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3章 揍丫的
  梓箐在自己租住的小公寓里,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将技能全部修炼起来,也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学习。`

  日子过得充实而惬意。

  至于男主和女主之间波澜壮阔的爱情故事,她已无暇理睬。

  根据约定,她只需要周六周日去雨桐庄园陪着安然学习就行。

  说是陪着学习,其实就是给两人静静相处的机会而已,让清新淡雅的感情更加隽永绵厚。

  这样的平静一直持续了两个月,这天课间,红梅和瑜真两人突然将梓箐堵在楼道转角,厉声质问:“方若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害心禾还不够惨吗?”

  梓箐眉梢微挑,神情淡漠。以前看在她们和原主关系好的份上,她不想主动破坏掉,只想将那份纯净的友谊继续维系下去。可是随着事情的展她现自己小心呵护的东西只是表象。自己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们的事,她们却以为心禾打抱不平的姿态来教训自己。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事实的真相,甚至连听取一下自己的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凭什么?!再说,上次的误会不是已经解开了吗?

  正如原剧情中那般,苏民只是利用自己当幌子给予心禾刺激,让心禾再次回到他身边而已。

  据她了解,就在家教的事情后不久,他们两人不是已经恢复恋人关系了吗?记得当时她们看自己时的样子,下巴都顶到天上了,活脱脱几只骄傲的小母鸡。`

  怎么现在又找来了?还有完没完?

  梓箐现在大事已定,毫不客气的冷声反问:“什么这么做?我对你还是你做了什么吗?你们还真是无聊,有时间好好把自己学业弄上去,整天跟着别人屁股后参合个什么劲儿啊。”

  “不是对我们,是对心禾!亏得心禾当初还那么维护你,我们真是瞎了眼,看错你了。”瑜真言辞激烈,情绪激动。

  梓箐喝道:“维护我?你们的确是瞎了眼。你们看错的岂止是这一点。还有,我现在对心禾那点破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别什么事都往我脑袋上推。总有一天我会看着你们痛哭流涕,为自己现在的错误买单的!”撂下狠话。挥手拂开挡在面前的红梅,径直离去。

  刚刚转过楼道,手机响了,是方母打来的。

  梓箐连忙接通电话,“……什么。吃饭?我不去……”

  好一会,梓箐才挂断电话,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楼梯。原来如此。

  方家二老果真在为撮合她和苏民的事情使劲的折腾,肯定是心禾她们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所以这才又把自己嫉恨上了吧。 `

  梓箐微微叹口气,澳门赌博网站:方母撂下狠话,如果不去赴约的话就断了她的生活费。

  苦笑一声,果真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句话就能将人掐的死死的。

  也怪自己这段时间生活过的太滋润了,放松了警惕。

  还好她现在总算有个家教的工作,一个月也有一两千的收入…若是这次能把成绩提上去。拿到全额奖学金还是很客观的。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期末考试了,原主成绩只能中下,上学期就补考了几科才凑够学分,所以必须还加把劲才行。

  明天又是周六,一想起又要见到九离了,梓箐心中就抑制不住的雀跃起来。下课铃声甫一响起便迫不及待收拾好书本冲出教室,刚跑到楼梯口,突然斜刺刺杀出一个人挡在她面前。

  梓箐啊地轻呼出声,好在这段时间她将自己的那些技能统统熟悉了一遍,所以临时应变能力提高了几个档次。她连忙扭转身形。堪堪避开。恰时手臂上传来股力量将她拉住,梓箐毫不客气地反过手卸掉对方的力量,横眉冷对:“放开,你要干什么?”

  苏民已经准备好对方绵软的身体撞在自己身上了。不用刻意,那些女生也会故意往他身上撞的。

  他没想到对方反应竟如此敏捷,微微的错愕,很快就被对方的呵斥声惊回。

  “哼,不是我要干什么,是你自己要往我身上撞的。我只是好心扶你一把而已。”

  梓箐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她时间宝贵的很,不是用来浪费跟这些人扯的。

  看对方样子应该是有备而来,她才懒得管他又打的啥主意,直接伸手一划拉,将对方挡到一边,直接哚哚的下楼去了。

  竟然被无视了?!苏民再次感觉到挫败感袭来,他朝梓箐背影喊道:“装什么假清高,叫你那傻逼父母不要再缠着我爸妈了,就你那样子,给我提鞋都……”

  梓箐还忘了有原主父母这一茬了。他们一心想要攀上高枝,跻身上流社会。听苏民的口气,莫非他们去找他父母了?

  昨天方母打电话来让她去跟苏民约会,今天苏民就找上门来,莫非他知道这件事情?

  梓箐当下就怒了,“苏民,你给我听清楚,以后少tm的在我面前晃悠。你那么爱你的心禾就好好的去守着她就行了,别拿别人来当幌子,别以践踏别人的尊严和人格来显摆自己的痴情专一。”

  苏民没想到对方竟然敢数落自己,正要反驳回去,斜眼瞥到一抹白色走近……

  他猛地一手撑到墙壁上将梓箐堵在角落里,自以为很邪魅的样子说道:“方若夕,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和你父母一样,都是那么的犯贱,既然那么想攀上我苏家,那好,来啊,好好的把1z服侍舒服了就……”

  “啪——”

  “嗷——”

  苏民惨叫一声,身体象虾子一样弓了下去。

  左手一耳光,右手一钩拳。

  梓箐本来是想来个撩阴腿的,可是想到这可关乎女主大人以后的性福,所以该撩阴腿为上勾拳,直接打在肚子上。

  “啊,你你怎么大人啊?”那抹白色人影冲了过来。

  梓箐冷笑。呵,苏民以为只有他看到心禾走来,想做成暧昧的样子让她吃醋。真是有病。

  不过若是普通女子,即便被对方这般言语羞辱而气愤非常,可是也敌不过对方人高马大,恐怕推搡叫嚷反倒被别人看作是“欲拒还迎”的做作了。

  所以这武技还是很有好处的,直接拳头说话,揍了丫的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