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22章 拿了钱又怎样?
  既然剧情君如此地执着要重蹈覆辙,要是连这个剧情都不实现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应验。

  几个护士上来给雷母做了简单检查,说是脑袋受震,需要送医院才能做详细检查。

  雷明见有外人,更来事儿了,指着梓箐,说她把钱私藏起来,不给他母亲去医院。

  一众护士用异样眼光看着梓箐,不过这是别人的家务事,而且这交钱什么的也是人家去缴费处,跟她们木有半毛钱关系。反倒是因此对待雷母时神态语气动作都粗鲁了不少。

  梓箐脸皮堪比城墙,其实当真的不在乎时,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对自己影响真的很小。

  众人七手八脚将臃肿身躯的雷母抬上担架,乘电梯,推上救护车,雷父跟着救护车乌拉乌拉地离开。

  雷明竟然没有跟着去,而是要跟梓箐撕皮。

  “欧颖,我真是看错了你,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女人……”

  梓箐没想到这人竟是如此……冷漠,原以为他会在乎自己母亲而跟着去医院的,没想到为了那几千块钱和信用卡,愣是跟自己杠上了。

  耍横耍泼,咒骂,说风凉话,梓箐一点也不怕。

  那些伤人的话不是只有你会说,别人也会,只是看别人愿不愿意说而已。

  以前欧颖便是顾及到男人的尊严、面子,生怕自己那句话伤到对方自尊什么的,都选择忍让,而将对方对自己言行禁锢当成是因为在乎而产生的占有欲。

  此刻雷明知道自己站不稳脚跟,便开始激将,梓箐当然不会再任由他在哪里叫嚣,针锋相对,“我是什么样的女人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你以前从我这里以借的名义拿去的钱,却是一定要给我如数吐出来的。”

  雷明:“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你说的会全力支持我的事业的,那些钱……那些…我们是夫妻,我我什么不能用?”

  梓箐啧啧出声,“喏,打自己脸打的啪啪响,你自己都说了,夫妻嘛,我的钱我的卡我的房子你拿去了连知都不知会我一声,就算是在外面投资,作为股东也有权利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对吧。这么多年你从我这里拿去了多少钱,现在我连自己钱的一分利息都没拿回来,我凭什么还要支持你?”

  “钱钱钱,你除了钱你还能想什么?我不就是在你那里拿了点钱嘛,那又怎样?我们是夫妻关系,你不是很有本事吗,还学会录像找人家的证据呢,你去告我啊…”

  梓箐眉梢轻挑,呵,果真如心中所想,雷明和秦全之间果真是有什么联系的。“证据”,很明显是指自己把秦全耍泼虐打欧晏的场景拍下来的事情。如果换做她,她宁愿不要那啥的面子名誉,也要将那个男人告到关进局子里去,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后来看欧晏的意思竟是想那般继续过下去。梓箐没有再劝,没想到自己拍摄视频的事情竟已落到雷明耳中。

  看来以后想要收集他和那个女人的证据就更难了。

  其实从当初剧情君一鼓作气将她逼上退无可退的绝路上时,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明悟。

  梓箐看着这个外表衣冠楚楚,实则内力一团糟泊的渣男,弗地起身,扬手就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左右开弓,一边打一边说道:“拿了钱又怎样?拿了老娘的钱就要听老娘的话,你tm的老老小小住我的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竟然还敢跟我摆谱?再敢跟我唧唧歪歪,就给我滚出去——”

  梓箐发誓,她真不想动用武力的,她是那么温柔娴静的女子呢。

  实在是忍不住了,忍下去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发泄一通,果真感觉浑身都舒坦了。

  雷明被梓箐这一阵疯狂袭击弄懵了,头发凌乱,脸上尽是一条条的血印子,整张脸都肿起来了。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我要杀了你。”说着左右看了看,就要抽腰间的皮带。

  梓箐感觉眼皮直跳,丫的,男人的皮带除了装饰外就是随时随地抽来打女人的。

  以前原主没少挨这皮带的苦,所以再次看到他抽皮带的动作,梓箐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飞起一脚就朝他小肚子上踢了过去。

  雷明哪里料到这个一向被他驯的服服帖帖的女人敢打自己…哦不对,是意料不到对方会这么野蛮。

  小肚子传来一股巨大的向后冲击力,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在墙上,然后萎顿瘫坐地上,双手捂着肚子蜷成一只虾,叫都叫不出来,只有哼哼的份。

  梓箐把握好力度的,绝不能弄死他,至少不能在只有他和她在场的情况下弄死他。

  这是个法制社会,特别是对于她这样的平头小老百姓而言,那法律就是钢铁铸就的法则,违者便会招致粉身碎骨的制裁。

  肚子上的伤最不好检查,而脸上的伤就像那两个jc说的,这些都是家务事,谁家没个拌嘴抓扯的时候?打了也白打!

  梓箐想起要给成成拿睡衣,都过去小半个小时了,可是成成还在浴室里…她想到先前他带着稚气的童音说的那些话,心中就隐隐作痛。

  每个人都有一个成长过程,所谓的懂事除了真正的天才外,更多的是因为过早过多接触到外界的东西。比如有的四五岁的小孩就知道跟别人要东西,就知道讨价还价,这些肯定是从周围人那里学来的。

  成成那般“懂事”,不知道经过雷家人怎样的熏陶才这样的。

  梓箐敲了敲门,问道:“成成洗好了吗?妈妈给你拿睡衣来了,可以开门了吗?”

  没有回应,心中一急,猛地打开门,便看到雷成穿着衣服呆愣愣地站在门口,身体微微发抖,眼睛惶恐地望着梓箐。

  梓箐心中咯噔一下,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蹲下身,轻轻将他揽进怀里搂着,运转灵心诀。

  在他心目中,父母是最坚实的依靠。

  在孩子面前吵架打架,不管谁占上风,在孩子心灵中都是一个阴影。

  会让他们觉得不安全,感觉到惶恐。

  好一会,梓箐感觉到怀中小人儿彻底平静下来,软软的身体,发出轻轻的鼾声,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