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1章 铁血【janeuwoo礼物
  一沙一世界。 `每个人物都有自己故事,背后都能牵扯出千丝万缕的关系网。

  梓箐在舒缓清新的晨曦中听完九离的讲诉,这才是一份完整的安然的故事,内心唏嘘不已。

  她万万没想到那个看起来高贵典雅的女人竟有这般深沉歹毒的心肠。这个秘密除了费秋和安磊络,所有人都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九离那特有的平和的气息给予梓箐最安定的力量,所以除了对事件本身的唏嘘外,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

  不过,她一想到九离以后就要面对那么恶毒的女人时,心中禁不住担忧,下意识问道:“九哥,那…你打算怎么办?”

  九离淡淡的说道:“这正是安然的委托之一,为他母亲昭雪。”

  “可是……”她想说,正如他刚才讲诉一样,身处大家族中,牵一而动全身。即便是玩家在剧情世界中也必须遵守他的法则。

  “嗯,如果将这件事剖露出来的话对两个家庭都不好,她一个人的犯下的罪孽没必要让所有人都去为她买单。”九离当然知道对方担心的是什么,温厚的一笑,如初露的晨曦般清新温暖的样子。

  梓箐下意识松了口气,已然完全放心下来,更为彼此的心息相印而欣慰。`

  的确如此,因为安家的背景是在是太深厚了,而这些年费秋到处拉关系也给自己积累了不少人脉。

  两人一如以往的投契,短暂的相处便已慰籍了曾经相思的煎熬。不过碍于身份限制,该有的克制和“规则”还是必须遵守的。

  两人踩着逐渐高升的阳光闲步园中,澳门赌博网站:一边闲散地聊着,九离引梓箐到庄园后面的那座小阁楼,楼前是一片修葺精致的花圃里,这时节正是鲁冰花怒放的时节,一串串紫色红色的如同细长尖笋的花柱挤挤挨挨簇拥满正片花圃,外圈紫色,内圈红色。有蜜蜂蝴蝶翩跹其间。

  古朴的阁楼静静矗立在明媚的阳光下,将一片剪影歇歇地印在了花圃上,与周围极具现代化风格的建筑物格格不入。

  外面是和煦的阳光,甫一走进这里。一股阴凉之气扑面而来。梓箐眉头微蹙,九离像是知道她此刻心中所想一样,微微紧了紧宽厚的手掌。

  梓箐回以微笑。刚才她看出这座阁楼朝向和格局都与众不懂,坐东朝西,窗户开在南北方向。那么屋子里肯定是终日不见阳光的,不用看都知道住在里面会给人很沉闷压抑的感觉。

  两人牵手缓步走向阁楼正门,宽伯从旁边阴影中走出,含胸垂手侧身站在门口,恭敬的却带着刻板和梳理的声音说道:“三少爷,夫人说现在还没有到辅导时间,莫要乱了规矩。 `”

  梓箐下意识就要抽回手,却感应到更有力的紧握,心中顿时安定下来。

  不过这个管家说的话未免太刺耳了,这个时代。第一次那啥也不为过,更遑论只是牵手,便拿规矩来压人。

  梓箐眉头轻蹙,这个管家给她第一印象就是很阴沉,看似不声不响,看似恭敬,实则将主人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人最可怕了。

  她不言语,一是这里没她置喙的资格;再则,有九离在旁,无需她操心。

  九离说道:“从现在开始。以后你不要到后院来了,吩咐那些下人,没有我的许可,谁不能踏入这座阁楼一步。”

  “三少爷……”

  “明白了吗?”九离微微提高了声音。不怒自威。

  宽伯微微福的身体颤抖一下,看来夫人说的没错,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他变了。

  不,绝不能让这一切出自己的控制!

  宽伯带着自持老成厚重的神态和语气说道:“三少爷,夫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也为了安家的声誉。”

  说罢偏头看向梓箐。目光中透出冰冷寒意,“这位姑娘也不是普通人家女子,自当懂得遵德守礼,丢了自己名节事小,可莫要让自己的家人跟着蒙羞……”

  梓箐腾地火起,这厮瞎嚷嚷个什么啊。怎么说的好像自己偷汉子一样?难道这一晚上时间那个女人又折腾出啥幺蛾子了?

  梓箐正要作,手上传来温厚的力量,浮躁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九离声音冰冷,犹如凝结的寒霜,“陈宽,原xx军区副官,曾参加过数场战役,后跟随安磊络,在xx战役中有救护之功,退役后成为安家管家,人称宽伯。逃兵,懦夫,为了一人苟活竟让整个团的人陷入敌人包围圈,为你争取逃跑的时间。可是最后却颠倒黑白,反倒成了英雄,封官进爵。别人都以为你是感恩安家的庇护知遇,实际上不过是想以安家作为跳板……安平……”

  宽伯身体如筛糠一样颤抖着,脸色煞白,如见鬼魅一样惊惧恐怖地看向九离。天哪,这这还是那个被他们一手培养成自闭症偏执狂的人吗?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秘辛的?

  不,不可能,这简直是太恐怖了!

  他伸手指向九离,好一会才憋出一个字来“你,你是谁?你是妖怪,妖怪——”是了,所有人都知道安家三少爷有病,是个自闭症患者,而且还有暴力倾向。所以只是一个念头间,他就想直接给他扣上“妖怪”的帽子。

  九离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给他们丝毫怜悯和可惜。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

  九离另一只手腕一翻,数枚银针疾射而出,顷刻间陈宽身体便如破抹布一样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痉挛起来。

  欣长的大手再次从对方身上挥过,银针收回手中。

  梓箐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旋即,便明白了九离的良苦用心。

  以他的手段是有无数机会无数种方法去收拾陈宽的,可是他偏偏选择在自己面前施展,正是想要告诉她,这个世界有时候只有绝对的掌控才能让自己立于主导地位。就像现在,如果就此放过陈宽,或许就会引出更多的事情,自己给自己留下隐患和麻烦。

  梓箐所料不错,一场隐隐作的风暴被直接扼杀在了摇篮中,此是后话。(未完待续。)

  ps:  承蒙厚爱,今天总算赶在十二点之前兑现承诺了,这两章加更以示最诚挚的谢意!!顺便送上美美的祝福:janeuoo平安,健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