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8章 “逆鳞”碰不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梓箐下意识“咦”了一声,旋即想到了什么。`

  人最不希望自己最落魄最窘困的样子被别人看到,特别是曾经还有些不清不楚的过结的人面前。

  所以梓箐连忙移开目光,装作没看到,视线从对方身上不着痕迹地滑过。

  就在快与对方错身而过之时,一声凉凉的喊声从侧畔传来。

  “方若夕——”

  梓箐下意识侧头看去,“嗯,有事?”

  心禾狠狠瞪着梓箐,嘴唇嗫嚅着,苍白的唇被贝齿咬出血印子,平添几分血色,她喊了一声又顿住,就在梓箐以为对方只是随便叫一声而已,正准备离开时,那娇柔的唇终于轻启,“你…装的那么若无其事的样子,难道现在你心里连一丁点愧疚都没有吗?”

  梓箐切了一声,看她这一幅深闺怨妇的样子,不用问都知道她说的那个“愧疚”所指。如果不出她预料的话,这段时间学校里的那些谣传富家女方若夕因为嫉妒苏家大少喜欢上平民之女,而故意撬墙脚,抢别人工作,争别人男朋友,就是她自己本人传出去的吧。`

  梓箐觉得这样的女人也真是够了,难道爱情真的需要别人才能烘托出你们之间的真爱吗?原本以为可以很平静地互相见面打个招呼,没料对方竟然跟自己摆脸色。

  梓箐丢下两个字“有病”,便哚哚离开了。

  心禾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彻底无视了,胸口剧烈起伏,双眼噙满泪水狠狠地瞪着传来空响的楼梯,白皙的手狠狠抓在栏杆上,像是要扣进去一般,被修剪整齐还涂上粉红色蔻丹的指甲折断都不知道。

  歇斯底里的喊声响彻整个楼道:“你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跟我争?为什么——”

  “……寂寥的心…等待你的温柔……”铃声乍响,心禾猛地回过神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拇指滑动到红色按键。这时才注意到指甲破损,深深戳进指端,渗出殷红的血。

  或许红梅说的对。本来应该是自己成为安然的辅助家教的,却被心禾横刀夺去。所以现在安家继承者未婚妻的身份也应该属于自己!

  所以她用无数方法想再次靠近安家,靠近安然,她和安川走的那么近也是想更多了解安然的情况。`

  用几个月时间学会了如何将自己打扮的更加精致,从眉毛到眼线。从耳坠到指甲,型,唇彩…可惜,越是雕琢,越是精致,便越少了原本的那份纯净和质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靠近不了对方。越是被无视,越是得不到,心中便越是不甘。

  心禾用手背胡乱揩了眼泪,眼中透露出几分决绝之色。

  梓箐办完手续便归心似箭地往回赶。和九离相约要吃遍玩遍这个世界,以前要读书只有周末两天时间,所以只能在附近地方玩玩,现在放暑假了,九离告诉她已经他也将安家的事情处理差不多,正合适到更远地方去逛一逛。

  办公楼下是一个巨大的中心花园,从中间直接穿过,正巧与急匆匆赶来的苏民迎面碰上。

  梓箐想到先前心禾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再看苏民这般惶惶然,料定这对主角之间不知道又在玩什么爱情游戏。于是连忙就侧身让到一边,免得再跟他们沾惹上什么。

  苏民跑出一段路突然停住,转身喊道:“方若夕——方若夕,你等一下。”

  梓箐停下脚步。神情淡漠地问:“苏大少什么事啊,别,就站在原地别动,刚才看到你女朋友心禾就在附近,免得等会看到了又要误会。”

  苏民气结,上次她打了自己一拳还没找她算账呢。现在反倒好像是自己欠她的一样。不过她这样的干净利索的性格貌似更对他的胃口。他已经知道她这次考试全年级第一,再联想着那天晚会上的光彩照人,突然现她并不是以前看起来那般轻浮肤浅,就像是一座神秘的宝藏。

  “你…你知道安家三少是什么样的人吗?他是有精神病的,曾经还差点杀了人,若不是碍于安家背后的势力,早就……”

  梓箐没想到他突然跟自己说起这个,她不容许别人对九离有丝毫的诋毁,喝道:“苏民我告诉你,安然是我的未婚夫,以后最好别在我面前挑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哼,未婚夫?叫的多好听啊,才短短两个多月时间就搞在一起,方家二小姐可真是有本事,连一个杀人疯子都能搞定……”

  尖锐的嘲讽声从旁边传来,心禾依旧一身素白,从花圃间另一条小径走来,眼神无比怨毒地盯着梓箐。

  啪——

  梓箐其实一点也不想和这对“恩爱”男女搅合上的,即便在原剧情中她们杀了安然,原主也深受其害。不过想到是安然囚禁她的自由在先…那是一笔糊涂账。所以她甚至想过只要相安无事,她和九离两人静享这番美妙的日子,未尝不可以成全他们一段幸福。毕竟在她心中压根就没想过要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或者一定要踩着别人,凌驾在别人的幸福之上才能彰显自己的成就感。

  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一而再的避让反倒助长了她的威风气势,澳门赌博网站:现在竟然敢骂九离?这不是找死吗!

  梓箐身形掠动倏忽间就到了心禾面前,抬手呼地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这一巴掌力道十足,直将其打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梓箐一向给人的感觉是隐忍避让,他们大概从没想过这样的人也是有逆鳞的。“真是犯贱,你们都最好给我记住,有事没事别在我面前晃悠,看见就想吐。”

  心禾脸腾地浮现几条血印子,肿的老高,她像是豁出去一样,朝梓箐嘶声叫道:“犯贱的人是你,那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工作,那一切本来都是我的,是你,是你抢了我的工作,现在你还抢了我的奖学金,你们有钱人都是这么的尖酸刻薄的吗……”

  呵,梓箐气极而笑,抢了她的工作这件事……的确,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去跟她抢的。从进入这个剧情世界开始她就筹谋一定要得到那份工作,所以她一点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可是这“抢了奖学金”又是怎么个说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