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60章 时光静好
  安磊络看到梓箐那一刻微微愣了一下,良好的素养和内敛很快恢复如常,他客套地跟梓箐打个招呼,便非常耐心而且神情中满含期盼地听完安然说的每一个字。`

  最后说道:“然儿,看来这是你在深思熟虑且慎重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爸爸尊重你的选择,就聘用这位方若夕同学为你的辅助家教。”

  意思就是通过了!梓箐感觉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不过刚才她清晰感应到安磊络看自己时眼底闪过的一丝惊异之色。原主只是一个还没有步入社会的单纯大学生,不管是在剧情介绍中还是现实中,在这之前原主和安家都没有任何的交集。所以唯一可能就是与方家或者方家父母有关。

  费秋一扫先前的威严和横眉冷对,走上前双手缠上安磊络的手臂,轻轻摇晃,一幅慈爱样子的说道:“磊络你就是太娇宠孩子了,这对他以后成长可不好,其他都可以商量,但是品性一定要好……”她还想说点什么,安磊络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眼神示意,“等会再说。”

  费秋很识趣地闭嘴。

  梓箐察言观色,心中暗自咯噔一下,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抬眼看向九离,对方正目光温和地看着自己。 `

  霎时,澳门赌博网站:梓箐感觉一种叫踏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以前自己一个人在任务世界中拼搏,所有一切都靠自己,如履薄冰。

  而现在有他在,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就像先前,一切看似都无法挽回的局面,他只是一句话,做出一个选择,事情便迎刃而解。

  费秋微微低眉,将眼中的恨意敛去,无法反驳。可是心中却对安然和方若夕已恨之入骨。

  ……辅助家教的事情拍板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签了协议,梓箐被安排在一间客房休息。

  虽然近在咫尺,但是梓箐和九离两人都谨守“身份”的本份。没有做出任何逾矩的言行。

  都从对方身上找到了平静和安定的气息,没有焦躁,没有不安,整个身心都变得踏实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星期六,九离借口带她参观雨桐庄园而向她讲诉了真正的安然的生活。 `

  细碎的雨花石致密地铺设出一条迂回小径。穿梭在园林池沼之间。

  湿润的清晨,微凉的空气吸入肺部,感觉整个人与周围挂着露珠的花草一样清新起来。

  梓箐心中无与伦比的惬意,身旁传来他温厚的气息,踏实而娴静。

  九离引梓箐到一旁用藤萝编制的秋千上坐下,自己站在旁边,手掌撑在藤筐上,悠悠然地推着,一边用温和的语气淡淡地讲述着……

  “她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九离声音平静的开始了他这次任务剧情的讲诉。

  梓箐身体懒懒地靠在藤椅上,任由身体悠悠地荡着。虽然对方已经以最柔和的方式告知她真相。可是真相仍旧出她的预期,或者说出了她能够想出的人性龌龊的极限。

  梓箐深深吸口气,唏嘘一声,原来如此啊。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会对安然那般的专横了。

  其实这也是在原主安然被人害死后,过去了很多年,才无意间现这个秘密的。他是费秋的双胞胎妹妹与安磊络的孩子。一个老套的豪门姐妹争夫的戏码,费秋的妹妹与安磊络一次邂逅情定终身,然后双方面见家长,定亲,一切都很顺利。大概是双胞胎姐妹他们的择偶多少有些雷同。再加上费秋看到安磊络对妹妹那么的宠爱,便想取而代之。于是在成亲的时候将妹妹藏了起来,自己成为新娘。

  安磊络现的时候却无力反抗,因为双方都是豪门世家。不仅是两个人结婚,更是两个大家族的联姻。为了大局,这成了他和费秋的秘密,甚至连两边的家长都不知道。而他暗中开始寻找费秋妹妹……终于找到了,两人**,怀上了孩子。

  安磊络看到曾经心爱的女人被陷害饱受痛苦。就在他准备要将这一切“拨乱反正”的时候,费秋妹妹突然小产生下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正是安然,而她则撒手人寰。安磊络隐隐觉得这事肯定跟费秋有关系,可是找不到证据,而且双方家庭以及自己的身份,都不容许他将儿女私情凌驾在所有人的利益上。

  费秋承诺会对安然像对自己孩子一样。而实际上却是将安然完全隔离开来,以安然先天不足为借口,于是便刻意将他养成了自闭而偏执的性格……

  有句话叫做捧杀,可是这个费秋用心更加嫌恶,她是利用安然的先天不足而刻意将他养成“自闭”“偏执”的性格的。她每次看到安然一个人在阁楼上孤独的矗立,就无限慰籍内心对妹妹的嫉妒憎恶。

  九离轻笑,说道:“其实还真的要谢谢他们呢,若不是安然体内有那般强烈的执念,正好与我的那份执念相契合,我们又怎会有现在的相遇……”

  他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他现在很虚弱,正全力修复神魂和修炼以及地狱外族侵入自己的宇宙世界,所以是不能随便分神进入其他剧情世界的。

  而梓箐现在只是见习掌控者,还没有进入掌控者世界的资格。

  所以如果不是这一缕执念的牵引,他分出一缕魂魄相遇,不知道还要彼此等候多久呢。

  梓箐轻轻伸手覆上藤椅编筐上骨节分明的大手,被对方反手握住。

  “九哥……”

  “嗯。”

  时光静美,心息相通,只是静静的相守相伴便胜过那般铿锵誓言和轰轰烈烈的你追我逐。

  恍惚间,时光飞逝,不觉中,太阳已褪去羞涩的红晕,如烧红的铁饼从山巅跳了出来,变得明晃晃的。

  阳光透过林间罅隙,斑驳的光圈照射在两人脸上身上,随着枝丫摩梭,光影也在悠悠晃动,如诗如画。这是在主神空间从没有过的享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