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06章 现在该换我等你了啊
  梓箐静静的从秘境通道口出来,没有狂妄不可一世的气势喷薄,也没有冲上九霄再大笑三声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如在自家庭院闲步一般,施施然悠悠然的走了出来。

  她已经将自己身上所有气势收敛起来,安静的就像一株享受阳光的小草。

  可鬼莫愁因为修炼秘法的缘故,不管别人是服用了影响修为的丹药,还是使用压制修为的功法,以及用其他任何手段掩饰自己的修为,他都能一眼看穿。

  也正是因此,他可以很快明辨自己所处形势。

  没想到他感应到她体内有着异常磅礴的真元——大乘期,而且是大乘期大圆满境界!

  在看到梓箐那一刻,他感觉空落落的悬吊吊的心刹那间踏实并有了归宿,可是在感应到对方那超越自己想象的仰止的修为,心中的震撼顿时压过所有情绪。

  他守在这里是想保护她……就好像这样才能证明自己存在这里的价值。

  可是当看到她实力远远超过自己时,他变得茫然起来。

  她是那般强大,所以让她原本绝色姿容变得更加炫目。

  如果说以前实力还能够平衡彼此间“才”“貌”之间的差距,那么现在…自己又凭什么站在那么…亭亭玉立的她的面前呢?

  梓箐心思何其通透,澳门赌博网站:她刚刚出秘境便与正要进入秘境的鬼莫愁迎面相对。

  抛开其他所有一切因素。仅凭这份执着的守候,她就不能无动于衷。

  看见对方气息不稳而萌生了退意,顷刻间她便明白了他的动机。

  不待对方逃离。她便轻轻走近对方,声音柔柔如和煦春风拂过,“……可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夫君问妍儿可是当真,从当初夫君将妍儿从悬梯上带回城堡时,便注定了我们的缘分。我努力只想有能够陪伴你身旁的资格……”

  “可是现在。你……我……”

  “所以,现在该换我等你了啊。”梓箐笑的眉眼弯弯。带着几分俏皮和狡黠。

  “妍儿——”原本只是因为想要留下那份美好而执着,可是现在,一句话,将冰封空寂的心灵融化的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从能量壁罩里走出更多的人,鬼修…除了几个当初帮梓箐挡傀儡激光死掉外,其余全部出来了

  黑压压的围了一大圈,他们大多进阶或者有了新的领悟,所以远远的就有庞大气势倾泻而出。

  数十年与梓箐的相处,便知道她是一个真正淡漠而平静的人。没想到她对他们宗主却仍旧如初。

  五鬼现在勉强能凝聚出人形,而实力却比以前鼎盛时期还高出一截。歪打正着,他现在修炼进境很快,貌似鬼修的功法更适合鬼魂去修炼一般。

  在梓箐面前。不用任何声色,便由衷而发虔诚和绝对的敬畏。

  绝对的实力,比什么花言巧语更具有说服力啊!

  “啊——鬼啊——”

  人群中发出一声突兀的惨叫。

  原本已经渐渐平息下来的气氛再次变得躁动而惶惑不安起来。

  不知道谁又喊了一声。“怪物——”

  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秘境口。

  梓箐和鬼莫愁成了所有视线的焦点。

  梓箐感觉到抓着她手的手在轻轻颤抖,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刚才梓箐虽然用言行和灵心诀平复了鬼莫愁心中的芥蒂,可是真正让他性格变得偏执的正是因为他的形貌,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梓箐目光如电。倏地扫向人群。这一刻,她无比想将刚才叫喊的那两个人捏死!

  鬼?怪物?难道还有他们可恶吗?!

  不过现在不是跟那些人算账的时候。梓箐反手拽着鬼莫愁的手,微微用力。

  鬼莫愁几近再次崩溃而暴走的心猛地一顿,偏头望向梓箐,梓箐眼神平静而坚定,就像拥有一种很神奇的魔力一样,让他也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梓箐声音依旧柔和,“夫君,你是想活在他们眼中的世界还是想活出自己的人生?”

  别人觉得你不好是因为你没有满足他们的*,或者是按照他们心中期望的那个样子存在,比如他们审美的*,他们占有好处的*等等。

  所以,与其去期待别人对你说一句“好”和赞美,还不如让自己世界变得更加明媚。

  “大师姐——”一声娇弱弱的声音穿过无数吵杂直刺梓箐耳膜。

  其实梓箐刚才出秘境的时候,神识微微一扫,便将山谷中的情形了然于心了。

  因为对外界信息收集的更多,所以识海中的魔方便将所有剧情全部组合完整了。

  对于这个“全新”的完整剧情也是醉了。

  原来原主所处的那一小节节剧情,真真是“冰山一角”。

  ……场中那一片“你好我好他也好”的场面,正是原剧情中女主与她的男主男配们最后皆大欢喜的结局。

  至于她这个身份,邢妍。淡出外面纷杂世界五十年,对于普通人而言那就是整整的一生。所以剧情君已经潜移默化地将那些被她损坏的剧情一一修复。

  梓箐看着怡茱被那傲娇的,邪魅的,温润的男子围着,共同守护着的场景,只是莞尔一笑。她这人有个致命优点,就是很喜欢成人之美。

  所以看他们一片“和谐”,便静静的,打算怎样将鬼莫愁心中芥蒂完全解除,然后回到鬼道宗修炼,飞升之类……

  哪知,她想悄悄地,却有人不想让她瞧瞧的。

  也难怪,她因为藏敛了气息,所以外人看起来也就是个结丹期的修为。场中结丹期以上的修士就有好几百,更何况还有一个大乘期的红袍老祖,哪会将她放在眼里呢。

  正巧鬼莫愁因为完全解开了心结,完全是无意识的,作为掩饰自己真面目的鬼影就自动散去,于是便成了这些人的笑话。于是他们将刚才不能进入秘境的怨忿统统洒到梓箐身上。

  怡茱看到梓箐,一方面心中有着和众人一样的幸灾乐祸,觉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而另一方面却很嫉妒,嫉妒梓箐有那份平静和从容,嫉妒有个愿意为她静静守候几十年的男人,好吧,虽然那个男人的确是…丑了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