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53章 用心良苦
  心禾没想到心爱的男人竟然会跟自己闺蜜有染,果真很受伤很心痛,可是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她看着自己闺蜜很幸福的样子并不忍心去破坏,于是便有了主动退出以成全他们的打算。`一次意外事件,苏民奋不顾身救她,让她对他的爱再次熊熊燃烧起来,她最后还是听从自己心的选择,再次回到苏民身边……而其中原主又多次在女主面前各种诉说她与苏民之间的爱情故事,让女主在闺蜜和男朋友之间摇摆不定……

  总之一句话,这就是原主自个送上门去犯贱的,瞧,人家女主都已经主动让出位置了,人家男主仍旧没有喜欢你,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男主视角的剧情:……以男主苏民的眼光来看,他压根就没喜欢过若夕,其实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是若夕的自以为是和自不量力,硬要横插在他和心禾中间。他是看在她是自己心爱女人的闺蜜的份上,觉得太直白地说出来会很打击对方,所以便一直这样拖着…直到毕业的那次旅行。

  ……梓箐被转换来转换去的不同视角的剧情弄的懵懵哒,这个剧情任务还真是迷雾重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貌似这里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将自己对若夕和安然的悲剧撇清关系,反倒是若夕和安然是男主女主的绊脚石。`毕竟他们是那么的真心相爱,是这两个人不识趣。

  可是梓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原本是要狠狠替原主报复男主女主的,却现心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恨他们了。

  梓箐长长吁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态,所以,系统君之所以让自己“看”到这么多视角的剧情介绍,目的就是让自己更“全面”了解整件事情展的来龙去脉吧。所谓不偏不倚之为中,这不正是平衡者所必备的基本要素吗?!

  心中对蒙感激又加深一分,真是用心良苦啊。

  思及此。梓箐完全放松开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任务方向了。

  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一切悲剧和事情生之前,所以还有改变的机会。只要自己不“爱”上苏民,不参合进心禾和苏民之间的感情纠葛里。只要安然不偏执地爱上心禾…以后悲剧就不会生了。

  所以,澳门赌博网站:她不需要去跟女主争较个高下比拼魅力报复渣男渣女之类。

  所以,她当前任务是在心禾之前找到安然,然后……就算是拼尽所有力气都不能让他和女主再纠缠上!

  梓箐辨明方向。`于是开始仔细清理起女主是如何认识安然的剧情——心禾成绩出类拔萃,年年评三好拿全额奖学金,还兼职做家教…安然便是她在一次家教任职中认识安然的。

  安然性格孤僻,有轻微自闭倾向,虽说安家他还有哥哥姐姐继承家业,可是父母仍旧非常关心他。遍访名医,最后诊断是要多与人交流。可是他根本独自居住在郊区的一座庭院中根本不愿意与人交流,若是惹得急了直接拿刀砍人或者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绝食。

  最后没办法,父母就想着请人来陪他聊聊天之类…一连请了很多个家教,往往来一两次就不再来了。因为安然性格孤僻而冷漠。不管对方说什么做什么,压根就不甩一眼,这样下去,即便是两个小时的陪伴,也压抑的让人疯。更何况他们在知道安然有过伤人的历史,更是怕自己把对方说烦了暴起伤人就太得不偿失了。

  直到遇见心禾。

  心禾心地善良,灵动活泼。安然一下子就对她产生了好感,性格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他爱上了心禾无可自拔,因为性格偏执而变得歇斯底里,也才有了后来的悲剧……

  所以。这次绝不能让他和心禾遇上了,绝不能!

  梓箐在g上待了这么一小会时间,整个寝室都炸开了锅。

  心禾见自己闺蜜突然间抱着脑袋痛苦不堪的样子,心急如焚。叫又叫不醒,连忙叫住洗漱回来的同寝室室友瑜真和红梅帮忙。

  于是一个打电话叫12o,一个去给老师请假,而心禾则收拾了一番准备背梓箐下楼送医院。

  正在这时,梓箐终于“醒”来了。梓箐看见大家为了她焦急的乱成一锅粥,心中很是愧疚。她想着先前接收到的那些剧情。其实…从各自的角度出,她们都是好人啊。看来自己先前的决定是正确的。

  梓箐很是尴尬地解释:“…刚才,我我可能是做恶梦了,对不起,让你们这么担心。”

  心禾一下子扑过来,将她抱进怀里,带着哭腔的说道:“若夕,你没事就好了,你知不知道刚才真的好吓人啊。怎么叫你你都不醒来……”

  瑜真和红梅也都舒了一口气,瑜真说:“若夕,你身体不舒服就在寝室里休息一会吧,我已经给秦老师请假了。”

  红梅道:“对了,我再给急救中心打个电话……”

  梓箐才刚刚从剧情世界中看了几个版本的“心禾”,虽说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可是此时被对方如此紧的搂在怀里,仍旧觉得有些不习惯。她只能默默运转灵心诀,轻抚对方背部,待对方安静下来,她问道:“今天是四月七号吗?”

  三人相视一眼,神情有些怪异。心禾伸手抵在梓箐额头,面色无不担忧的说道:“若夕,你还是在寝室休息吧。”

  梓箐察言观色便知道自己一句简单问话让伙伴们更加坚信她“有病”的事实了。她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辩解什么,她盯着心禾,打断对方的话,急切问道:“你今天是不是要去面试一份家教的工作?”

  心禾愣了愣,她的确是在网上填了很多份应聘资料,可是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打来。她有些疑惑,她在外面找jz的事情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若夕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只是想等自己找到工作后才说的,既然对方主动戳破,便坦白地应承了下来。

  心禾神情有丝丝黯然,摇了摇头,“……还没有消息。”(未完待续。)