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10章 了却
  培源和红袍两人道基已毁,后来又沉迷yin欲,每次嘿咻时怡茱都运转合欢功法,不过几十年便被榨成人干,身殒魂消。

  崔吟和一众修士被封入秘境中,里面宝物早就被梓箐等人地毯式搜索过,连块黑金石都没留给他们。

  这让他们无比失望。当然,其实里面灵气比外界充裕许多,若是想生存下去绝对不成问题。可问题是她哪里是一个懂得营生的人,而且骄纵跋扈惯了,可此时所有人明白眼前处境,以及崔吟的境况,她就已经从人们心目中仰止的高度跌落到尘泥中。

  于是将以往的怨恨以及现实的躁动不满统统发泄到她身上,最后被消磨掉道基。五十年一过,崔吟从秘境中出来时,已经是一个行将迟暮的老妪…无权无势无才无貌…不到十年便凄苦死去。充分印证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梓箐曾经在崔吟身上种下寻踪蛊,所以在她弥留之际特意去看了看。

  于是从原主残念中再次传来怨念平申的快慰之感,于梓箐而言只是一次御空飞行,一次短暂停留,权当是欣赏了沿途风光后看到一点腌臜之事,便能获得原主的好感,为以后原主给予自己任务更大肯定甚至是给予好处打下奠定良好基础,何乐而不为呢?!

  貌似自己对这个世界所有一切都有了交代,不管是原主还是自己。心中都再无牵绊了。

  梓箐盘膝坐下,手叠放身前,无意间触碰到一件东西。下意识低头。视线落在一个储物袋上。

  是……当初邢妍师傅玉娆给她的。

  想着那一次依依惜别,梓箐禁不住叹息出声。

  以前无数次的静坐,甚至洗换衣裳,为什么都没想起这一茬,却在自认为了却所有牵绊时会留意到这储物袋?可见,冥冥中注定自己有些事情并没有完全偿还清啊。

  其实对于合欢派梓箐真的没有多大的归属感,她可以理解当初宗门在形势迫人下做出的“权宜之策”。可是并不代表她从心底彻彻底底原谅宗门将她当作筹码打法出去。

  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如果不是自己心性足够沉敛。如果鬼莫愁是一个真正的杀人狂魔,没有给自己一个表现善意的机会……恐怕,已经没有自己的现在了。

  所以,归根结底。她心中最感念的还是鬼莫愁心中那一丝叫原则和善的东西,感谢他给自己的一次机会。让自己一点点博取他的信任,甚至是庇护…还有守候。所以她也会为了一句承诺而给予他庇护和守候。

  简而言之,梓箐就是一个很记恩,同样也很记仇的人。

  所以宗门对她有养育之恩,而她也完全按照宗门的旨意,用自己的人生去偿还了。就像是他们辛辛苦苦栽了一棵树,等树木长大后,他们已经将它“物尽其才”了。所以,梓箐只是随意的去看看宗门那些人的下落,既然她们都觉得现状更好。那就这样吧。

  和所有甘愿成为别人炉鼎的合欢女修不同的是,邢妍的师傅玉娆仍旧坚持自己一个人修炼,梓箐专门去找她,她避而不见。

  大概是因为曾经因为掌门和宗门利益而做出的妥协,将自己弟子推向火坑而感到愧疚吧。虽然现在弟子过的很好,可仍旧在心中留下了心结。

  梓箐叹口气。将一份装着百倍于当初对方给予自己财富的储物袋放在对方的洞府禁制外面……这个心结,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开。附了一句留言:这就是弟子的路。师傅…五十年后云华山,我和阿鬼在那里举行飞升大典,希望师傅可以再次给弟子最后的祝福。

  有句话说的好,人很多时候都是“形势所迫”,或许脚下的路并非自己的选择,但是怎样去走完,怎样面对,却是自己可以掌握的。

  相信以玉娆的心性定能明白其中道理。如果明白了,或许她到时会来参加自己的飞升大典,盼再次重逢,当面喊她一声师傅,感念曾经的庇护之恩。

  ……怡茱听说梓箐他们将在云华山飞升,也决定到那里去。

  于是一时间整个修真界都沸腾了起来,这一界已经有几千年没有飞升者了,没想到这一年竟然有四个准仙人飞升,太震撼了。

  于是很多修士不远万里,为了这次飞升观礼,早早的就在云华山周围安营扎寨,打算一睹飞升盛况,从中获得些领悟之类。

  梓箐心中感叹,都要飞升了啊,这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自己不仅顺利为原主的人生逆袭,完成了她的愿望,发泄了愤怒和怨恨,还没有破环原本的剧情发展。

  恐怕这是她做过所有任务中,感觉最满意的一次。

  前后算起来,梓箐已经在这个剧情世界中待了将近一百六十年,即便只是对一个剧情任务的承诺,她也会遵守。

  好吧,其实她在等原主提出回到身体的请求,只不过一直没等到而已。

  而梓箐内心还有个小愿望,那就是看看月希。她曾经通过法则推衍出月希到了这个修真界,可是自己这些年几乎将整个修真界逛了个遍,愣是没感应到月希的气息。只能作罢,或许她到这个修真界只是一介凡人也说不定,那样的话,自己在这里一百多年时间,恐怕早就错过了彼此那段缘分了。

  既然事情阴差阳错的让她等到飞升这一刻,梓箐心中不由得开始幻想自己飞升到仙界,该怎样在那里利用自己的农场空间“大展拳脚”,最好收个钵满盆满!

  梓箐,鬼莫愁,怡茱,叶修,四人矗立云华之巅,朗朗晴空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漩涡,漩涡逐渐扩大,将周围云层搅动起来,形成层层叠加的七彩漩涡。

  紧接着从漩涡中心投下四条光柱,分别将四人笼罩进去……

  梓箐视线从下方黑压压的人群中扫过……

  师傅?!梓箐看到在远处一个小山坡上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依旧雍容端庄,正是玉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