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89章 赫然在列
  梓箐去意已决。

  继续用温柔而坚定的声音说道:“妍儿也知道里面凶险万分,那份宝物也只存在传说中,而且想必那些宗门也知道这个传说,也会给他们弟子下这一道命令,所以能不能得到还不一定。这几年妍儿只是修为增加了,境界不稳,而且应战方面更是远远不足。所以这次与其说是去探宝,还不如说是妍儿自己想去历练历练。”

  梓箐言辞恳切,虚虚实实。

  天渊秘境中的确有一件可以帮助修士度过瓶颈的宝物,不过里面真正的秘密却是另一件秘宝——玄天令,可以通向另一个秘境的通行证。

  在原剧情的最后,玄天令出世,不仅引起整个修真界的震荡,还将上界仙人吸引了下来。

  在几方势力长达数十年的较量之下,最后将这个普通修真界并入到了更加高级的星辰界中,而玄天令的持有者叶修通过令牌指引进入一个秘境中,获得大机缘,晋升为大罗金仙……

  梓箐收回思绪,心中冷笑,其实在原主的本体剧情世界中,在所有人眼里看来,都是她凭着一个低贱的合欢派女修身份傍上一个大能修士,独占恩宠,最后还被重情重义的他带着一起飞升仙界,是何等的福气。然而事实上,叶修却是在利用原主身体修炼,就像前面说的,因为体质和各自修炼功法相契合,两人双修,会让他没有任何瓶颈的修炼上去。而最后那面令牌,也是叶修让原主去引开里面的妖兽得到的…当然,原主在自己本体世界中是主角,在主角光环下怎会随便被妖兽干掉呢?

  梓箐仔细想了想。或许那个剧情世界想要表现的并不是说原主多么刻苦修炼得证仙道,而是表明她是如何的以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以及怎样与其他女人各种争风吃醋中脱颖而出。

  心中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极好的城府和素养早已让她可以将自己情绪掌控游刃有余,梓箐继续刚才的话:“……我现在是结丹后期的修为,相信在里面只要谨慎行事,应该无大碍。”

  鬼莫愁看着她坚定而执着的面容。顿了顿。应道:“好,活着回来!”

  声音沉沉的,有些暗哑。

  梓箐乖顺应诺。

  天渊秘境开启在即。所有宗门都在准备和主持弟子进入秘境的事宜。

  比如安排多少弟子,哪些弟子进入秘境等等。

  然后那些不能进入秘境的宗门长老执事们纷纷利用自己手中的关系网和权利去干预这些弟子,或是威逼或是利诱,让他们帮自己从秘境中弄一些外界没有或者十分稀有的矿石灵药出来。

  鬼莫愁这次竟破天荒的派了五十名弟子进入天渊秘境。不仅对他们下了死命令,还在他们身体里下了死灵蛊:若是夫人出事。所有人比死无疑。

  五鬼赫然在列。

  且说梓箐在获得鬼莫愁的许可后,也开始紧锣密鼓地做起准备。

  她已然了解到,自己于鬼莫愁而言,只要不背叛。怎么都行。简直就是绝对的纵容啊。就连她为什么五年时间就能从练气期提升到结丹期巅峰,貌似也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而外界,那些人更是没有置喙自己的资格。自己乃堂堂鬼道宗宗主。怎么把修为提升上去的,他们自然会去找合适的借口的。

  闲话休繁。

  梓箐首先将自己空间里能够在修真界使用的物品整理出来。

  以前在修真世界倒是收集了不少法器法宝。只可惜好长时间没有这方面的任务,觉得那些东西与其放在那里闲置,还不如兑换成经验丹,为自己的等级添砖加瓦。所以现在空间里只有寥寥几件攻击性法宝,符箓么,还剩几张高阶的……

  梓箐毫不客气地利用自己宗主夫人身份,开始疯狂地收购各类高中低阶符箓。

  不过现在眼看秘境开启在即,都想多准备一些手段,说不定在关键时刻一张符箓就能救自己一命,所以手里有符箓的,或者那些制符师手中的符箓,早就被人预定了。

  梓箐能收到的也只是鬼道宗辖区内的坊市,以及宗内那些制符师的符箓。

  这些都是被鬼莫愁打了招呼的,只要把符箓制出来必须悉数交给宗主夫人!当然,也不是无偿的,会以超出市场价一成的价格收购。

  鬼道宗内赏罚分明,即便是贵为宗主所需之事,也绝对会按照规矩来,绝不徇私,大概正是因为这点,才让那些人对宗主绝对的尊崇和信服。

  短短几天时间能收购多少符箓呢?

  更何况这里制符并非随随便便画一张就是一张灵符,成功率只有可怜的三成,以平均一刻钟画一张符箓来算,一天最多有十来张成功的……

  梓箐不得不自己提笔画符,待在灵泉的修炼洞府中,就画自己最擅长的金刚符,土遁符,罡雷府…她所有修真界经历的时间算起来有这些人几辈子那么长了,成功率杠杠的。

  制符大师的名号不胫而走。

  ……

  秘境即将开启,澳门赌博网站:十大宗门以及另外几支由散修组成的团队在秘境外空谷中等候。

  每个宗门划定一片区域,撑起一个巨大的能量罩,看起来整个山谷中散落着十多个透明气泡。

  梓箐穿上普通的鬼道宗服侍,安排进鬼道宗的队列中。

  梓箐此时现实的修为是筑基初期,只是一眼,梓箐便知道这些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真实修为,是鬼君没有告诉他们的吧。旋即便笑自己太矫揉了,身为一宗之主凭什么事无巨细都要向下属汇报?

  视线扫过,心中一凌,五鬼?他不是已经有元婴初期的修为了吗?怎么也能混进来?

  五鬼也看到梓箐,眼中杀意一闪而过,不过最后却有些不甘的愤愤然地偏过头。该死,不知道这个女人对宗主使出了什么妖法,竟然会让这么多人去护她一个没用的女人?!偏偏还特意委任他为护主首领,但凡丝毫差池,就不仅仅是魂飞魄散,而是承受万世的灵魂煎熬的痛苦。

  不过这是宗主的死命令,还对所有人都下了蛊。他从没见过宗主会用这种方法来控制他们…思及此,心中对梓箐的恨意更大了,心道,这次在秘境中就放过你一马,等从秘境出来再算!

  梓箐看到五鬼眼中闪过的杀意和一丝不甘心,心中轻嗤:小样,等进入秘境后,定要将你前世加诸原主身上的痛苦悉数偿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