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20章 就是看的下去
  雷父见摇晃半天都没醒,终于急了,“…还杵在那里干什么,你妈都昏过去了,还不快过来看看。一回来就发生这样的事,真是遇到了哦……”

  后面那句很显然是针对梓箐的,可是梓箐却没有这样的觉悟。

  管你怎么说风凉话,管你怎么挤兑,她就是看的下去,就是那样冷血铁石心肠的人。

  说吧,说她心肠歹毒也好,说她灾星衰神也罢,就是不鸟事你。

  雷成大概也被这场景吓懵了,直接扑倒梓箐怀里,终于寻求到一点安全感,然后怯生生的说道:“妈妈,爸爸为什么要打奶奶啊?”

  梓箐心中咯噔一下,她很想煽风点火一下的,不过看着才四五岁的孩子,正是对外界所有一切事物认知最朦胧的阶段,这个时候父母说的做的对他们心灵成长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按捺下心中怒火,运转灵心诀,一边抚慰对方娇弱而惶惑的小心灵,一边柔声说道:“有的人自己没有本事便会对比自己弱小的人使用武力,张扬他们的霸道和力量,而实际上他们内心却是卑微而低贱的。我们应该用自己力量去保护值得保护的人……”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懂得这些,不过有句话却是明白了,没本事的人才会随便动手打人。

  “值得保护?妈妈,谁才值得保护啊?我要保护妈妈!”

  梓箐的心都快化了,她以前也为一位母亲的人生逆袭过,不过孩子比成成大些,自己的思想和小世界观已经逐渐形成,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回来……而眼前这个泪眼花花,脸上红印子还没小腿的小家伙,却正像一个柔软小面团,外界给予怎样的压力或者说怎样的模子,就能塑造出什么样的品性。

  梓箐很想说“保护弱小……”可是想了想,其实并不是所有弱小都值得保护的。有些弱小者体内甚或有着疯狂而歹毒的心,之所以没有作下大罪孽,便是因为他们弱小……所以梓箐改口道:“保护对你好的人…只要是真心对你好的人,等你更强大了后,都值得你去保护。”

  雷成若有所思地低头沉闷片刻,蓦地抬头再次看着梓箐的眼睛,稚气的声音响起:“……爸爸经常打我也是因为我很弱小吗?爷爷奶奶说打我是为我好,我以后也要保护他吗?”

  梓箐愕然,真是个小精灵鬼,竟懂得反推,眉梢微不可察轻挑,“即便是父母也不可以随便责打孩子的,只有犯错了,要给予孩子教训,让他懂事,才给予适当的体罚。如果没有任何理由就随便打人,就是藐视你的存在和尊严……”

  雷成似懂非懂的样子,还想发问,梓箐觉得自己不能再解释下去了。因为这些词汇,就连她自己貌似也不能完全领悟。于是揉揉对方小脑袋,扯开话题:“所以要多吃饭多运动哦,当你长大并且足够强壮后,就不会挨打了。”

  雷成重重点头,“嗯!”

  这边母子两温馨谈话场景就像是与旁边的狂躁气氛完全隔离一样。

  雷明恶狠狠瞪着梓箐,“……你这个贱人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打电话?你是不是想看着我妈死了才甘心?真是好恶毒的女人啊……”

  梓箐抬头看向对方,一脸无辜,轻言细语的,慢悠悠的回了句:“哟呵,雷明,瞧你这话说的,是你自己把你妈一巴掌扇翻在地上的,是你要打死你妈,现在怎么说我这个女人恶毒呢?啧啧,平时看起来母慈子孝,没想到你竟然对自己妈这么下的去手……”

  雷明气的暴走。

  雷父朝他们吼:“你们都不打电话,我来打……都是些啥子样的人哦,人老了不中用了,就连路上碰到个人有啥事嘛也要搭个手啊,没想到人家愣是看的过眼(方言:狠心的意思)哦……老婆子啊,我们真是造孽哟……”

  梓箐没理会父子两在那里彼此埋怨和含沙射影地叱责,而是摸了摸雷成的脑袋,柔柔笑着,牵了他的手往洗漱间走去,就好像这房间里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一样。

  现实也的确如此,他们只是将原主当作提款机,当作工具,当作佣人,何曾真正把她当家人了?对原主当面一套,澳门赌博网站:亲热的很,背着就跟街坊邻居说这个二婚的还带了个拖油瓶的媳妇是多么不堪……

  既然现在认清了现实,梓箐是连虚与委蛇的心思都没有了。

  梓箐不是原主,不会因为对方说了一句“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女人”“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歹毒心肠”“没想到……”就妥协,就去改变自己。

  总之,一旦不如他们意了,就会用这句话来激原主。

  生怕别人对她有闲言碎语,生怕别人不喜欢自己,总想获得别人的好感,就越是努力讨好对方。结果人家就掐中她这点软肋,给他们好处就说你好,若是哪点没做到就开始阴阳怪气的…

  说实话,真没那个必要。

  其实别人对自己的认同与否,真没自己想象中那般重要。

  有句话说的对,“如果有人说你变了,那是因为你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去生活……”

  梓箐低头对雷成说:“我们去把脸脸洗干净,然后告诉妈妈这两天成成在家里都做了些什么,乖不乖……”

  雷成嘟着嘴,“妈妈,成成乖……”

  梓箐将雷成推进卫生间,打开花洒,说:“瞧,成成身上都汗臭了,好脏脏哦,成成洗澡澡好不好?”

  雷成便用黑亮的大眼睛望着梓箐,“要妈妈……”

  “唔,”梓箐点了点他的小鼻子,“成成现在是男子汉了,记得以前妈妈怎么告诉成成的吗?男女有别,成成是男生,妈妈是女生,所以成成要自己洗澡哦。喏,成成先洗,妈妈去拿睡衣好不好……”

  梓箐见瞥眼见那一家三口还在那里乱作一团,视线一抬,落到沙发上的一个黑皮包上,心中一动,那是雷明的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