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15章 原主生活实录
  雷明是一个类似于中间商的角色,将工程从上面承接下来,然后再分包给更小的包工头。有一些人脉,不过要想接到更大的项目,就不能做那左手拿进右手拿出的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必须自己有一定的设备和技术人员。

  可是苦于没有资金,一直都在跟原主说,“说原主不支持他的事业云云。你娘家得了几百万的赔款,有一半都是你的,现在就是让你拿点来支持一下我,到时赚钱了还你便是……”

  什么支持不支持,就是想让原主拿钱出来。

  其实自从两人结婚后,原主觉得雷明是一个上进又有生意头脑的人,没少拿钱出来。可是两人在一起六七年时间,光是投入进去,只听他说各种困难,各种周转不灵,分文也没有拿回来。

  此时雷明再次提起,不用说,肯定又是让她拿钱的。

  梓箐在过去两个小时已经将原主所有信息整理完毕,欧颖的确是一个非常能干出色的女人,在外面有着非常好的人缘和人脉关系,所以她保险业绩一直非常不错,一个月进账两三万没问题。

  除去家里一切开销,也能结余一万多,所以几年下来也略有积蓄。

  欧颖娘家属于失地农民,有一大笔赔款,都买了保险。两老只有两个女儿……所以雷明一直打的是欧颖娘家那笔钱的主意。

  从原剧情介绍来看。后来原主的确从娘家拿了好几十万来抵窟窿。

  梓箐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坐到沙发上,应道:“太累了。我不去。”

  雷明哼哼两声,“女人就是现实,就知道等着享受,什么都不想付出……”

  梓箐端着杯子的手一顿,缓缓放到唇边喝了一大口。

  这就是原主落到生活中的实际状况,经常都会听到对方这样拈酸刻薄的话来挤兑原主。

  原主是一个十分刚强而自立的女人,她哪里受得了对方这么挤兑她。所以每次这么说,都会拿出钱来。即便没有,也会拿一张信用卡取刷……

  刚才原主留在身体的残念就想要发作,差点就要将自己每个月用了多少钱数落出来。

  梓箐将这情绪压了下去。心中冷笑,在不在乎你的人眼里。你付出再多,他们都觉得是应该的。若是哪天你不付出了,他们才会说“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梓箐现在唯一比原主有优势的地方在于,她没有原主那般将自己身和心在这个家庭里陷入那么深,每一点一滴,家里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她才会那般在乎,才会放在心里。

  可是梓箐不会,她完全可以跳出这个家庭的圈子。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和心态来处理局内人的事情,所以从思想上就比原主更“想”的开。

  雷明在家里晃悠两圈,收拾一番出来。西装革履,很有一番成熟男人的风度和魅力。

  他见梓箐坐在沙发上,双腿蜷进柔软的垫子里,身体斜倚,怀里抱着果盘,正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好不悠然自得,完全没将他刚才说的事放在心上嘛。

  雷明踏踏走到电视机旁。啪地关掉,怒气冲冲地说道:“欧颖,你究竟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这日子到底还要不要过?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让我脸往哪搁?你不支持我的事业也就罢了,好歹你自己也要注意下形象,不要在这里给我‘苕皮’(方言:丢人现眼)”

  梓箐视线落在他身上,咧嘴一笑,“嘿嘿,我知道了。阿明,你不是说有客户找你谈生意吗?快去吧,迟到了不好。我这几天跑了几个单子,实在累坏了,我休息一会就准备给爸妈做午饭。哦对了阿明,你要回来吃饭吗?想吃什么?没有的话我去市场买……”

  梓箐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逞一时之能而暴露出自己真实意图,随便囫囵两句过去。只要不跟这个男人立马争吵起来就行…以前两人说是感情如胶似漆,其实也没少吵架打架,每次将原主打的鼻青脸肿,身上淤青斑斑,当原主不理他时,便跪下认错,再不然就耍酒疯,说他是太爱她了…

  剧情介绍中毕竟只是原主人生一个大概走向,所以很多细节只有“身临其境”才会一点一点“体会”到。

  梓箐无法理解原主竟然也能跟这样的人过上几年,还生下孩子?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生活幸福指数的认定,她没资格去置喙。所以当前最紧要的是两人最好不要起冲突。她现在掌握了原主身体,也就意味着将武术的套路也继承了下来,即便力量不足,要对付普通人也绰绰有余。

  可是她现在还不能一下子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若是不使用武术,让她就像原主一样站在那里白白让他责打了去?这也绝对不可能!

  所以怀柔,是眼下唯一策略。

  雷明无处发作,径直走到衣架旁边,竟是直接去翻梓箐的包!

  里面只有两千多的现金,他悉数抽了出来,拇指划了一下,很是不悦的说道:“……怎么才这点钱?你是不是到外面去鬼混,乱花了?”

  梓箐心口剧烈起伏…微阖上眼睛,灵心诀运转,冷静,冷静。

  与之类似的记忆片段如潮水般涌上识海…

  雷明如此堂而皇之地从原主包里拿钱已经成为习惯了,经常会翻原主的包,随便看见一个什么都会揪着不放再追根问底:是不是跟别的男人约会了?是不是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了?是不是……

  原主将这理解为他对她的“在乎”。有道是,对你占有欲越是强的男人,说明对你越深爱越重视。若是他都不在乎你了,才懒得管你整天跟什么人在一起呢。

  梓箐感应到原主弱弱的意念,一笑置之。她本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婚姻生活,但是也做过不少为人妻为人母的任务,她觉得家庭生活中最重要的不是什么占有,而是——尊重。

  尊重对方的意愿,尊重对方的劳动,尊重对方的付出。

  雷明拿走的不仅有现金,还顺手将两张农行的信用卡取走了。

  待对方刚一离开,梓箐马上带了身份证房产证等一应证件到银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