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58章 你终于来了……
  梓箐微微低下头,以她的智商和对人性的洞悉又怎会不知道安夫人骨子里的高傲,内心早已做出了拒绝自己的决定?!

  可是她别无选择,谁叫她是安然的母亲呢。 `

  身处这个剧情世界中就必须遵循这里的秩序和法则。

  她顿了顿,抬起头看向对方,神情无比郑重真挚:“安夫人,算起来这只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在如此有限的时间里我只能尽可能将我会的并对贵公子有用的技能和知识说出来,你才能知晓,如果我不说出来,你又怎么判定我是否具备并且能够胜任呢?不管你先前对我的了解和认识如何,那并不是真正的我,恳请夫人可以给我一个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让我可以为你效劳为安然服务。你可以给我一个考察期限,看我是否合格……”

  此刻,这些人在梓箐眼中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个的数据代号而已。她的心里眼里脑海里只有九离。

  安然身上有九离的那一份连意识都算不上的“执念”,她一定要将“它”找回来!

  其实当初鸿还有一点没有告诉她。

  九离经历了那么多的曲折,灵魂和意识强大到不可想象的程度,即便现在虚弱,可也不是随便哪个就能将其攻陷,甚至是逸散的。 `

  这一份,只是他残留在剧情世界中的一丝执念……而这份执念的起因正是因为梓箐。

  梓箐无意中闯入到了以前九离曾经带过的一个剧情世界,便无意中触了他对她的那份执念。

  只可惜当时梓箐却并没有意识到,因为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九离的气息,只是凭着一种女人的只觉,在恍惚中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她并不确信,而当时的他也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而后来等梓箐回到主神空间后,他的执念便感应到她的“离去”,于是也紧随着离去,去寻找她……

  梓箐在做上一个任务的时候,九离的那份执念已经飘过无数个剧情世界了。每一次都是那般偏执若狂,可是这样一个疯狂的人并不符合女子对于心中白马王子的幻想,所以……

  鸿实在不忍心,于是这次见梓箐刚做完任务。正合适那份执念到了那个人身上,便这个剧情世界的情况告诉了梓箐。

  ……这一切梓箐都不知情,她只是完全遵循自己本心的想要让九离是一个完整的九离而已,就如自己最开始对爱情和伴侣的构想:相扶相携,陪伴。不离不弃。

  “哼,无知小娃开口闭口说了解说认识?你以为谁会那么无聊去了解认识一个不相关不要紧的人吗?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正如你所说,这一切都是你‘说’的,并不表示就是你的真实才能。还有,判定的决定权是在我的手上,所以,我觉得你并不适合当我儿子的家教,轻便吧。”6明珠任由梓箐说的口舌生花,却仍旧断然拒绝。

  梓箐的心开始不断的下沉,下沉……

  宽伯朝梓箐微微躬身做了请的姿势。

  呵。就这样失败了吗?

  不,我不甘心!

  我已经这么努力去改变剧情了,为什么仍旧会这样?

  梓箐身体微微摇晃一下,恍惚中视线余光扫过客厅,她看到心禾脸上的笑竟是那么刺眼。

  “她——”一个如同被斩断了尾音的嘶哑声音在大厅中突兀响起。

  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目光都投向大门方向。

  “然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安夫人声音带着意外和关切,身体已经从位置上站起,急急朝梓箐方向走了过来。

  梓箐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了,她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女主心禾与安然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而正如她此时脑海里浮现的画面那般。心禾也踩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过来,在视线越过梓箐落到身后那个形容俊美的近乎妖异的男人身上。

  男子身形瘦长,做工精细的休闲衬衫,黑色坠型西裤。与衬衫同色运动鞋,看上去充满了青春气息。瘦削的脸颊上轮廓带着刚毅之色,白雪般的肌肤吹弹可破的蝉翼般,甚至能看到薄薄的皮肤下紫红色的细小血管。

  男子旁若无人地迈步进来,行动间有种脱周围一切的轻盈。

  安然,他就是安然?!

  比剧情中更冰冷。带着生人勿近的孤立桀骜。

  梓箐脑海中蓦地浮现出一个人影,是“鬼故事剧情”中的沈括,沈老师?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像,好像。

  刹那间,无数片段闪过,她像是抓住某些重要的东西,可是一时间却无法将这些零碎的信息完全连接起来。

  这时,只见心禾像一只从幽谷飞来的灵鸟,步履轻灵到了安然近前,不等费秋开口介绍,心禾便兴意盎然地说道:“你就是安然?真是人如其名,安之泰然,韬光韫玉。你好,我叫心禾,很高兴认识你——”

  其实第一次见面就去剖析别人的名字并不是多明智之举,说的对会给人躁进的感觉,说的不对反而留下膈应。不过一般来说主角开口都没有错的。

  梓箐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了,这一幕竟跟剧情中一模一样!

  原剧情是这样形容这个场景的:……她像是从空谷中流出的一泓清冽山泉,瞬间浸润了他干涸的心田……

  费秋听了心禾的介绍,心中很是熨帖,和颜悦色介绍道:“然儿,这是我为你请的新家庭教师,心禾……”

  ……该死,虽然她是女主,是为了逃避近乎变态的禁锢和纠缠才“自卫”杀人,可是…既然你不爱,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去招惹啊。等对方对你痴心一片的时候才去欲拒还迎,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或者给你们伟大爱情调色而已吗?

  梓箐几乎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憎恶心禾此时那看似清纯天真的笑容,这一切在她眼中都变得无比做作和虚伪!

  梓箐正要冲上去阻止这一切,她绝不容许明明知道那个身体里面有他的气息还被别的女人沾染,最后还被其恣意践踏。

  “你终于来了……”低缓的声音犹如在耳畔的呢喃。

  梓箐心神一震,猛地循声望去,当视线触及那抹漆黑晶亮的眸子时,便感觉身体堕入一片深邃悠远的夜空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