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25章 家务事
  梓箐一看这老妇就是一个碎嘴且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所谓人不求人一般大,她们除了在这里给雷明长风外,毛用都木有。

  父母碍于对方是居委会的,而且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好得罪。还好茶好水的伺候着,可是她们应该在来之前就被雷明吹了阴风邪气,所以一来便偏帮雷明说话,而且处处带着刺儿。

  “这位太婆说的太对了,我们家没谁请你来听这糟心事,是你自作多情。”梓箐却不理会这些。有些人拿着别人的尊重就自以为真的比别人高一等,真不识趣。

  “你,你…好一张牙尖嘴利,哼,怪不得呢……原来竟是这般货色,算了,我们好心好意来劝劝呢。免得走上歧路,断送了这好好的一桩婚姻,结果人家不识好歹,不领情呢,算了算了,我们走……”“晦气”

  梓箐冷声应道:“不送”果真是雷明请来唱白脸的。

  梓箐来之前,这几个碎嘴婆娘对欧父欧母说这个女婿是如何如何的好,说他们女儿不守妇道,不孝顺公婆等等,人家都愿意原谅,那就应该拿出钱来帮自己女儿把账目摆平,然后小两口继续好好的过日子。

  雷明见几个居委会大妈气冲冲要走,顿时急了。大妈昂着头,故意大声说道:“算了,人家都不需要。你这么好的后生仔,离了找个更好的,可是某些人,就那副德性,谅她以后也找不到好的,哼,一个克夫命,再嫁,嫁十次百次也是一样。”后面那句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带着诅咒。

  说完还一幅郑重其事地辩解,“这可不是我在咒她,我们这都是为了她好,她竟然那般不知好歹……看吧,你们都看的到的,看她以后吃亏,怎么窝囊吧。”

  这种事却不值得较真,这里的人就是这样,貌似一定要狠狠的咒怨才能让她心理平衡一点样。

  梓箐不想节外生枝,只想让这几人离开,于是起身毫不客气地把她们“请”出去了。在关上门那一刻,梓箐仍旧很和蔼地赠送了一句:“你现在的脸就像是风干的橘子皮,又老又丑就不说,那心肠竟是这般狭隘恶毒,有多远滚多远去,这里不欢迎你。”

  砰地一声关上门,外面还传来几个女人咆哮。雷明这次是来打感情牌的,所以压制着情绪没有动手reads;。

  梓箐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折身看向欧晏,问道:“姐,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我…”眼神躲闪神色有些慌乱,刚一开口,秦全便抢着说:“我们自然是来看望父母的。”

  梓箐应道:“那就好,知道自己的角色和本份就好。”

  “你什么意思?”

  梓箐已经回到座位,对欧父欧母说道:“爸,妈,刚才爸说的那件事,你们怎么看?”

  大概是从梓箐一进来的镇定平静,莫名给二老巨大安慰,此时梓箐再问,他们相视一眼,然后欧母说道:“阿颖,现在我们都老了,不能给你们做决定,也做不了决定。怎么个办法,还是由你自己做主,我们,都支持你。不过你的情况你也清楚,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刚才你也看到了,人言可畏啊……”

  梓箐长长松了一口气,她最怕就是这个时候父母执拗地认为,一定要强行挽留住一段婚姻才是最好的。

  雷明打的感情牌失效,不过却坚持说那些钱是梓箐自己花出去的,如果要他承担的话,打死都不离婚。

  而此时秦全他们也终于暴露出自己的真是意图:他把所有一切都抵押出去了,没有房子住,父母回乡下去了,于是他们打算搬到丈母娘家里来。欧家二老心如明镜,知道女婿肯定是打的自己棺材本的主意,可是见自己女儿又一幅认定了对方的样子,于是就想将那笔赔款换成房子,两个女儿一人一套,如此既安了她们的心,也不会彼此埋怨厚此薄彼。

  哪知女婿不同意,说他们安置的那套房子一点也不何时,地段不合适,楼层不合适,方位不合适,就连里面房间布局都不好。先前正在撺掇欧晏,让她开口,让父母把房子的钱折现给他们。

  而另一边,雷明则说他们女儿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还包养情人,正合适让他们把房子钱折现了去抵他们女儿捅出的窟窿,而且说的情真意切,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他们的女儿好…

  两老这算是明白了,感情两个女儿女婿是合起伙来分他们的棺材本的。所以在给梓箐的电话中才会说的那般心酸。

  可是梓箐一来,一系列作为,让他们渐渐心安。安慰的是至少这个女儿不是来盯着他们那点棺材本的,虽然到最后所有一切都是她们的…财富就像王位一样,最终都是给儿子去继承,可老皇帝还在,当儿子就想着怎么坐上王位,这让老皇帝情何以堪啊。

  梓箐不想去干预欧家二老财产安排的问题,一方是姐姐,一边是父母。现在姐姐连住的房子都没有了,若说不让父母资助他们,恐怕父母也不忍心,而且欧晏也会对自己心生怨恨。如果说支持姐姐提议让父母将财产折现分给两姐妹……或许能解她眼下燃眉之急,可是她的良心会过不去。

  既然自己是专门来为原主人生逆袭的,那就应该尽自己最大努力不让她再有半点遗憾。

  所以梓箐直接略过这个话题,直接说到她和雷明的婚姻。对雷明说道:“你如果再来找我父母麻烦,我立马让你父母滚出我的房子。”

  “你敢——”

  梓箐神情平静,压根就不在乎他现在如何的作势,继续说道:“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你比我更清楚,识趣的就乖乖听话。”

  “凭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雷明再对上梓箐,莫名有种心虚的感觉,不由得声音都弱了许多。

  梓箐没理会雷明,而是神情平静的对欧父欧母说道:“爸妈,成成每天都要到公园里去玩,你们带他去吧,正好我这里还有点事要跟雷明谈谈。到时我直接去公园接成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