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605章 热闹的与安静的
  下方,那些人看向怡茱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和艳羡…啧啧,瞧瞧人家,一个合欢派女修,竟然能成为一个大乘期大能怀中最最疼爱的女子,该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啊。︽,.一如数次轮转剧情中的女主,貌似跟着一个大能身边便是天大的幸运了……

  红袍只是想将怡茱暂时安置旁边,自己好放手对付鬼莫愁。哪成想自己还在呢,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就扑了上来,真是找死!

  叶修好歹也是连任了几次轮转剧情的男主角,虽说没有怡茱在,他修炼进境略慢了点,但是也到了化神期,再加上各种压箱底手段,想干掉他也并非易事。

  培源不用说了,金牌男配,又从崔吟父亲那里囊获不少好处,可以说是将对方上千年积攒的财富全部占有。亏得他还觉得“少奋斗几十年”还很委屈似的。

  两人对红袍怒目而视。本来因为那些不清不楚关系还心存罅隙的两人,此时竟是互相对视一眼便产生了默契,齐齐亮出本命法宝,看那势头是要跟红袍一决高下。

  红袍这次“出关”就是要“得天下”以弥补前世遗憾。本想将名存实亡的鬼道宗合并,整合资源,然后再一个个的向那些“正道”宗门挑战,灭了他们。哪成想,刚想直接干掉鬼莫愁,叶修和培源,以及一众后起之秀的男弟子纷纷围攻而来。

  蚁多咬死象,更何况里面还有几只挑头的猎狗。所以阵势也不容他小觑。

  其实那些弟子骤然发动,一方面因为叶修和培源两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是他们喊的“正邪不两立”的口号,所以群起而攻之。而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觉得怡茱那般柔美楚楚可怜,想要将她救出魔掌。只不过这些话怎么能说出来呢。

  而留在地面观战的女修们以特有的“第六感”,断定这些荷尔蒙过剩的家伙们肯定是看中魔毯上那个绝色女子了。嘴里一边骂“贱人”“穿那么暴露不就是让男人***的吗?还装一幅欲拒还迎样子,真是恶心……”

  这边红袍与叶修和培源等人打的不可开交,这厢崔吟终于回过神来,看向魔毯上的女人。眼中充满了杀意。于是将剩下的女修挑拨起来:“……她就是那魔头的女人,祸乱天下,杀了她方得太平……”

  管的你什么“义正言辞”的口号,反正她们都铁了心要将这个将身边的师哥师叔们勾引走的女人干掉。于是呜啦啦一群人御剑飞起。手持飞剑。气势汹汹杀向怡茱。

  整个山谷围绕一个女人乱成一团。

  怡茱没想到这些人如此憎恶自己,她不知道她们为何如此对自己,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一个绝佳“炉鼎”。面对疯狂涌来的女人们哪有还手之力。

  就在她一幅楚楚可怜的绝望中,一股强大气势袭来,剑气如虹,竟是将那些袭来的女修们尽皆从飞剑上扫落,摔在地上,受伤不轻。这是叶修爆发出来的星辰剑意,情急之中为了救下一直让他心中牵绊的人儿,所以也顾不得藏拙了。

  与此同时一个能量罩从怡茱当头落下,就像给她身上穿了绝佳的护甲,一点也不影响她婀娜身姿和飘逸纱裙。这是红袍以自己的真元凝聚的能量罩,大乘期修士的神通哦,有了这护罩,就是站着让那些女人戳也伤不了怡茱分毫滴。

  与能量罩一起落下的还有培源,他干脆只身挡到怡茱面前,横剑怒目圆瞪,朝面前的女子喊道:“崔吟,够了!”

  刚才还缠斗不休的三人,此时竟纷纷折身护住这个女人!

  崔吟好歹也是一代大能的独生女儿,虽然娇蛮任性了点,但还是有一些手段的。刚才她就是为数不多夺过叶修剑意的女修之一。她还没从刚才叶修那不顾一切的挥剑中回过神来,刚才她就冲在所有人最前面,可是他却像是根本没看到她一样,挥出那绝情的剑意,如果不是她反应的快,恐怕已经……

  听到培源的话,崔吟更是怒不可遏。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个个为了那个女人背叛她伤害她?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

  崔吟惨然笑道:“够了?什么叫做够了?是你从我父亲那里掠取够了还是你装善良装无辜装够了?…”

  啪——

  这一巴掌着实打的狠了,崔吟在空中翻滚两圈才堪堪止住身形,不过此时已是珠钗歪斜秀发散乱,脸上赫然印着五个血红的指印。

  培源挥剑指着她,冷声道:“这次看在我们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以前一切我既往不咎。可以后若是敢再犯茱儿,休怪我培某不客气了!”

  众人愕然。

  好像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红袍,叶修,培源等人是绝对护着那个贱人的,她们如何与之相抗?现在鬼道宗又占据秘境入口,想进去探宝是不可能了,于是四散离开。

  红袍,叶修和培源三人经过刚才那一战,貌似都很了解彼此心意了,其实他们内心都深爱着这个女子。看到刚才她为他们彼此争斗而垂泪时,便明白,她其实对他们也有情,不舍得他们中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嗯,呃,于是……反正他们就通过男人的方式达成了某种默契。

  ……

  鬼莫愁压制了修为,给宗门弟子做了最后交代,如果他有不测…云云。

  刚刚走到秘境入口,却见平静的绚烂能量壁罩上泛起一圈圈涟漪,紧接着一个身着普通长袍的人静静地走了出来…

  五十年匆匆而过,并没有在梓箐身上留下丝毫痕迹,依旧如最开始那般的恬静淡然。

  梓箐没想到一出来竟是与那团鬼影相对,旋即,脸上浮现温和的笑容,声音柔柔的喊了声:“夫君,可是在等妍儿?”

  鬼莫愁呆愣愣地望着梓箐,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她正如他心中想象的期盼的那般美好。

  给予他冰冷的心灵以温暖,空寂的灵魂以慰籍。

  鬼莫愁下意识点头,旋即他猛地摇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夫君,你怎么了?”梓箐柔柔笑着,小心的迈步上前。

  她对鬼莫愁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十年前,谨小慎微,生怕触碰到对方那脆弱的神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