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84章 狼外婆
  鬼莫愁整个人蒙住,好陌生的感觉,可是好温暖…亲切。

  一种陌生的情愫从冷硬的心底油然而生。

  他下意识的,用骨节分明的大手覆上梓箐的手,带着试探和不确定的轻轻触碰,生怕自己一碰就会像以前所有的场景一样,在只是听闻他外在名号而心生崇敬和向往,可是待她们看清他的样子后,即便强压心中的恶心而说着违心的话,不管是眼里心里还是身体都做着排斥的和嫌恶的动作。

  当他真的靠近她们时,就会比如蛇蝎,就像是用最轻柔的触碰也是对她们娇美容颜的侮辱一般。

  让他一次次受伤,他只能用邪恶和同样的鄙弃来防御她们的伤害。她们不是嫌恶他吗?那好,他也同样的嫌恶。她们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欲置之死地鄙夷,那么他也弃之如敝履……这很公平。

  他想,倘若她们也拥有比他更强大的实力,恐怕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杀死吧。

  所以,从来就没有人这般亲近的,不带任何厌恶情绪的面对他,心中浮起一丝陌生的悸动。

  在确认手中触及的细腻和温暖都是真实存在的,没有因为他脸上丑陋的坑坑洼洼而嫌恶或者怜悯,更没有因为他的触碰而逃避退缩,真挚中带着坚定的意味,他完全想不到竟然有人…有人愿意触碰他,如同珍宝一般捧在手心。

  光洁的大手终于抓住掌心那片柔软细腻,留恋般的细细摩挲…然后紧紧握在手心!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倾斜的三角眼紧紧盯着梓箐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梓箐心中莫名一酸。她可以清晰感应到对方那如同青蛙一样突兀出来的灰白色眼球里充满了渴望和期盼,说不出心中什么感觉,有怜悯,还有……不忍。不过现在可不是表达这些情绪的时候,想必他之前所承受的目光除了嫌恶外便是那种带着怜悯的眼神吧。

  梓箐觉得,真正的伤害不是那种真刀真枪的干一架,而是披着“善良”外衣。然后用一幅“怜悯”你“可怜”你的目光看着你的人。他们会将你现在的痛苦一点点地剖洗开。然后再无限地方大,然后细细数落你是如何如何的“可怜”……实际上他们除了在那里看着别人痛苦而寻找自己人生慰籍和存在感外,恐怕他的内心并非如嘴里说的那般充满了“同情心”。甚至是幸灾乐祸,然后到另一个地方将你的“痛苦”写成段子,每天轮流地将给别人听,然后从别人的唏嘘的。同情的,冷漠的回应中。然后想想自己的人生……唔,貌似还挺不错的呢。

  思及此,梓箐收敛先前的笑意,神情也变得无比真挚。深吸一口气。无比感慨的样子,微微俯下身,将头靠在对方肩膀上。含羞带噌的说道:“真是笨死了,从今以后我邢妍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

  为了活命,也是为了……他内心的那刹那触动吧。

  或许是因为她穿越了太多人生,看过了形形色色的人|事,所以她对皮相更具有免疫力。就在刚才刹那间,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自己一开始认识九离的时候,对方便是这个样子。然后向自己“表白”,自己会同意吗?

  这一刻,梓箐心中有了答案,如果与他而言珍如生命,且彼此有着共同的信仰和价值观,她想,她会的。

  所以,这一次,即便“邢妍”和他之前没有任何“感情基础”,而且他也有着那般“不堪”的前科,但是现在的事实是,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

  如果他心底还存在那一丝善和净土,她愿意一搏。

  干枯的手蓦地覆上梓箐的柔润的唇……那个“鬼”字被硬生生堵在嘴里。

  梓箐心中莫名激荡,他,他竟是不想让自己说出那个不吉利的字吗?

  此刻,那张印入梓箐视线的丑陋的脸,神情意没有先前的狷狂和冷漠,更像是……一只受伤的渴望和寻求慰籍的小兔子。

  那低沉的声音有些暗哑,“妍儿……我今生今世拼尽所有也定会护你周全!”

  莫名,梓箐从心底涌出一阵颤栗。

  她突然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系上花围裙的狼外婆,将小红帽最心爱的糖果骗走了一样。

  下意识收紧双臂,从喉咙里轻“嗯”了一声。

  一代绝世天才的崛起,如果没有开挂的主角光环,那就只有最残酷的磨砺以及涅槃成凰的机缘和坚韧。

  鬼莫愁便是属于后者。他是一对天才修真者的后代,因为父辈的恩怨而被仇家追杀,那个有着倾国倾城容貌的女人将她掳去装在罐子里,当虫子一样喂养,他所有的记忆都是各种无下限的折磨…能够活下来真是奇迹。

  拥有强大实力后他以最残忍的方法将那个女人虐杀。以为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在一次秘境觅宝中,他原本可以独自离开,却看到一个有着绝世容颜的女修楚楚可怜的求救,心中恻隐,破掉阵法的同时他也受伤不轻。可是对方却借报恩之际,趁他伤重之时痛下杀手,他拼尽全力抵挡,而自己也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

  他对女人的恨达到极致,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后来成为鬼道宗宗主,他招收的门徒大多都是有着这或那的偏执。随着实力和名望在整个修真界逐渐攀升,不管是为了修为还是前程,有些不知道他根底的女人前仆后继地涌来,或者是被那些想要攀附他的人送来。

  他不纳侍妾,所以不管是谁,只要你想跟我,那好,他都会给对方以“夫人”的名份。或许在他潜意识中还渴望那一份对方从心底能给予他尊重吧。

  不过事与愿违,一次次的洞房花烛夜便是一次次的将他内心的伤口鲜血淋漓地撕裂开再蹂躏再撒盐,当然,也成为那些女人们的噩梦。

  只是一眼,对方眼里的嫌恶,恐惧和鄙弃。再次将他潜藏在内心的邪恶激发出来,在狂怒之下杀了那些女人。

  她们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天底下还有这么…这么丑陋的人?那闻名修真界叱咤风云的鬼道宗宗主不是应该像那些大能修士一般,高大,帅气,俊朗,风度翩翩,俊美飘逸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