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93章 太巧了
  梓箐现在使用了移行换貌之法掩去原主绝色姿容,看上去只是一个面容略带青涩的青年修士。

  她万万没想到竟被培源认了出来……

  脑海中思绪飞速运转,她总觉得今天巧合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是红袍横插一脚,他虽然没有直接将自己点名,可是那强大的威压锁定已表明他认出了自己。从他与鬼莫愁之间的对峙来看,他的到来都很可能就是因为自己。

  现在又冒出个培源,从第一个队伍到最后一个队伍进入,中间至少间隔了一两刻钟,以他的阵法造诣,绝不可能在里面滞留这么久的。

  唯一解释就是有什么事情让他留了下来……也是因为自己么?

  为什么?

  她绝不相信自己身上平白多了主角光环,所以无缘无故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恰好相反,越是深思,梓箐便感觉一阵透骨寒意从脊柱直窜后脑,直觉告诉她,有一个大大的阴谋正将她笼罩进去,将一步步地陷入蠢蠢欲动的暴风中心。

  ……众人虽然很好奇那第一美人儿何德何能,让鬼道宗出动那么多弟子誓死护主。竟然是为了这么一个合欢荡女,真不知道那冷血嗜杀的鬼道宗宗主怎么就转了性子呢。

  其实先前培源就发现了梓箐,不过为了印证怡茱给他传音符中的内容,于是在暗中观察一番。没想到这越看越是心惊……

  培源能够成为原剧情中的金牌男配,自然有他的可取之处。

  外表阳光俊朗,实则心思缜密。

  上次在山谷中跟梓箐结下梁子,回来后就开始细查对方底细,发觉不过如此…不久便传出她和鬼道宗宗主即将成亲的消息。于是跟着师傅前去观礼…实则只是想证实那个女人是她,如此,待她落入鬼君手中便烙上“死亡”的标签了,便了却一桩心事了。因为他的人生信条就是绝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特别是那些结下梁子的。

  只可惜事不随人愿啊,先前怡茱给他的那份传音符中竟然说他当初得罪的女人没死,现在就在鬼道宗的队伍中……

  他登时心中就一个激灵。以己度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方会不会来找他报复。毕竟,如果五年过去还没死的话,那么肯定是鬼莫愁不想杀她。甚至是已经对她动情…如此一来,对方无疑就有了一个非常牛掰的靠山,要对付他一个小修士简直是易如反掌。

  权衡利弊之下,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要么拉拢。要么……

  在杀阵这方寸之地中,培源遇上崔吟。顾晓晓,熙飞宇等人,于是结成一队。

  他看到梓箐一队人竟然有条不紊地按照一定规律在阵中行走,便断定这些人中肯定懂得怎么破开这个阵法。即便不破,也肯定知道生门所在。

  再一观察,他发现。是邢妍那小妞在指挥队列前进!

  培源心中无比震惊,因为根据以前收集的资料来看。邢妍虽说是合欢派大弟子,可是对于正道宗门而言只是有一幅绝妙皮囊而已,除了有些勾引男人的手段,其他功法,阵法之类的手段更是一无是处。

  可是这才短短五年时间,看对方修为貌似已经不止筑基期了,还有对阵法的造诣,也绝非朝夕之功!

  于是他便更加相信传音符中说的下半段内容:她身负异宝!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在这五年时间内的“华丽”蜕变!

  所以“得之,便能得天下”也不足为过了!

  ……其他人还没说话,崔吟便扬着飞剑第一个挑出来,指着梓箐叫骂:“呵,原来你就是那个人尽可夫,见男人就想上的合欢荡女?真是臭不要脸,在这里也要那么多男人把你围着,你……”

  啪啪啪——

  蓦地,叫骂声被几声清脆的耳光声打断。

  崔吟捂着脸颊,双腿叉开站立,微微颤抖摇晃,美丽的眸子上一下子蒙了一层水雾……“谁,刚才是谁打我?”

  梓箐心中快意,连忙卸掉手上的灵力球,刚才差点就要动手弄死这个聒噪的女人了。

  视线落在守护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鬼修身上,因为修炼了鬼道功法的原因,他们身体看起来都像鬼影一样,影影绰绰的。刚才正是他冲过去给崔吟几个耳光,然后倏忽间又回到自己位置上。

  那鬼修像是感应到梓箐的目光,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用冰冷的声音说道:“…她亵渎宗主,该打!”

  梓箐收回自己的玻璃心,好吧,算自己自作多情。

  “培哥哥,他他们欺负我……”虽然她心中对那个风逸俊朗的散修叶修春心萌动,但是现在培源是宗门长辈之间定下的姻缘,她也不想白白错过,于是该撒娇撒娇。

  培源有些尴尬,摸摸鼻子,干咳两声,对梓箐说道:“……这次我们所有人都被人算计了,如果不同舟共济的话恐怕很难独善其身。”顿了顿补充一句“那日绝非在下有意,还请…仙子…”

  “那日……”崔吟像是抓住什么把柄似的,看看梓箐又看看培源,尖利的声音叫了出来。“哦,原来传言都是真的,难怪这些年你那么关心她,到处打探她的消息……”

  培源脸登时一阵红一阵白,低呵一声,“吟吟,够了……”

  崔吟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带着哭腔,“培哥哥,你你为了她这么凶我?”

  梓箐不禁扶额,想到原剧情中原主邢妍与培源之间那啥后,澳门赌博网站:被其撞破,明知道对方阴元已破,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却不直接将其杀死,而是将鬼道宗的五鬼引来……借别人之手以最残忍的方式报复。

  现在看来,她这般悭吝性子还真做的出来。

  梓箐打断他的话,傲然道:“叫我鬼君夫人……”五鬼下意识看了梓箐一眼,那神情,是真的以“自己是鬼君夫人”为傲。目无斜视的坚定目光,形态端庄,没有媚态横生,也不是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高冷……他从不曾去细究,可是这次只是略微分出一丝精神,便隐隐有了将他心中信仰颠覆的趋势。

  他连忙收回心神,将那丝刚刚冒起来的敬意连忙压制了下去。然后在心中一遍遍告诫自己,现在一切都是鬼君安排的,他是听命行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