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17章 平头百姓的悲哀
  梓箐在想,如果说自己今天早上和原剧情中一样,傻不愣登地去买食材然后回家,撞见奸夫****后大吵一架闹离婚,欧晏是不是就不会跟秦全闹离婚了?

  她甩甩头,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太荒谬了。``し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合伙人中抽出股份,将房子拿去抵押,借贷,这些事情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的。

  对于原主大姐的事梓箐不好置喙,不过凭心而论,这种做任何事完全不将另一半的感受和利益考虑在内的男人,也不值得留念。

  她当然不会在这种大家都心力交瘁的时候说出这种挖心的话,梓箐决定等事态平息下来再找机会跟欧晏好好谈谈。

  只是片刻,梓箐审时度势就将眼下形势分析的七七八八,坐下没一会,欧晏给她热了一杯牛奶过来。这是原主习惯,口渴了喝牛奶也不喝茶。

  好在梓箐也不挑食,连忙接过,对欧晏说:“姐,来坐一会吧,我们两姐妹好久没聊聊了……”话音未落,门口传来急促的门铃声。

  梓箐见欧晏身体禁不住瑟缩一下,慌乱的道:“我我感觉头有些晕,我我去……”囫囵说着便匆匆进到房间去了。

  梓箐心中浮起不好预感,难道自己这次贸贸然回娘家又让剧情君起变化了?

  她连忙放下杯子,手下意识伸向红色坤包,摸到新买的手机……

  门铃还在继续响着,门外的人便等不及地咚咚地开始擂门。

  欧父脸色阴沉,与欧母对视了一眼,故作镇定的问:“谁啊……”身体已经走了过去,刚要从猫眼看,“嘭——”被又一阵更剧烈的踹门声吓的身体往后一缩。

  欧姆连忙走过去,带着怒气喊道:“究竟是哪个这么不懂规矩,再敢骚扰我…就报警了。”

  门口传来一个男人怒吼:“好啊,原来都是一个样的,什么样的人家养出什么样的女儿。我来找我的女人,你去报警啊,看警察来了你怎么说……”

  果真是秦全,家丑不可外扬。两老相视一眼,最后还是开门。

  门闩甫一打开,就传来一股巨大推力,差点将欧母撞倒。

  秦全却是连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杠杠地往房间里冲,一边嚣张的叫嚷,“欧晏你这个贱人给我滚出来,你这个吃里巴外的****……当初看老子有钱有势,巴着赶着的要嫁给我,现在老子不就是去玩了一把吗,竟然就敢跟我吵着离婚!告诉你,老子一点也不稀罕,外面想跟我的妞儿多了去。现在跟我滚出来,这些年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用我的,给我一点点算清楚,该死哪去就死哪去,我秦全要是再来找你这贱人名字倒过来写……”

  在原主记忆中,姐夫秦全是一个很…豪爽的人,长的人高马大。却不料亲眼所见,竟是这般粗鲁且没有教养的一个人。

  欧晏在听到咚咚拍打门时就带着惶恐的躲进房间去了。

  秦全来过丈母娘家几次,对这里布局轻车熟路,径直走到房门口,扭了几下把手,发现从里面反锁了,便退后几步,用穿着圆头硬地皮鞋猛踹房门。

  顿觉整个房间都被震动了。

  梓箐下意识拽紧拳头,眼中杀意一闪而过。却最终按捺了下来。

  刚才脑海中有一道灵光闪过,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巧合,为什么她们两姐妹的不幸都赶一起了?难道…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

  砰的一声,门锁被直接踢烂,秦全冲进去,一把扯开被子,强大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欧晏的头发,直接拖了出来。

  欧晏弓着身子,双手抱着脑袋,哭号着。

  任两老在旁边劝架,秦全竟是一掌将他们推开,拖着欧晏就要出门。

  发现房门上锁,他大吼,“把门给我打开,老子才不稀罕留在这里,多待一会就让人感到恶心……”

  厌恶之感顿生。梓箐冷声道:“老子死了几千年,只看到一条野狗在这里撒野,狂吠一圈就想离开?休想!”

  混乱的场面猛地一滞,刚才那声音冰冷如同来自九幽,待发现是欧颖,那秦全猛地甩开欧晏,就朝梓箐大踏步冲了过来。

  手上粘着一缕缕的头发,都是从欧晏头上扯下来的。

  欧晏见丈夫要对付妹妹,她知道对方曾经当过兵,打起人来完全照死里弄,每次都要给他服软才行。她不顾头上疼痛,又一下子扑过去保住对方的腿,“阿全,你不要这样,有什么话好好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秦全一脚将欧晏踢开,欧晏嗷地惨叫一声,身体弓成虾形。

  梓箐心中一凉,连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急救车比警车更快到达。

  那秦全还想胡搅蛮缠,见两个民警,神情一变,从兜里掏出烟各散了一只,寒暄“哟,这大热天的还出来跑,真是对不住了。是那个娘们不懂事,看我这段时间资金周转不灵,给她零花钱少了,没打麻将,就给我发脾气,赌气跑回娘家,这不,我来接她回去,竟然还报警……哎,真是对不住……”

  两人吞云吐雾一番,一听说是家庭纠纷,“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老秦你这人就是太宠女人了……”

  欧晏见此,冲上去吼叫:“警察同志,他他打我,还还把我爸妈的房门踹烂了,还有这些都是他打烂的,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两人显得懒懒的:“这是你们家庭矛盾,你叫我怎么做?难道让我把你丈夫抓进局子里?”

  梓箐一看这势头不对劲,这哪里是一个执法者该有的态度啊,俨然就是来帮秦全平息事态的嘛。

  梓箐拿出早上准备去捉奸的手机,说:“两位警察同志,所谓的家庭应该是指有法律和血缘关系的并且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人,这个人和我姐姐有夫妻关系,可这里是我父母的房子,他无权在这里殴打责骂我的父母,破坏财务,让我们人身财产受到很大威胁。而他恣意虐待自己的妻子,是家暴,也是犯罪……这里有他施暴的证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