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21章 摊牌
  家里有雷明自己的书房,他每天回来都会将包放自己书房,进出都会带锁,所以以前原主即便想拿回自己的卡也必须去开口要,而对方当然是不会给,同时免不了一场争吵,甚至打架。乐—文

  大概是因为自己这两天没回来,无意间将包放沙发上的。

  机不可失。

  梓箐不管父子两围着雷母在那里呼天抢地,身形敏捷地窜到客厅,飞快地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

  乖乖,里面层层插着卡片,少说也有一二十张。幸好她记忆力被灵魂带到这个身体,记得信用卡卡号,飞快地从里面抽出卡,瞄一眼上面的号码,将自己的那几张挑了出来揣到兜里。

  正要把钱包放回去,厚实的沉甸甸的手感让她心中一动,手指拨开钱夹一看,里面果真码放着一沓钱……

  在原主记忆中便是经常去翻原主的包,有钱拿钱,没钱拿卡,还理直气壮,还要仔细检查原主是不是去外面鬼混勾引男人什么的。就连自己刚刚进入这个剧情世界时,他也恬不知耻地将包里的现金捋了个干净。

  思及此,梓箐也毫不犹豫地将一塌钱尽数抽出,手腕一翻揣进自己兜里。

  这厢刚刚得手,雷明便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看到自己皮包,目光不善地在梓箐身上睃了一眼,一把抓过包,在里面掏摸一下,拿出皮夹……钱不见了,还有卡!

  他朝梓箐吼道:“你这个贱人,你竟敢偷我东西?快把东西还给我——”

  梓箐被他这一口一个“贱人”“偷”的逗乐了,敢情他每次都去翻原主的包就是对原主的“关心”“爱护”,而她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就变成偷了?

  更何况他从原主那里拿走的钱一次都没还来呢,现在一下子就暴露出他的本性了。

  以梓箐的性子是懒得跟这种人吵,拳头下见真章,不过现在不是显示拳脚厉害的时候,而且一旦自己动了手,留下丝毫痕迹,在法律上对自己都会非常不利。

  原主的怨忿郁积的实在太久了,还是发泄发泄为好。

  于是梓箐稍微退后两步,好整以暇地问道:“贱人,你在叫谁呢?什么叫做偷?偷了你什么?你现在还有什么值得我偷的?贱人把我的东西偷了,只是拿回来而已……”

  雷明总觉得今天的欧颖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对方也会跟他吵,但是都是那种没有章法的“见招拆招”,然后不知不觉就掉进他的陷阱中,吵到最后反倒让她觉得是自己太过份了。

  而现在,对方一语戳中要点,让他顿时一滞。

  楼下响起乌拉乌拉的鸣笛声,救护车来了。

  雷父急得不行,喊道:“快点,去把下面的单元门打开……”

  雷明按下门禁按键,冲过来抓梓箐,“把钱拿来,送我妈去医院。”

  “什么钱?谁的钱?我没看到。”

  雷明气的七窍生烟,牙齿咬的咕咕响:“欧颖,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那是我妈啊,你现在把我身上所有钱拿走了,那可是我妈的救命钱,你怎么能这样?快给我——”他突然抬高声音吼道。

  梓箐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了水杯,摆开架势,打算好好跟这个男人说道说道。

  “你这句话说的很对,那是你妈,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

  雷明不可置信地看着梓箐,“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妈不是你妈吗?到现在你还在跟我分彼此,欧颖,你真是太过分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亏得平时我妈对你那么好……”

  “你说的好是指什么?是背着我教唆我儿子不认我?还是在小区邻里间搬弄我的是非?亦或是每次你们一家人伙同起来欺负我?雷明,你最好记住,我和他们之间唯一的关系便是你,如果不是那一纸婚约,他们,还有你,与我欧颖而言什么都不是!”梓箐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雷明脸色阴沉的可怕,手指向梓箐,指指点点,“你…你你最好给我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你会后悔的,你……”

  梓箐冷笑:“你说的后悔是指什么?是这些年你借着我们夫妻之名将我的房子抵押出去,给你外面保养的小三买房子吗?是你把我的信用卡拿去刷爆,想将我套牢吗?是你去我公司苕我的皮,然后让我被公司辞退了吗?”

  雷明神情几变。

  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澳门赌博网站:不仅没赚钱,还在亏。可是摊子扯在那里,下面还有人跟着自己吃饭,即便不开张每天也是好大一笔开销。

  他早已将自己的房子卖出去了,还在外面借了高利贷。正好自顾不暇,没料跟他一起的顾艳突然说怀孕了,总不能一直在外面租房子吧。

  于是他为了给顾艳买房子,便偷着将欧颖的房产证身份证以及结婚证什么的拿出来,托人找关系抵押贷款。顾艳很体贴,很理解他的难处,知道他钱不够,便将自己积攒的几万一并拿出来,买了套小户型。他经常借口出差,便是到顾艳那里去住了,这么久以来那个蠢女人竟是一点也没察觉。

  当然,这边家里他也不想也不可能放弃,若是跟那个蠢女人离婚了,自己父母住哪?他们在城市里住惯了,是绝对不想回老家的。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寻常生疮害病,照顾小孩等等,都要靠那个蠢女人去弄。

  雷明其实还没想过跟这个女人摊牌,她是怎么知道的?

  雷明冷笑:“……像以前那样多好,我们还能相安无事的生活下去,你非的要将这些事情扯出来。难道你想离婚?”

  他料定梓箐不敢离婚,因为一旦离婚,她什么都没有。

  “离婚?”梓箐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轻蔑地看向对方,“不,你把我的房子抵押出去了,还把我的信用卡刷爆了,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呢。你欠我的,我要你一辈子来偿还!”

  这句话被雷明自动理解成对方还舍不得他。

  梓箐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原剧情中,他发生过一次车祸,险些截肢,正是原主拿钱出来才保住他的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