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9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抢?你根本就没得到那份工作,谈何抢?不过是公平竞争而已。 `别人不要你,是你自己没本事,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你现在还好意思说奖学金,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一心想要挤进不属于自己的圈子,是你自己荒废了学业。难道所有人看你家境平穷都应该考不及格而让你考第一去获得奖学金吗?……”

  “我恨你——”心禾被梓箐骂的无力反击,慌乱无措地摇头,口不择言的呜呜叫着。

  “够了,不要说了——”苏民大吼一声。

  心禾像是终于找到个泄口:“你朝我吼什么吼?都是因为你,一边追我,另一边却说和她拍拖,我知道你肯定是嫌弃我家世没有她好,长得没有她好看,可是我也在努力啊,我拼命打工拼命赚钱,疯了一样的学习,我只是想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一点而已…可是每次在我最脆弱最需要你的时候,得到的消息都是你在和她搞暧昧……”

  苏民看着心禾恸哭样子,心有恻恻,不自觉放缓了语气:“我和她之间…真的…”他正要辩解,目光从身形婀娜高挑的梓箐身上掠过,语气一滞,转口说道:“那你和安川又是怎么回事?”

  心禾愣了愣,大概是刚才说的太过投入了,下意识的就要说出来,旋即觉得不妥。所以眼神躲闪,有些慌乱。

  苏民见此冷笑一声,本想上前搀扶心禾的,没想到她竟是这般反应,心中顿时凉凉的,神情颓然。`

  这段时间他也听到外面有人在传,说他女朋友跟安家的人走的很近,先前还以为她跟安川有啥,没想到却是想勾搭安然?!

  这让他内心的骄傲被践踏的粉碎,狠狠盯着地上的心禾,强压了内心的怒火。声音阴沉的可怕:“……所以,这段时间你跟安川在一起其实是想接近他是不是?你还想取代她成为他的未婚妻是不是?呵,亏得我为了你还跟爸妈大吵一架……”

  苏民跟心禾说话,手指指向梓箐。

  心禾看着苏民凉凉地看着自己。一点也没有上前搀扶的意思。她痛哭流涕,不住地摇头,“不,不不,苏民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听信那个贱人胡说……”

  苏民摇着头,神情黯然的退步离开:“心禾,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不,不不是这样的……”心禾哭喊着,而人影却消失在花圃间了。

  梓箐走上前,高挑的身体娉婷而立地站在心禾面前。

  心禾趴在地上,双手撑着身体。`刚才被梓箐狠狠扇了一耳光,脑袋还有些嘤嗡作响,此刻又看到以为绝不会单独丢下她的男朋友“受伤”的离去。顺直的头凌乱地黏在脸上,眼泪鼻涕齐下。看上去十分狼狈。

  清越的鞋跟扣地声将她茫然的思绪拉回,视线在面前那双她一年生活费还贵的高档定制红色凉皮鞋上聚焦,往上是光洁修长笔直白皙的****…

  阵阵沁人心脾的香风飘入鼻孔……自从上次晚会上被奚落后,她便恶补奢侈品知识,知道这比指头略微大一点的香水是她几个月的生活费…

  心禾心中浮起强烈的不甘,为什么她什么都比自己好?出身富家,长的好,身材好,学习还那么好?什么都不缺,可是为什么明知道那是自己的工作还要跟自己抢?明知道自己靠奖学金生活还要更自己争第一?

  不公平。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梓箐抄着手,冷声道:“犯贱就是犯贱,骨子里的****,真以为所有男人看见你就会情不自禁爱上你吗?别那么天真了…除了装纯情。你还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

  ……

  人就是这么现实,在知道方家傍上了安家后,所有人对方若夕的态度都改观了,包括瑜真和红梅。

  她们现在唯一能跟梓箐搭讪上话的筹码就是,她们曾经是同班同学和一个寝室的室友。

  梓箐现在幸福的不要不要的,每天都在惑惑的期盼和憧憬中度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想的是啥。那些与他相处的片段就那么不期然地是不是霸占着识海,或者是冒出一些无厘头的片段占据了思绪。

  独自静静坐在阳台上,沐浴着金灿灿的阳光,迷迷蒙蒙地想到:难道,这就是爱情的滋味。

  对于梓箐来说,这场梦幻的爱在人生经历了数千年之后才姗姗而来。

  如果她只是普通人,只是拥有那一世人生的普通人,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世的轮回才有这一次的绽放。

  虽然每天仍旧有许多事情生。

  不管是跟他她有关还是无关的,梓箐已经没心情去理会那么多了。

  她现其实自己根本没必要跟他们周旋,他们自个就在那“玩”的不亦乐乎。

  就像上次在学校花园里的一番遭遇,根本就没在梓箐心里留下丝毫痕迹。

  不过后来却听说心禾自以为被方若夕羞辱了,痛不欲生,竟然学人家服安眠药自杀。

  和所有的老套剧情一样,她是在跟安川打电话后才服药的……哦,不对,从红梅两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中,应该是在看到安川的车子到了她住的楼下,才将一把安眠药吃下去,写了遗书,再躺到床上……所以,这怎么死的了?不过却让她着着实实遭受了一番抢救洗胃的折磨。

  经过那次事件,心禾的确“安静”多了,这让安川对她更加心疼,与此同时苏民也听到消息急急赶去,跟安川撞个对着。

  两人吃醋在所难免,在医院里大打出手。

  安川说苏民不懂得珍惜心禾,才会让心禾这么痛苦。

  苏民说安川趁虚而入,同时心中也有些怨忿心禾,为什么她寻死觅活时不打给自己电话,偏偏打给安川?

  经过一番闹腾后,苏民和心禾的关系再次恢复,不过却并不像原剧情中那般,每次的“波折”让他们爱情都得到一次“升华”,变得更加坚定。

  恰恰相反,那次矛盾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埋进两人的心里。

  充分证明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