经称兄道弟过,是不是还一起去嗐皮过,总之这次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就没那么多的江湖道义。也不管当初是不是大家设下的局写的这个条子,总之现在是白纸黑字,板上钉钉,必须还钱!

  雷明整个人也有些懵,看着欠条上的金额:五百万。的确是他当时亲手写下的。

  天哪,他现在离婚,整个人可谓净身出户,爹妈还在医院里拨开眼睛就要钱,没钱就不给开药…他就等着从欧颖那里弄点钱来周转周转呢,不料却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听着顾艳娇娇弱弱的声音,脑海中灵光一闪。当初不正是她说,只需要写一张欠条,如果那个女人心里真的有他的话,肯定就会拿钱的……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他心讨,莫非那个女人没看到这张字条?思及此,雷明问大黑:“你们到底有没有把这张条子给那个女人看?”

  他这句话问的突兀,大黑又气又好笑,他想不明白,对于一个已经离了婚的女人,对方即便是再笨,哦不对,即便是再爱你,也不可能随便看见你写的一张欠条就屁颠屁颠拿钱出来吧?不过仍旧具实回道:“我们兄弟当时去找那个女人的时候,还没等拿这条子出来,她就直接将店门关上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感觉周围有人埋伏暗算他们,于是就乱战起来…说起来真是邪门的很……”最后这句话在喉咙里咕哝。

  雷明不由得感觉精神一振,是了,肯定是那个女人没看到字条才会弄成这样子的。

  他抬头看向顾艳,顿了顿,说道:“…我现在就去找她。”便要抓起借条去要钱,他就不信那个女人会看着自己见死不救,铁石心肠!

  不料大黑比他快了一步,借条落在他手中,旁边一个小弟递上来一张复印件。

  雷明嘴唇嗫嚅一阵,一把抓过复印件,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顾艳朝雷明的背影伤心的哭泣,待对方身影彻底消失后。

  大黑一挥手,两混混立马放开顾艳。

  大黑冷笑一声:“我真是不明白,那个怂货对你言听计从,你竟会给他挖一个大坑?”

  顾艳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变得凌厉而冷漠,一脚踢开对方踩在凳子上的脚,将凳子拉出来一点,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冷声道:“这是他欠我的。”

  大黑眉梢一挑,却是不等对方坐下去,便一把拽着对方手腕往自己怀中一带,顾艳顺势就坐到了大黑怀里。

  大黑搭下眼皮看着怀中的人儿,轻佻地在对方耳背上吹风,“那个女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