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4章 交际
  心禾扑在苏民身上,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苏民,苏民…你怎么了?”

  梓箐看着一脸紧张心疼样子的心禾,想,自己应该已经用行动证明了她并不是插入她和苏民之间的小三了吧。`

  心禾仰头一脸梨花带雨望着梓箐,“方若夕,你为什么要这样?他就算是做了什么事,你就不能好好的说吗?为什么要打人?你你真是太野蛮了……”

  “我…我野蛮?”你怎么不说自己男朋友惹事?梓箐张口结舌,竟是无言以对。

  紧跟着心禾赶来的红梅和瑜真对梓箐自然也是一幅横眉冷对。其实她们这样对她也是有原因的,除了被心禾善良所感染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们的父母都在苏氏集团下做事,为了职位为了升迁。本想自己送上门去勾搭苏民的,只可惜人家都不鸟事她们。所以见苏民中意心禾,自然就要巴结讨好心禾了。

  其实她们自己心里也如明镜一样,哪里看不出苏民其实真正在意的还是心禾,哪里看不出他对方若夕只是利用只是玩弄?

  原本还以为多么的单纯纯净的友谊呢,原来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这是有名的贵族学校,来这里读书的非富即贵,即便不是,家人也是花了大价钱想把子女送进里面沾点贵族气息、镀镀金、建立人脉关系等等,若是能顺便勾搭上一个富二代官二代那就赚了。`就像心禾,红梅,瑜真这样。

  从小学中学高中再到大学,一般都二十岁左右的人了,若是古代早已生儿育女,人情世故哪里会什么都不懂的?

  想通这一点,梓箐索性一句话也不想说,直接走人。

  梓箐刚回到租住的小公寓,方家父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什么,舞会?”约会的事情才落定怎么又来个啥舞会?

  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她想起好像原剧情中也有这么一出。不过那纯粹就是踩着她这个金牌女配给男主女主秀恩爱的场所。再来一次她绝不会再成为那两个贱男女的垫脚石了!

  “若夕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读大学就是让你镀层金,而真正的人生开始还是要嫁人的……”方母苦口婆心。

  电话那边方家两老换着在电话前给梓箐说教。

  梓箐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大家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都是以联姻来稳固自己家族利益。 `所以在享受家族带来的荫蔽的同时也需要用自己的人生为其添砖加瓦。可是她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正是大家族可以一直根深叶茂的原因。只有强强联合彼此相互关照扶持才能走得更远。而对于两个人的婚姻,有强大的家族在背后支撑,即便只是为了利益的结合,到最后的决裂也不会让自己输的太惨……

  梓箐将自己丢进松软的沙里。叹口气,拨通九离的电话。

  九离说:“不用担心,去吧,明天我也会去的。”

  听到九离的温厚的声音,梓箐终于放下心来。

  开始一如既往的静坐修炼。

  梓箐第二天下午掐准了时间才赶回家里。

  方母看到梓箐,急切地开始为她拾掇,将那些最昂贵的衣裳饰往她身上招呼,生怕不能彰显出女儿的“贵重”。

  梓箐穿着一身及地蓝紫色露背长裙,一整套的钻石饰,黑亮的卷曲头从两鬓垂下。随着走动而轻轻颤动,看起来妩媚中带着俏皮。

  原主是金牌女配,这外形条件自然是一顶一的,身形高挑,白皙肌肤犹如凝脂,一进入会场就成为众人焦点。

  方母挽着女儿胳膊,昂着头,无比自信地一一跟这些贵妇小姐们打着招呼。

  梓箐视线在人群中游离,搜寻九离的身影……

  一个身着白色蓬蓬裙的女子映入眼帘,梓箐眉头微不可察轻蹙。呵,她还真是敢穿呢,真像个白雪公主。

  她想把视线收回时,心禾径直朝梓箐这边走了过来。一身地摊货色的裙子与高档定制晚礼服相比就太见拙了。梓箐暗赞在这样的浮华场所。往身上堆砌奢侈品还是很有必要的。

  心禾却丝毫未觉,神情清冷地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跟你争什么,是费阿姨请我来的…”

  梓箐轻笑,“你无须跟我解释什么。我不需要。”

  “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现在已经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心禾说着凑上来,想抓梓箐的胳膊。

  梓箐岂能如其所愿,轻轻折身便逼开了。她不想跟对方过多纠缠,特别是在这种场所。

  所有人都打扮的光鲜亮丽,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那些妙龄的女子男子就像是被包装好了待价而沽的货物一般…游走中,攀谈中,无不是在为自己儿子女子物色一个更有利自己家族的对象。

  她只想尽快找到九离,劈一隅安静之所,静享两人的时光。没有,没有……整个会场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梓箐想到他在电话里说会来的…心情平静下来,任由方母挽着自己的手臂,落落大方地顺着母亲的介绍而与众人打招呼。赢得称赞声一片,不管是真心赞誉还是假意恭维,都让方母感觉脸上荣光倍增。

  不知不觉中,梓箐竟然感觉从身体深处也生出一丝丝舒畅和惬意。就像是原本憋仄着而后被舒展开了一样。

  梓箐略一凝思便已明了,不觉莞尔一笑,是了,这是原主留在身体中的残念。

  ……苏民一身西装革履出现,面料笔挺,一扫他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看起来多了一分刚毅挺拔。人靠衣装马靠鞍。

  看到心禾,高冷的神情立马变得柔和,“心禾,你怎么来了?”

  “是费阿姨邀请我来的……”她感觉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没有人搭理她,没想到连他也带着惊异和嫌弃的表情。

  “费阿姨?”

  “就是安然的母亲啊…”

  “你是说安家的那个有自闭症偏执狂的安然?”苏民一脸纳闷,不由得提高了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