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94章 算你狠
  梓箐故意拉长了声音对培源说道:“看在你张巧嘴这么会说的份上,以前的就既往不咎了。只是没想到那天之后你竟然找了这样一个聒噪的贱人当未婚妻,啧啧,真是可惜了。”

  梓箐话还没说完,崔吟尖利的声音叫道:“你你这贱人竟然敢挑拨我们?培哥哥,不要丢下我啊。”

  “这样吧,除了那个女人,其他人都跟我们走,我带你们出阵。”梓箐根本不理会崔吟的叫喊,朝众人说道。

  现在正是生死存亡关头,听了梓箐的话都禁不住充满期待,如果不是碍于这一身门派制服,真想直接走到梓箐的阵列中了。

  培源心中也很郁闷,没想到对方心思如此刁钻,竟使出这种离间伎俩。对崔吟这种不分场合的骄纵也很是头疼,用脚趾头想嘛这里的人都不可能将她独自留下啊。

  身后一众弟子大多是他们两个门派的人,若是自己真将崔吟丢在这里,以后怎么跟宗门交代呢?崔吟是混元宗大长老崔浩的独生女儿,拥有单属性的水灵根资质,被当作掌上明珠一般宠着呵护着。若是得罪了这个大小姐,即便从秘境中出去了,恐怕面对的也是两大门派联手剿杀吧。

  宗门的人他们当然想尽快离开这个无时无刻都在消耗体内灵力的鬼地方,可是又不好自己去挑头,只能纷纷指责梓箐这人太不厚道了,既然要带那就应该把所有人都带出去。

  梓箐横眉以对,提高了声音:“带?我凭什么要带一个一上来就辱骂自己的女人?你们是不是看我长的好看就以为好欺负?不怕告诉你们,若不是看在你们培源师兄的份上,一个也休想离开这里!”

  众人被噎的够呛。很想义正言辞地将这邪门歪道好好训斥一番的,可是看着梓箐周围结成阵法的憧憧鬼影,都砸吧嘴,识趣地噤声。

  培源心思活络,看似在与梓箐虚与委蛇,实则在暗中观察形势。他决定放手一搏——女修身负异能,得者便能得天下……

  连忙安慰崔吟。然后偏头对梓箐说:“鬼君夫人大人大量。就不必跟她一般……”

  梓箐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她是铁了心要傲娇一盘了,调笑道:“莫非培修士是想救那个女人?”

  培源挺了挺胸膛。点头应道:“那是自然。”

  梓箐笑的更柔和了:“那好,你们中间选一个人留下,就可以将自己机会让给她哦,谁愿意?”

  随着梓箐的喊话。众人都下意识往队伍中间靠拢一点。

  “你——”崔吟回头扫过一众修士,迎着她泪光莹莹的目光都骗过头去。装没看见。崔吟气的跺脚,“你,你们——”

  梓箐放声大笑,“哈哈。啧啧,瞧瞧我们的崔大小姐,没有人愿意舍命成全你呢……培修士。就连你也舍不得用自己的命换未婚妻的命?其实以你的手段和阵法造诣怎会被这小小杀阵困住?却要带着这一大群人在这里兜圈子,莫非是另有企图?”

  众人一听。神色大变,意味不明地看向培源。而崔吟更是不可置信地看向培源,“原来你你……”你知道怎么出去?后面话没有说出来,就被梓箐声音压了下去。

  梓箐见培源脸上神色大变吃冏,便更肯定先前猜想,点到为止,不能说的太过,话锋一转,偏头对崔吟说道:“啧啧,瞧瞧,‘哥哥,哥哥’的喊的多亲热啊,可是人家却是不想救你呢……”

  看着崔吟那吃瘪的样子,梓箐感觉从身体深处传来丝丝爽快。

  原主前世那般凄惨,她也是功不可没。这次权当给她的一碟开胃小菜。

  阵中除了培源一队人,还有其他几个宗门,幸存下来的也有几百人之多。

  梓箐没必要跟所有人都犯过结。

  最重要的是叶修和怡茱两人恐怕已经前往秘境深处寻那两样宝物了,如果她将所有人都留在阵中,仅剩鬼道宗,势必成为他们的标靶。

  索性将这些人都带出去,让他们承鬼道宗的情,又能分散叶修和怡茱的注意力,何乐不为。

  不过若是就那么干脆利落地带这群“道貌岸然”的正道修士出去,又心有不甘,好歹耍耍嘴皮子发泄一下也是好的。

  ……众人依次出了杀阵,梓箐冷眉轻挑,厉声喝道:“崔吟,你最好给我记住,你是在我的怜悯之下才捡回一条贱命的,你一辈子都要承我施舍的救命之恩!”

  她要在她心中留下心结,成为心尖上那根刺,时时不得心安!

  崔吟性子悭吝恨毒,可惜心性尚浅,一句话就成功将她激怒,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梓箐却在一众“忠诚”的鬼修护卫下施施然离开。

  而培源将阵基毁掉,杀阵溃散,各宗门自行抱团离去,根据自己先前的计划和地图去寻找灵药矿石等等。

  梓箐现在随便走到哪身旁都有一大团影影绰绰的鬼影围绕着,感觉自己所有一切都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心中不胜其烦。

  寻了一处僻静之所停下,喝令五鬼将这些鬼修遣散。

  五鬼依旧一幅冷冷的死人脸,昂着头,用淡淡的粗嘎声音应道:“我等奉宗主之命护夫人周全,其他概不理会。”

  梓箐冷声道:“哼,奉宗主之命?宗主只是让你们保护我的安全,不是说让你们如影随形的监视我。想必你们自己也看出来了,澳门赌博网站:宗主对我爱护有加,若是我在他面前说一句你们保护不力,你们觉得会怎样?”

  众鬼影一凌,森寒之意将周围的草木挂上了一层蒙蒙白霜,齐刷刷看向五鬼。

  五鬼恶狠狠地盯着梓箐,良久才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算你狠!”

  梓箐微扬了扬下巴,傲然道:“现在,马上,给我保持百丈的距离,若非紧要关头不得靠近!”

  五鬼抬起右手唰地朝旁边一挥,黑色袍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围在梓箐周围的鬼影顷刻间隐没。

  肉眼寻不到踪迹,就连神识中也感应不到分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