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37章 钱,拳
  梓箐折身拉上卷帘门后,便站在路边大声吆喝,有强盗在自己店里打砸,杀人咯,抢东西咯……

  不过一会便聚拢了一圈的人。【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梓箐当着所有人的面,拨打了报警电话。

  这里离片警只有三四分钟路程,转过两个街口就到。

  不过却是等了十多分钟后,警笛声才悠悠的呼啸而来。

  梓箐心中冷笑,来的可真是及时啊。如果是平常,这十多分钟时间已经足够这些混混打砸完毕逃之夭夭了。

  不过这次他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站在门口,对从警车上跳下来的两个警察说道:“……j同志,有一群人突然冲进我店里,把我的客人赶跑,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胡乱打砸,我已经将他们关在里面了。”

  “关在里面?你有什么权利把别人随意关押?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梓箐愕然,说:“我没有囚禁任何人,这是我的店铺,我只是把门关上而已。现在有人竟然在我店里恣意打砸,严重威胁到我人身财产安全,所以才会打电话报警,希望j同志能为民除害。”

  两人倒是没料到这个女人如此难缠。先前接到报警电话就准备出警,没料头儿说缓一下。

  他们立马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那一批跟他们有着扯不清关系的****的人在做事,所以他们只需要晚一点去,如此,对方既把事情搞定了,而他们也出了警,别人也不能说他们什么。

  “说那么多废话,把门打开。”

  梓箐说:“我不敢,那些人手里拿着砍刀棍棒,我怕他们伤到我。”

  这边闹腾起来,再次成为这条平静街道上的一抹风景。于是又有人开始闲言碎语了,啧啧,这个女人铁定就是犯了煞星,你瞧,她来这里才多久啊,连着出了好几档子事了……

  领头的朝旁边j努努嘴,后者将拎包往腋窝下一夹,梓箐将钥匙丢给他。

  待走近卷帘门一看,乖乖,上面赫然出现几个凹凸不平的引子,还有一条条从里面砍的刀印子,差点就将卷帘门砍穿了。

  心中打突,将门哗啦啦一声拉了起来…

  顿时一股浓烈的刺鼻的血腥味直窜脑门。

  眼前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领头感觉身体都有些颤抖,连忙拿出紧急备用的通话机,朝里面请求支援。

  不到两三分钟,一溜烟的警车救护车呼啸而来。

  梓箐挑眉,来的好快。

  一共七个人,都在在局子里挂过号的,后来因为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最后成为这个地区另一股力量的存在。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全…栽在这里了!

  三个重伤,四个伤势也不容乐观,这个平静的片区突然发生如此大案,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他们身上的刀伤棍棒伤口,都是同伴手里的凶器造成的。

  没有那个女人的指纹,就连那些桌子椅子上都没有…

  很简单,梓箐一直都是戴了橡胶手套工作的。

  新来的副局目光晦暗不明地盯着梓箐,良久,没有从这个女人脸上看出丝毫破绽。

  不过如此恶性刑事案件发生在她的店铺里,所以也要跟着回去接受调查。

  梓箐当下反驳,自己跟这些人素昧平生,无缘无故到自己店里来打砸,已经严重威胁到她的人身财产安全。她只是以自卫本能把店门关上然后请求j支援,凭什么要去接受调查?难道这些人来扰乱来打砸我的铺子,我要给他们开着门,等他们打砸够了就可以逃之夭夭?

  她要求给她一个说法,并且让这些人赔偿她店内一切损失,以及精神损失!

  而且,她是不会去接受调查,她要请律师!

  这大半年时间梓箐也没有白过,每天都跟那些非富即贵的女人打交道,也认识了很多人。

  这些事交给律师去办就好,她不想跟那些人纠缠不清。

  有道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事情明摆着,可是他们去硬要把自己栓一块,恐怕到时候等他们一番做作后,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所以此刻是万万不能对方让她走就走的。

  果真,这些人一听梓箐竟然敢违抗,立马给她扣了一个扰乱治安妨碍j办事帽子。

  朝旁边几个新j努努嘴,就要来强的。

  梓箐大叫:“哟呵,原来j竟是和那些强盗流氓是一伙的?这些人突然闯入我的店里搞打砸,我打电话报警,结果你们竟是要来抓我的?我何错之有?在我请的律师到来之前,我是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被你们抓去的。否则就是你们罔顾法纪,公私不分……”

  这一下阵势闹大了,人们大多是看热闹的。好在先前被吓走的几个老顾客叫了一泼人来,为梓箐涨势不少。

  j只得罢手。

  这就是一个人情的社会,万幸,梓箐在这段时间还认识了不少人,最后兜兜转转,事情就那么不了了之。

  ……

  梓箐手上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这是她请四五家私家侦探查出来的。

  里面有上次来她店里打砸的人员名单,包括他们的家庭住址,兴趣爱好等等。

  都是无业有名,挂在一家保安公司名下,平常就是个人当打手,到处吆吆喝喝。不过他们还真做了不少事情,比如搬迁,有些不听话的钉子户,就叫这些人去闹腾一番。这些人也着实心黑,不管老人孩子,都下的去手,所以在哪保安公司中很受重用。

  这一次应该是为了给一个人的女朋友打抱不平,来给梓箐点颜色瞧瞧的,不料,反倒把他们自己折腾进去了。

  梓箐就没想过让这些渣滓倒下去能再站起来,当时她在药米分中就加如了麻痹和是肌肉溃烂萎缩的药物。若是他们速度快一点,或许还能检测出残留,只可惜他们只想把自己套牢,错过最佳时期,所以现在他们身上的伤口便再也好不彻底,会用久的留下隐患。

  一个赤胳膊的黝黑男子,面色凶厉地瞪着雷明,啪地一声,将一张借条拍在他面前,说道:“这是你自己签下的借条,我再给你三天时间,若是不把钱凑来,我每一天卸下你身上一个零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